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7章 追忆往事
    余飞当然不可能会在阴沟里翻船,在狗子还没贴近他之前,余飞用脚将地上掉落的一把片刀给踹了起来,脚尖用力在刀柄末梢一顶,这把长刀便带着破风声疾驰而出!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余飞不是一个好人,却也不是一个能以德报怨的善人,对方都想要用军刺来给自己捅窟窿放血了,那么就得做好被自己一刀捅死的准备。

    “噗吱——”

    锋利的刀尖,以极快的速度,猛然扎进狗子的胸口,钢铁刺入**时候所发出的声音,如同死神的钟声,兀自响彻在众人脑海。

    “呃……”

    狗子的身形顿时停住,他握着袖珍军刺的那只手,缓缓松掉,当啷一声,军刺掉落在地,脸色瞬间变得面无人色,他低头看向胸口,那柄砍刀已经整个没入了胸口之中,只剩一个刀柄还在外面,一股殷红的鲜血沿着伤口缓缓流出,很快就侵湿了他半个胸膛。

    “嗬……”

    狗子张开嘴,想要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发出的却是这种毫无意义的单音节,余飞这一刀直接扎到了他的心脏上,心脏乃是人类最重要的器官,被长刀扎了个透心凉,一般人根本没有活下来的希望,狗子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三秒钟之后,他便轰然倒地,那对眼睛瞪得老大,一看就是死不瞑目。

    “杀……杀人了……”

    “狗哥,狗哥死了!”

    “太残忍了,狗哥他死不瞑目啊!”

    叶良辰这伙人虽然是社会人,但现在乃是和谐社会,出来混的,大家无非就是为了一个钱字,一般也不会真的弄出人命,大多是吓唬为主,动手为辅。像那些杀人放火的事情,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路上,几乎是不会有人愿意走那最后一步的。

    所以他们虽然在这些大街上收保护费,但还真没打死过人,顶多砍断过别人的手脚,或者砸一砸那些不愿意缴纳费用的门店里的东西,现在陡然看见自己的兄弟被人杀死,一时间都有些愣住了。

    “良辰哥,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做?”一个比较胆小的小弟,有些手足无措的问道。

    “怎么做?我tm怎么知道怎么做?”叶良辰气得直跺脚,他被余飞卡着脖子,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在心里暗骂手下的小弟们,在关键时刻竟然不上来救自己。

    看着地上躺在血泊中的狗子,叶良辰第一次发现,这个原本只会溜须拍马的小弟,居然才是对自己最为忠诚的一个,想到这里,他的嘴角露出一个很苦涩的笑容。

    “你在笑什么?”余飞好奇道。

    “呵...呵呵……”叶良辰没有说话,只是眼眶有些红润。

    其实他心里倒没怨手底下的小弟们,毕竟对上余飞这种人,玩凶斗狠不是对手也就算了,连群殴也打不过,这完全是单方面的碾压,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他们不敢上来帮忙,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难道现在只有逃跑了吗?嗯,除了跑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叶良辰立马升起了逃跑的心思,他看了看周围,这才发现姜坤早在不知不觉中带人把四周都给围了起来,好在他们手里并没有武器,所以要是突围的话,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说跑就跑,在生命面临着死亡威胁的情况下,人类会爆发出超常的力量,并且执行力也是相当的果断,不过为了能最大限度的给自己争取到逃亡的机会,所以叶良辰下达了他作为老大的最后一个命令!

    只见他面容扭曲的朝还站着的那小部分人撕心裂肺的大声喊到:“快跑!”

    说完,他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一丝浅笑,仿佛是在等待着余飞对自己的生命做出最后的宣判。

    叶良辰此时也很无奈,他的身份太尴尬了,作为这些人的大哥,他深切的知道,即便自己真心实意的投降,余飞也不可能放过自己,所以现在唯一的一条生路,就是突破姜坤的封锁,才能有机会逃出生天,不然留给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他连人身自由都被余飞给限制住了,又何谈逃跑?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感觉脖子上仅仅箍着的那只手,越来越紧,紧得自己都快喘不上气来,脑子一片混沌,这一生的戎马功过都如同放电影一般,在他脑海中一一浮现。

    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在学校被人欺负的时候……

    &n-->>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