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国籍敏感
    下面的人一听,顿时眼睛都红了,嗷嗷叫的就要灭了余飞。

    藏在暗处看着这一切的白绮锋忍不住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道:“原来这就叫装逼啊。”

    说着,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些奇怪的说道:“如果这样说的话,我岂不是装过好多波逼?”

    余飞要是听到这句话,一定会跳起来附和:你也知道啊!

    “先别激动。”

    扎鲁斯压了压自己的手,示意大家保持安静。

    “他还有个同伙,你们四处找找,免得他们有什么阴谋。”

    “有阴谋,还不离开这里?”黑袍人冷哼道,随即有些愤怒的看着上方的余飞:“我觉得上去拿了这小子的人头,是最为直接的!”

    “胡乱走动,都可能会触发阴谋。”

    扎鲁斯摇了摇头,一副神探的样子。

    大概是扎鲁斯的风度和阴险的心思获得了大家的认可,并没有人选择往后退去,而是四处看了起来,寻找着白绮锋的身影。

    这么大一个林子,要是刻意躲避,站在原地不动的人们又没有神识扩散,想要找到他谈何容易?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跑?”扎鲁斯眯着眼睛看着上方的余飞。

    “我已经说过了,你们在我眼里只是垃圾而已,面对一群垃圾,我在看不过眼的时候只会动手将你们扫除,逃跑,无稽之谈!”余飞一脸不屑的笑了起来。

    “起初茫茫如同丧家之犬的人是谁?”黑袍冷哼道?

    “哦,看来你对我的行为有点误会。”余飞摇了摇头,随后叹道:“我是一个爱护动物的人,以为被一群狗狗给跟上了,所以四处走走来遛狗。”

    “你!”黑袍人顿时语结。

    “至于现在为什么停下来,是因为我发现跟着我的不是什么可爱的萨摩耶,而是一些喜欢胡乱咬人的恶狗,我打算打了!”余飞嘿嘿的笑着,眼中满是冰冷的光。

    “狂妄的天朝人,你的自信会让你丧命。”

    来自南美的s级别强者说了起来,眼中满是战斗的**,对扎鲁斯道:“队长,还等什么,直接杀了他吧!”

    扎鲁斯眯着眼睛一言不发,他性格谨慎,也从来不低估对手。

    在他眼中,余飞和白绮锋能够走到这一步肯定不是傻子,如今这么大喇喇的站在自己等人面前,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贸然而上,会不会中了阴谋?

    就此退去,如何甘心?

    “通知其他人,让他们往这个地方靠过来,防止动手之后他们往其他方向逃去。”

    他亲身对身边的人说着,然而却无法躲过白绮锋和余飞的耳朵。

    众人敬佩的点了点头,果然有领导风范啊,想的就是比常人多。

    “这两人的实力单打独斗比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都要强,还有白绮锋藏在暗处,若是他突然出手猛攻一处,我们不但会出现伤亡,还会让他们趁机离去。”

    扎鲁斯这番话,即便是不服气的黑袍都忍不住微微点头。

    确实有理。

    “喂,你们是在开会吗?”

    余飞笑了起来,随后手点着黑袍道:“那是我的衣服,请还给我。”

    扎鲁斯眼神一闪,笑道:“你过来取,我们就还给你。”

    “我脚疼。”

    余飞想也不想,就直接扯了一个谎,让众人一阵无语。

    你也太随便了吧?

    “遛狗溜的。”余飞又补了一句嘴。

    尼玛啊!

    众人一听差点炸了,你丫的嘴怎么这么损呢?

    你不是最为年轻的大宗师吗?

    逼格呢?

    高冷呢?

    扎鲁斯笑了笑,道:“看不出来,余宗师竟然这么会开玩笑。”

    “你是眼科大夫啊,你啥都看得出来?”余飞冷笑

    扎鲁斯差点被噎死,即便是他这么好的修养功夫也是差点吃不消这种奇怪无比的脑回路。

    “呃……”

    卧槽,我他吗要说什么?

    扎鲁斯蒙了会儿,而后捋了捋。

    “我们先用言语拖住他,等其他人过来形成包围圈在动手。”

    他低声说道,众人一阵点头,听到的余飞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好方法啊,看来自己得抓紧时间压饼子了,起码不能让其他人看到,不然想要完全除掉这波人就没那么容易了。

    “余宗师,其实我们不是敌人,完全可以谈谈。”扎鲁斯脸上笑容再现,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

    余飞竟然点头,让扎鲁斯一阵意外。

    而黑袍则是忍不住冷笑了起来:“他确实胆怯,又知道自己走投无路,所以选择折中之计,另外一人不会逃了吧?”

    “不管如何,能抓到一个是一个。”他的同伴说道。

    “谈谈吧,你要和我谈什么?”

    余飞背负着双手,立在树枝头上盯着下面的人笑道。

    扎鲁斯微微沉吟了一会儿,便笑道:“余宗师如此人才,应该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才是。天朝虽然强大,但是思想落后,行事多有支拙之处,世界才是更大的舞台啊。”

    他这话也是带着几分诚意的,毕竟要是能够拉拢余飞的话,那就是最好的局面了。

    其他人本来是要变脸的,但是听他说世界是更大的舞台,并没有自私的完全拉倒自己那一边,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但是黑袍两人却不在此列。

    “扎鲁斯先生这句话我就不喜欢了,天朝落后的只是那些自诩正道之辈,我们可对门中之内无有束缚!”

    他盯着余飞说道,心里也是带着那么一丁点的希望。

    万一成了呢?那可是挖了个大宝啊。

    “自诩正道之辈,听你这口气,你是邪教咯?”

    余飞摸着对方的口风笑了起来,让黑袍瞬间无言,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这嘴贱的……

    “偷衣服的狗贼,你就别瞎想了,就是你们那乌烟瘴气的破庙,能够容得下我这尊大神吗?”

    余飞哈哈大笑,将对方脸都气黑了。

    随后又指着扎鲁斯,直接骂道:“至于你,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人不人鬼不鬼不死不活的一个种族,还自以为无比的高贵,太平间里躺着的死人都比你们安分,也敢舔着脸来拉拢我?谁给你的狗胆?”

    扎鲁斯怒了。

    修养再好,也有底线。

    吸血鬼家族一直自视甚高,自以为绅士自处,感觉比起普通人要高上一等,血统高贵。

    就像是古代农民出身的皇帝为了粉饰自己而假造神话是一个意思,或许他们最开始也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自卑。

    为了完美的掩盖这种自卑,他们做出了最狠的行为!

    夸自己!

    可劲儿夸!

    就跟刘邦个泥腿子把自己说成是赤帝的儿子是一个意思。

    他们最无法忍受的底线就是别人攻击自己的血脉,诋毁他们的身份。

    这会揭开他们精心给自己的粉饰,让本质暴露出来。

    相当于,一个满脸大.麻子的姑娘涂满了粉,成功将自己美白了,接着你一盆卸妆水泼了上去……

    哪个不怒?

    “你找死!”

    咆哮了一声,月光之下,两颗獠牙伸了出来,散发着森冷的光芒,眼中也变成了赤红之色,带着浓浓的杀意。

    “哦,害了狂犬病的恶狗,一定要除了。”

    余飞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随后笑了起来。

    “我跟你们打个赌。”

    下面的人突然愣住了。

    不是要打架的么?

    “我一翻手的功夫,你们这些垃圾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赌注就是,你们的狗命!”

    咧嘴一笑,接着大手一番,一方大印落了下来。

    “番天印!”

    一声轻喝,在下方众人惊恐的眼神之中,那方大印迅速放大成了一座山头,轰的一下就压了下来,速度迅速无比!

    此刻,他们终于明白脚下大坑是怎么来的了。

    然而,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