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 蛇鼠一窝
    ,精彩无弹窗免费!

    群众的眼神相当雪亮,几句话就将这个吴子孙给扒了个清清楚楚,原来是国内某著名法律大学走出来的法律界败类。

    善于寻找伪证,只服务于有钱人,喜欢把黑话说成白话,是法律界的毒瘤和耻辱。

    但此人口才了得,而且有一点相当可怕,那就是非常敏锐,抓住一点最为突出的点,死咬着不放,如何也不撒嘴,颇有点疯狗的意思。

    听到周围的议论之声,吴子孙没有半点不乐意的地方,反而似乎得意至极,昂首阔步的走了过来,眼神在人群之中极其蔑视的扫了一眼。

    “周老板,到底出什么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大街上遛狗,两条狗突然发生了冲突,就是地上的那只哈士奇……呃,他怎么好了?”

    大汉顿时有些傻眼了,脖子上还挂着血的哈士奇,现在就活蹦乱跳了。

    “对,就是这样!”他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两条狗打架吗,这是再说难免的,结果这个小姑娘和这家伙就插手了,他还想攻击我。而后这个军人就跑了出来,他先是打死了我价值五百万的藏獒神犬,接着又挥刀对我发动了攻击。”

    “这是伤势,匕首上还有他的指纹!”大汉似乎相当老练,一脚踩住了地上的匕首,防止被军方的人给抢走。

    “不是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那个妹子立马大叫了起来,说道:“是他拉狗没有牵引绳,而且攻击了我的哈士奇在先,最后路人看不下去了,他的狗又开始攻击人了。他全称不但没有帮忙制止自己的狗,反而打人!”

    “她说的对,这个家伙不要脸,血口喷人!”

    “吗的,跟这律师说个屁啊,直接拖到军事法庭去,看看他有几张嘴!”

    众人怒吼了起来,群情激奋。

    “我是律师,我受到委托,有权利了解案件的整个过程。”吴子孙眼珠子一转,贴近了周老板,问道:“您只要告诉我,他插伤你的具体经过。”

    “实话吗?”周老板脸色有些不对劲。

    “果然如此。”吴子孙也知道这家伙是个什么货色,或者说能够找上自己的,绝对都是底子不干净的,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收到更多的钱。

    “别偷偷摸摸的,事情告诉你就是了!”刘晓站了出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不管如何,事情都要去军事法庭当中解决。”排长声明。

    “这位排长先生,先不要着急,军事法庭的透明度不够,而现在人不少,正好大家也觉得周老板都理亏了是吧?”

    那家伙呵呵的笑了起来,看着周围说道。

    排长微微皱眉,不知道这个家伙要搞什么鬼。

    “你他吗这不是废话么,纵狗伤人还包庇,并且自己也动手了,这不理亏谁理亏?”

    “就是,这样的人渣,不几刀扎死他都算轻的了!”

    不少年轻人躲在人群之中吼了起来,喊了几嗓子又换个地方。

    虽然心里愤怒,但这周老板一看就不大好惹,他们充分发挥了游击战的本事,进行声援。

    “呵呵。”吴子孙笑了笑,让人看着非常不爽。

    “如果刚才这位刘战士说的话不假,那在此之前,我的当事人确实有不对的地方。”

    “吴律师!”周老板一听脸色就不对了,猛地沉了下来。

    周围的人也是瞬间一愣,难道这个家伙转性了不成?

    “你放心吧,我不让你说话别开口,准备好钱就行。”吴子孙冲着周老板压了压手,接着笑眯眯的说道:“遛狗没拉牵引,这是民事问题,够不上犯罪;而之后那个不相干的学生强行插手,并且威胁到了藏獒的生命。

    藏獒大家都知道吧,属于贵重物品,在自己的贵重物品受到威胁的时候,周老板做出正当防卫手段并不为过。在之后他虽然拔刀了,但并未对对方造成伤害。

    而且这位刘战士也将周老板成功制服,并且在这个过称之中夺下了周老板手中的匕首,也就是说,在这个过程结束之后,周老板已经失去了对于刘战士的生命威胁能力。

    因为手中匕首的丧失,同时也象征着刘战士正当防卫的结束,他可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采取有效手段保护自己或者是控制对方,但这并不包括可以用匕首对我的当事人进行二次攻击。

    在匕首刺入他的手掌时候,已经构成了二次犯罪,或者说是防卫过当!再加上这条藏獒也有可能是在丧失反抗之后被打死的,这贵重物品的赔偿问题,依旧需要他来承担。

    不管军事法庭的内部条例如何,他们都是要遵守我们整个的宪法大纲,不是吗?”

    当吴子孙这一番话说完的时候,周围的人脸色立马沉了下去,不少人已经暗暗的骂了起来。

    “蛇鼠一窝!”

    “都是不要脸的,艹!”

    “简直就是咱们法学界的耻辱啊,这种人应该杀了算了!”

    “先生,这人也太可恶了,不如一刀杀了痛快!这样的律师多了,只会让该死的人逍遥法外!”雪黛子也是一脸气愤之色。

    余飞眼中闪过了一道杀意,冷哼道:“这家伙肯定不能留着,至少也要取缔了他的律师证,再将他那些不义之财全部充公!”

    “听到没有!我之前做的一切都是出于自卫或者是民事问题,而你伤到我已经是刑事问题了,我的狗也要你赔!一百万的本金外加感情损失费用,一共三百万,一分不能少!”周老板立马借机叫嚣了起来。

    排长脸色阴沉,出手推开两人,道:“先让我们回去。”

    “哎!”吴子孙站了出来,伸出一手拦着他,笑道:“这可不行,这里是犯罪现场,我的当事人手上还有伤都没有离去,地上的痕迹和证据也都保留着,周围都是证人在围观呢。

    我们要求要公开进行审理,不然你们偷偷包庇了犯罪嫌疑人怎么办?”

    刘晓捏着拳头,脸上闪过愤怒之色。

    “你们想要怎样。”排长也有些没辙了,耍嘴皮子,他明显不是这个缺德货的对手。

    “不是我们想要怎样,而是规则想要怎样,按照规矩应该让军事法庭的人来提人才行,但刘战士犯罪的区域是在军事区域之外,所以可以暂且被公安机关和地方法庭收押,等军事法庭的人再来拿人吧,现在绝对不能走。”吴子孙眸子里闪着寒光。

    他知道周老板叫自己过来无非就是要搞对方,但一旦放到了军事法庭当中,自己这套理别人听不听就不一定了,所以他一定要坚持公开化。

    即使所有人都觉得刘战士是正义的,但他在夺取匕首之后进行的二次伤害,在法律之上是如何也说不通的。

    正义,不代表合法,这不是法律的漏洞,而是人心的漏洞。

    邪恶的存在,就是善于在善良之处找出一个口子,随后扩大化,灌输邪气。

    国家的法律和规则,一切都是以正义为根本的,但却被心怀邪念的人所扭曲利用,错的难道是法吗?

    诛邪之兵,亦可杀人,说的便是这个理!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两道人影走了过来。

    “听这位断子绝孙律师的话,这件事情是要公开审理了?”

    余飞嘴角带着一丝淡然的笑意,心里却带着浓烈的杀气,踏着步子走了过来。

    周老板也叫了救护车过来,果然有钱好办事,那些医生就在现场给他包扎了起来。

    “你小子算个什么东西,这里哪轮得到你来插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