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唯有一字
    “进入射程了吗?”

    白绮锋问着身边的人。

    “没有。”

    那人有些悲伤,更多的却是害怕。

    自己的战友又鲜血证明了敌人的强大,发大了他内心的恐惧。

    “你怕了吗?”白绮锋再度问道,脸上带着笑容。

    那人犹豫了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

    “我怕。而且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好端端的,美国佬会找上来,我们还得被逼着去跟他们对抗。”

    即便他再如何压抑,言语中不满的情绪还是很容易就能够听出来。

    毕竟,是白绮锋和余飞将他们逼上了战场。

    白绮锋转头,看向了他。

    这个军人被吓了一跳,连忙低下了头。

    难得的再次笑了。

    “你不用害怕,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利益可以私有,力量却不均,贪婪也不曾止,战争就永远不会消停。不是今日,便是明日。

    抗争者所做的,不过是被强权者逼迫。强权者在强权的同时,不能坐视他人的强大。

    他们也无法放弃自己能够看到的利益,战争,由此而起。”

    美国佬之所以会这么去针对余飞和他,不过就是担心成长之后的两人会威胁到美利坚,把他们从现在的位置上挤下去。

    在这里坐的太久了,也坐的舒服了。

    世界人民追捧的美元,用生命和血汗换来的东西,只需要他们的印钞机滴的一响,就有数不尽的钞票飞入市场当中。

    他们用拳头去震慑世界,他们用虚假的金钱去蛊惑世界,让其他人为自己卖命。

    他们消耗地球的资源,支撑自己国民的挥霍无度,另外振臂高呼要保护环境,节约资源,又遏制他人发展。

    他们一边撅着屁股做婊子,另外一面举着自己纯洁的招牌;屡次发动战争的总统可以拿到诺贝尔奖,可以帮助其他国家的叛乱分子拿到诺贝尔奖。

    他们操控世界,把玩世界,引导世界,让那些掌中取乐的人心生向往,如同佛教徒对于西方极乐世界一般去追逐着他们的国度。

    白绮锋响起了余飞对他说的这些话,这些包含着恨意,却又无比实在的话。

    他们是对的,他们应该去消灭余飞,因为如果他们不能做到,在不久的将来,余飞将会颠覆这一切。

    他会砸烂婊子的招牌,一刀切下那令人恶心至极的屁股!

    白绮锋脑海中想着这些话,嘴里不自觉的就说了起来。

    他身边的士兵腰杆子突然就直了起来,眼眶变得通红,盯着眼前强大的人发出了自己的疑问:“那我们现在,是否是在做着颠覆黑暗的伟大?”

    白绮锋沉默了,随即点头,肯定的字眼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是的。用地球人的话来说,消灭霸权,帮助人们获得真正的自由,拥有自己完全的灵魂,就是革命的,也是伟大的。”

    “你所做的,我们所做的,在这条路上奔跑着的人,都是伟大的。”

    那军人得腰杆子挺得越发的直了。

    太阳按在海平面上射出了一道光,落在了他的背后,可以给个最为漂亮的特写。

    人,需要鼓励;人,需要意义。

    向死而往不惧,义之所在者也。

    前辈的前赴后继,前辈的慷慨赴死,都是因为头顶大义,心中有伟大,所作所为皆为伟大,死有何惧?

    人,只要看得到自己所作所为的意义,那么他将会充满战斗力,由懦夫转换为勇士。

    没有人能够长生,人终究是会死的,要想长生,那只有一种办法,一种大家都能通用的方法。

    功德——万世身。

    消亡了,但是意义留下来了,你的精神便会长存,你在死前,方能无惧!

    碌碌无为者,贪生怕死之人,一生到头,终究是奔向死亡。

    即便他活的再长,即便他活的再好,那也是一种铺垫,将他的死亡铺垫的越发凄惨,让他的内心越发的不舍,越发的恐惧。

    他豁然转过了身,冲着船舱之中跑了进去。

    没多久,各艘战舰上都响起了一段声音。

    “兄弟们,你们认为我们是在送死吗?”

    这段奇怪的声音,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不少人开始破口大骂,气氛非常;有的悲观的痛苦了起来,呜呜的声音在海面上响起。

    “我告诉你们,是的。”

    喇叭再次喊了起来,让众人的情绪更加的偏执了。

    “人有不死的吗?”

    “没有。”

    “你们想活的更长久是吗?想活的更好是吗?”

    “是的,你们一定想,所有人都想,没有人不想。”

    “天上有太阳温暖我们,却也有冰雹摧残我们。这个世界有幸福,也有障碍。我们生活在屠刀之下,生活在美国佬的屠刀之下,在刀口下享受着短暂的快乐,麻痹自己,迷失自己,却自以为是幸福。”

    “人的一生就像是一个沙漏,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时间就在不断的流失;生命的终点,是死亡。”

    “幸福的生活,也只是悲哀的衬托,但我们依旧想着法子让自己活的更好,让自己的家人活的更好。”

    “试问,在阴影之下,如何享受阳光的快乐?”

    “人总是要死的,我们的死亡会绽放出人生的血花。”

    “相对于碌碌无为苟且求生之人,我们的血花是鲜艳而又夺目的,也是美丽异常的,是绚烂至极的;我们的鲜血可以飞溅上万里长空,即便无法击退头顶的乌云,也能为后来者做出表率。”

    “诸位!”

    语气陡然一沉,船上一片沉默。

    哭声止住了,咆哮的怒骂声也止住了。

    战前的人们平静了下来,竖起了自己的耳朵,静静的听着那声音;抬起头,呆呆的看着头顶的浓云。

    一片乌黑的云,飘到了太阳跟前,将之遮住了,让人心底愤怒。

    “我们确实是在送死!”

    “我们的生命即将消亡!”

    “我们在用弱小的力量去抗击强大,用卑微去撼动显赫!”

    “用弱者的良知和勇气,去对抗狂暴者的凶狠。”

    “我们所做的,是在冲击头顶的那片乌云;我们流淌的血,是在为后来的人洗净污浊的道路!”

    “当后来者看到地上的鲜血,当他们看到这片海域的时候,他们感受到的,是我们生命的荣光!”

    “我们就像是凝聚万里长风的分子,涌动着,澎湃着,怒吼着,冲击着空中的乌云!”

    “所为的,是拨开阴影,迎接伟大。走在这条路上的,你和我,都是伟大的!”

    所有人动容了,因为情绪失控坐在地面上的人开始爬起来了。

    “当生命注定消亡,当死亡难以避免,当世界的邪恶就在眼前。我们身为人类,我们义不容辞,我们应当拿起自己的武器,冲向他们!”

    “即便不敌,我们也要用鲜血飞溅到他们的身体之上,让他们罪恶越深,让后来人越发有力量。”

    “血溅长空,抹不掉的是伟大二字!”

    “诸位!”

    “邪恶便在眼前,即便注定是死。走在这条路上,你们羞愧吗,你们后悔吗,你们要退缩吗!?”

    “你们——

    怕吗!”

    最后一声,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甲板之上陷入了沉默,随后是爆发。

    “不怕!”

    “不错!我们不怕,我们绝对不向邪恶低头!我们可以用血去冲洗太平洋,让这片天地,见证渺小者的伟大!”

    “这天空之下,在海洋之上,用我们的鲜血和生命,去见证我们的价值!”

    “天朝有句古话,道出抗拒邪恶的意义——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我们无惧,我们向往光明,我们身就伟大!”

    沉默之后,是最后一道声音。

    “邪恶在前,唯有一字——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