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多谢你了
    这一巴掌来的太突然了,也太狠了,张帅龙当时就给扇蒙了,身子转了一圈,鼻血都流了出来。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an...la

    “什么东西!”

    独眼龙一声怒吼,一脚直接踹在了张帅龙肚子上,将他踹成一个滚地西瓜,滚到角落里去了。

    众人一阵愕然。

    这逆转也太快了吧?

    “不看看你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独眼龙走了过去,冲着张帅龙又踹了几脚。

    张帅龙抱着头喊了起来:“别……别打我,你干嘛只打我啊!”

    他心里那个憋屈啊,余飞让他滚他就乖乖的滚了,怎么到了自己就行不通了?

    难不成现在这个社会,上班族真的不如小混混吗?

    “你贱!”

    独眼龙大骂了两声,一手搂着了颤抖不止的苏梦,前一秒还喊着老公你真棒的女人。

    “小子,作为你犯贱的代价,今晚我会好好的招待你的女人的,哈哈哈!”

    “看你这幅肾虚的样子,平时应该满足不了这个小骚蹄子吧!”

    说着,他一手紧紧的带着苏梦的腰,连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往仓库外面走去。

    众人一阵唏嘘,看着地上的张帅龙眼神都有些复杂。

    这真是一个*裸的煞笔啊,自己没事找事。

    苏梦走到门口,还回头恨恨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

    都是这个怂包,自己装逼不成,还把媳妇给搭了进去。

    “哎呦妈也,竟然还有这种事,不行,我憋不住了。哈哈哈!”

    胡车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在地上打滚。

    张帅龙紧紧的咬着牙,脸色羞射的通红,压根就没敢抬头。

    伸手悄悄擦去了脸上的血,心中对于余飞的恨意越发的茂盛了。

    他不敢对这些海盗下手,那么只能恨余飞了。

    “余飞,刚才多谢你了。”

    肖雅转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余飞道谢。

    “没事,应该的。”余飞摆了摆手道。

    肖雅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余飞,他刚才为什么有听你的话,而不是跟对待张帅龙那样?”

    她的声音即便很低,但此刻在这个密闭且安静的环境之中,还是被其他人听到了。

    一个个竖起耳朵听着,尤其是张帅龙,怀着满腔的恨意听着。

    他不甘心,为什么余飞就没事呢!

    “因为他们不敢动我啊。”余飞直接说了实话,然而众人则是一阵摇头。

    要是不敢动你,能把你抓到这个地方来么?

    肖雅也是摇头,低声道:“你要是不愿意说,那就算了吧。”

    余飞没辙了,说真的你们不信,我要是说故意来让他们抓的,估计你们更加不信。

    那还能咋的,就别信呗。

    “余飞,既然那样,你为什么不救其他两个姑娘。”这时候桂平站了出来,似乎在主持公道一般。

    “是啊,既然有能力,又是同学,就应该互相帮助。”

    一个女人抱着自己的膝盖说着,眼神有些责怪的看着余飞。

    刚才一群人嘲讽余飞的时候,她也是跳的比较凶的。

    余飞冷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帮助她们?”

    “既然是同学,大家相识一场,就应该互相帮助。”有人说道,还带着指责的语气:“现在大家都落难了,你有能力却见死不救,这样真的好么。”

    说着,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难怪大家都不喜欢你,就你这种品格,很难让人不厌恶。一个孤儿,穷一点无所谓,学习差也不要紧的,但是你的人品,真的让人无法恭维。”

    余飞气乐了,看着这张脸,好久才想起来他是谁。

    他姓丁,叫丁超云,以前经常挂在见义勇为和拾金不昧榜单上,学生时代的大善人。

    在余飞眼里,这就是个大煞笔。

    “笑话,刚才你们一群人围着我嘲讽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话?”余飞反呛了一句。

    丁超云摇了摇头,说道:“你的思想觉悟实在是太低了,有你这种人,我们天朝的整体素质就永远无法提高。”

    余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对方点头道:“你很好,那刚才你为什么不救她们?”

    “我没有那个能力,假使有的话,我一定义不容辞!”

    他一脸严肃的表情,像是当初入团的时候做的宣誓。

    余飞眉毛一挑,道:“所以你觉得,你现在有能力来指责我?”

    “你有能力却不帮助同学,应该受到指责!”他严厉的呵斥道。

    余飞眉头紧紧的拧着,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你很皮啊!”

    “你要干嘛,难不成还想对我动手么,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丁超云接着呵斥。

    余飞抬起了手,重重的一巴掌刮了下去,看得众人眼睛都直了。

    啪的一声响,对方直接让他扇到在地。

    “你……你怎么能动手打人。”

    余飞呸了一口,道:“就你这种立牌坊的婊子,多说累得慌,还是打了最实在!”

    “打得好!”

    胡车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众人都聪明的不再说话了,渐渐的有人将张帅龙和丁超云都给扶了起来,一群人在角落里阴狠的盯着余飞。

    “帅龙,你不用担心,梦梦会回来的。”有女同学安慰着张帅龙。

    张帅龙咬着牙,悲愤欲绝,自己的女人被当着面拉去睡了。

    “啊!哥哥,轻点啊!”

    就在这时候,甲板上传来一声高亢的叫声,张帅龙熟悉的紧。

    众人一愣,接着也听出来了。

    这是苏梦的声音……

    “哈哈,这女人肯定会没事的,这爽的不行啊!”胡车哈哈大笑了起来,让张帅龙脸色越发难看。

    他紧紧盯着仓库的大门,感受在外面那*但是让人心碎的声音。

    那声音一下近,一下远,非常的带有跳跃感,听得余飞和胡车眉飞色舞的。

    “听这动静,应该是压在栏杆上,头顶着明月,迎着风浪,骑着别人的女人,这海盗当得,惬意啊!”

    胡车呼喊了起来,竟然根据声音做出了推测。

    众人听得冷汗都下来了,哥们你就留情点吧。

    “这声音,如同暴雨连绵而不觉,恰似海浪翻腾而不息,浪叠浪,花叠花,紧紧相依,又迅速分离,而后飞快结合……时而婉转低吟,时而高亢入云,必定是深谙此道的老司机,才能造成如此效果。”

    胡车站了起来,手指一摇一摇,韵味十分充足的样子。

    “好!”

    余飞忍不住鼓掌叫好,其他几个同学也是听得眼睛一亮。

    别的不说,就是这形容词,也是用的相当之好啊。

    “胡扯,你以前干嘛的?”

    “我不是干嘛的,以前我爷爷在革命之前那是说书的,而后天天给我说书说故事,兄弟我说的怎么样?”胡车嘿嘿的笑了起来。

    “六的不行!”余飞竖着大拇指。

    “这节奏,时离时合,轻微婉转,上下戴波,定然是老树盘亘,听在耳中如此动人,那人的功夫一定十分了得……”胡车摇头晃脑。

    张帅龙整个人卷曲在了甲板之上,不断的抽搐着,眼神中透露着仇恨的光芒。

    自己的女人被当着面带走,现在在外面被人干着,里面还有这么一贴狗屁膏药,竟然给自己直播解说……

    这尼玛的!

    “啊!”

    他怒吼了一声,两脚抽搐的蹬了起来,就像是小儿麻痹发作似得,接着嘴里普呲呲的吐着泡沫,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余飞和白绮锋都看呆了。

    一抬头,胡车还在那绘声绘色的讲着,一行女人被他说的脸都红了,连恐惧都在不知不觉之中消退了。

    这他么的,人才啊!

    轰隆一声,大门被踹开了,两个木桶被推了进来。

    一股怪异的味道传了出来。

    “这是你们的晚饭,好好享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