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纨绔子弟
    ,!

    听到林静的话,李东整个人都是懵的,现在的校在东山也算是一号人物,而且自从跟了他之后,从来不干那些违反乱纪的事,怎么可能被人抓起来呢?

    被谁抓的?谁会抓他?

    “林静,你别急,慢慢说。”李东说道,他知道林静很急很慌,所以这个时候的他,必须保持冷静才行,因为只有他才能救出校。

    “李东,是这样的,今天早晨有几个外地人来包子铺吃早餐,其中一个人不仅调戏小雪,还对小雪动手动脚的,我出去阻止,但是……”林静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然后接着说道,“后来我就给校打电话,校回来就跟那帮人吵了起来,吵着吵着就动了手,邻里街坊也都过来帮忙,那伙人看到人太多就走了,谁想到刚才来了几辆警车,直接把校抓走了,李东,你一定要救救校。”

    “警车?”李东眉头一皱,警察抓的?

    开玩笑呢吧?

    东山的警察,哪有不认识校的?而且因为他的存在,大家私下里关系都铁着呢,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抓人?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抓,也得提前告诉他一声不是?

    “恩,打架的人还说要弄死校……”

    哦?口气这么大?是不是有点儿太狂了呢?

    “我知道了,这件事你放心吧,我会处理的。”李东简单安抚了林静几句,然后拨通了吴刚的手机,很快,手机就通了。

    “东哥,你不是去省城参加企业家大会了吗,回来了?”吴刚笑着问道。

    李东感到奇怪,校都被抓了,吴刚怎么还跟他有说有笑的?难道对方不知道?

    “刚子,校被抓了,你知道吗?”李东问道,刚子是东山公安局刑警队的人,他老子又是局长,校被警察抓走这种事,问他准没错。

    “什么?校被抓了?谁抓的?”吴刚惊讶的问道,他知道校是东哥的邻居和跟班儿,关系非常好,所以也很好奇。

    “林静说,有几辆警车去了她的包子铺,把校抓走了。”

    “不可能,局里面这边今天就没开出去一辆车,是不是假警察啊?”吴刚立即否定,他今天一整天都在局里面待着,而他的座位就在窗边,对院里和大门一览无余。

    再说,这里是东山,东哥的人,就算犯了事,也得说清楚再抓人啊。

    “不会吧,假警察?假警车?谁那么大胆子?”李东疑惑的说道,然后把林静跟自己说的话,挑重点跟吴刚讲述了一遍。

    “外地人带着警察去的?从打架到抓人这两件事相隔的时间来判断,应该不是我们局的人去的,东哥,你别急,我这就帮你打听打听。”

    “好!”

    李东放下手机,眯着眼睛仔细想着这件事,到底会是谁抓的校呢?会不会是冲着他来的呢?

    老话说的好,树大招风啊。

    不过依照林静的话,那伙人是外地人,而且是吃早餐的时候调戏小雪,与校打的架,应该是一件偶然事件。

    “老板,校出事了?”开车的刘强问道,“要不要我通知一下东山那边的弟兄?”虽然他人在省城,但在东山还有不少小弟在。

    李东摇了摇头,校手下的小弟,并不比刘强少,再说,对方若真是警察,去多少小弟也没用,这事想要摆平,还得看他。

    “我可能要回青州,先去火车站吧!”李东对刘强说道。

    “是,老板!”

    十几分钟后,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李东立即接通手机。

    “刚子,怎么样?”李东赶紧问道,这么长时间才回电话,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东哥,事情有点儿严重。”话筒里面传来吴刚严肃的声音,“我刚才去打听了一下,刚才确实有警车去过老街,不过是振兴分局的警车。”

    “什么?振兴分局?”李东眉头一挑,振兴是青州下面的一个区,怎么跑到东山来抓人了?

    不过,就算是振兴分局,也得把事情弄清楚,不能随便抓人吧?

    “东哥,还记的周正宇吗?”吴刚问道。

    “周正宇?知道,我第一次进公安局里面被打,就是拜他所赐,怎么,这件事跟他有关系?”

    “有一定的关系,周正宇不是被调到振兴分局了吗,这次出警就是他带的队抓的人。”

    “他带队?就那傻逼,还带队?你立了这么多功,都没升,他能升?”

    “东哥,你听我说,周正宇确实还是一个警员,但校打的不是一般人,是来自京城的一位公子哥,听说他爸还是部长,其他几个人也都大有来历,周正宇那小子也不知道怎么认识的这些人,听说被打了,立即回分局就带人来东山把校抓了,那位公子哥现在就躺在公安医院里面,说什么去东山旅游,遇到包子铺卖天价包子宰客,还被当地恶霸殴打,如果不给他一个交代,他就不出院,还要把这件事告诉他家里人,就因为这一点,谁拿他也没辙,我让我爸给振兴区分局那边打电话,电话是打了,那边也很同情,可没人敢放人。”

    “……”

    李东无语了,颠倒是非也要有个限度吧?怎么还倒打一耙反咬一口?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纨绔子弟?

    听到话筒里面没声音,吴刚赶紧安慰道,“东哥,你别急,我估计对方就是想讹点儿钱,既然他想讹,那咱们就给他,先把校放出来再说,我爸的意思,对方背景太大,尽量低调处理,不要惊动太大,否则对你,对校,对公司,还有对市里,都没有什么好处,毕竟人家背景太大。”

    “明白了,我这就回去!”李东淡淡的说道,“帮我转告振兴分局那边,人可以不放,但一定要照顾好我弟弟。”

    “东哥你放心,人他们不敢放,但也绝对不会让校在里面受半点儿委屈的,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吴刚说道。

    “恩!”李东挂断了手机,整个人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开车的刘强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他从来没有见过老板这样的表情。

    完了完了,有人要倒霉了。

    老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想起老板的手段,刘强的心中竟然有点儿同情那个惹了老板的人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