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章 清理场子
    走进麻将馆里,两队人马各自分立两边,一些原本在里面打麻将的人,见到这边的动静,一窝蜂的全部涌了上来,不过他们只是站在外围,留出了一定的安全范围。

    “有好戏看了!”

    “对面的是姜坤吧?他一个江大门口混的,竟敢来叶良辰这里闹事,还真是有胆量,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他的底气,要知道光是叶良辰手底下的小弟可都比他要多出一倍不止啊!”

    “想那么多干嘛?好好站在一边看着就行了,就你丫废话多!”

    听到这些整天泡麻将馆里的赌鬼们议论纷纷,余飞眉头皱成了一团,他转头对身后笔直站定的姜坤说道:“阿坤,先清场子。”

    “明白!”姜坤立马领会了余飞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随即准备带着手下的几十号人,先把这些不明真相、强势围观的群众们全部赶出去。

    不过这个任务似乎比想象中的要难一些,因为如果是普通民众的话,那么他们在看到这么大规模械斗的时候,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里躲得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

    但这些人敢来叶良辰的场子里玩牌,自然也不会是些什么良善角色,所以姜坤清场子的时候,遭遇到了一些刺头的反抗。

    “你们凭什么赶我们走?劳资今天还就赖在这里了!我就不走!”

    “对!我们就是不走,有本事你把我们全部抬出去啊!”

    “就是就是!谅你姜坤也没这个胆子!”

    “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不然可别怪我姜某人不仗义!”姜坤的语气有些不善,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也就在余飞面前变得听话了而已,归根结底,他还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社会人。

    “喂,姜坤,你搞清楚没有,这是人家良辰哥的场子,就算要清场,那也是应该他来,你算个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谁偷偷躲在人群中说了一句,他这句话说的很是巧妙,一下就把矛头拉到了叶良辰的身上。

    如此一来,叶良辰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肯定得站出来说说话,虽然他还在苦苦思索姜坤为何这么有胆气,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出声道:“各位朋友,你们也看到了,我这里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不方便继续营业,还望你们多多谅解,先行移步。”

    叶良辰这话说得倒是很有水平,毕竟这些人都算是他的老主顾,肯定是不能往死里得罪的,听了他的发言,一些留下来的人开始迈开脚步,往外走去,可惜即便他这条地头蛇都发话了,但似乎效果并不好,还是有几个不惧怕叶良辰的赌鬼留了下来。

    “叶良辰,虽然你刚才说的话很客气,但我侯健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说不走,那就不走,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剩下来的一共还有八个人,带头的是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他的名字叫做侯健,是赵家那位手底下的一个分堂堂主。

    由于体毛旺盛,经常都是以一个胡子拉渣的邋遢形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所以江湖中人便赋予了他一个十分形象生动的名号——猴哥。

    侯健虽然只是一个堂主,但他家老大的势力并不比叶良辰弱到哪儿去,更何况他本来就是带着监视叶良辰动静的任务出现在这里的,这次刚巧碰到叶良辰跟姜坤进行火拼,自然不可能就这么默默离去,所以对于叶良辰的逐客令,侯健完全都无动于衷。

    “呵呵,猴子,你这是在为难我良辰吗?”叶良辰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当然知道侯健经常来自家麻将馆里打麻将的原因所在,不过只要一天没有跟姓赵的那个撕破脸皮,就一天都不能赶他出去。

    如果侯健只是一个堂主的话,那这事还比较好办,因为实在不行,还可以直接动用武力进行解决,但他背后还站着一个跟自己同等强大的对手,这让叶良辰不敢轻举妄动,他可不想在这种关头,跟那个姓赵的发生什么冲突。

    侯健饶有兴致的在叶良辰和姜坤两人身上瞧了一眼,随后抱手微笑道:“良辰哥,你这话说的就不太对了,什么叫我为难你?现在分明是你在撵我走,要说为难的话,也是你叶良辰在为难我侯健啊,你说对不对?”

    “反正我今天是说什么都不会走的,我就站在这里,你们要是谁有能耐,那我侯健欢迎你们使出来。”说完这句话,侯健手下便有个小弟跑去给他搬了张椅子过来,他则如同老僧入定般,坐在了椅子上,颇有种坐山观虎斗的意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