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皆然蝼蚁
    是了,他说的是“我们!”

    “不!”

    余飞怒吼了一声,身影登天而起,挥舞手中仁剑,带出冷冷剑光,直劈后来之人。

    “金丹之下,皆然蝼蚁!”

    后来者头带白发,似年过半百之形象,身材佝偻带苍老之相。

    见余飞过来,当即冷笑一声,同时左手往外一探,利爪登时出现,在余飞周身凝聚,带着杀气刺中他身体四周。

    左右肋骨之下,左右大腿之上,齐齐而入,顿时鲜血直流,整个人也被利爪给钉在半空。

    “是人魁叟枫杨!”下面有人惊呼了起来。

    “蝼蚁一般,也敢插手!”

    叟枫杨冷笑起来。

    余飞从来没感到如此无力过,怒吼连连,周身真气狂涌而出。

    带着银紫色的雷电之光,赤红的烈焰,已经咆哮的真龙之气,纷纷而出,带着无尽的厉芒,即将爆发而出!

    叟枫杨眉头猛地一皱。

    “好厉害的小子,这股能量相当难缠!”

    “别耽误了,我快制衡不住了!”

    那边傲天然记得大叫了起来。

    叟枫杨急忙撇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傲天然被白绮锋全面压制,颤抖不止的白绮锋刀落在短笛之上,无尽的岁月之力开始流转,傲天然越来越苍老起来,眨眼之间就成了一个老年人的模样。

    “滚开!”

    叟枫杨大吃一惊,手猛地一甩,将余飞给丢了出去。

    就在这时候,那复杂的能量方才冲破了七窍五官,爆发出来。

    “杀了他!”

    共济会那些残余的理事长见余飞受创,立马大喊一声,冲了上去。

    “好机会,快动手!”

    至于其他人也算是看清了形势,当即大喝一声,卷着一阵风就冲了起来,扑向半空中的余飞。

    “可恶啊!”

    余飞不甘怒吼,仁剑握在手中,急速的旋转了起来。

    唰唰唰!

    罡风猎猎如雷,搅动白光如同太阳一般,无比的耀眼。

    而另外一方面,叟枫杨瞬间来到了白绮锋身后,探出精钢一般的五指,张开冲着他后心就抓了进去。

    雪白的袍服以极快的速度凹了进去,接着噗呲一下飞溅出血花来。

    透入身体的五指顿时破开了层层皮肉组织,瞬间达到了心脏之外,猛地一刺!

    白光四射!

    核能被白绮锋封印在体内,而心脏又是最多之处,让他这么一刺激,顿时核能瞬间爆发出来。

    “啊!”

    叟枫杨惨叫一声,独臂眨眼间就变成了焦炭,迅速抽身狂退。

    这还是因为他进入了金丹境界,如果是寻常人直接去接触核辐射的话,下场就是直接气化!

    白绮锋的身体出现了一个个透明的空洞,白色的光芒带着炽热的气息从中射出。

    自身受着巨大的摧残,而由于这摧残的缘故,也使得他手中的岁月之力流转的更为急速了。

    “啊啊啊!”

    快要就此老死的傲天然被白光当胸而过,顿时惨叫连连,苍老的躯体顿时变得半死。

    一口血从白绮锋嘴角喷出,随即狂涌。

    “啊!”

    余飞怒吼,手中的剑迅速的旋转了起来,三色的光芒涌现在了他的身体表面,随后凝在了一块,流于剑身之上!

    紧接着,长剑猛地一抽而出,往四处裂杀而去!

    “啊!”

    冲过来的十几号人躲闪不及,被这愤怒一击正面命中,顿时死伤过半。

    “白绮锋!”

    黑发到冲而起,在自身狂涌的能量之中飘飘冲天。

    余飞宛如黑色的魔人,仗着自己的仁剑杀入前方。

    叟枫杨怒吼,抬起爪子冲着余飞就抓了过去。

    “老子要你的命!”

    余飞怒极,竟然动用以命搏命的招式,丝毫不避让,直接挺起胸膛硬抗对方一击,同时长剑夺人,直接削了过去。

    “疯子!”

    叟枫杨骂了一声,脚面在地上唰的一点,身体往后退去。

    利爪离开余飞的胸膛,然而长剑终究是长了青锋三尺,从叟枫杨的胸口之处划过,留下了一道伤痕,鲜血喷洒。

    “是至尊名器!”

    负伤的叟枫杨不但没有气馁,反而眼中射出了激动的光芒,伸手冲着余飞手中的仁剑直接抓了过去。

    “你给老子滚!”

    余飞怒吼了一声,另外一只手迅速的掏出了番天印,冲着叟枫杨脑门上就拍了过去。

    “你以为什么兵器都能够伤到金丹吗!”

    叟枫杨怒笑起来,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屑的光芒。

    刚才那一瞬间,他看得清楚了,余飞手中取出了一块板砖。

    简直就是可笑!

    又让人愤怒,自己可是金丹强者,可以让一个大国都感到恐慌的存在,岂能怕了一块砖头?

    他的手抓在了仁剑之上,正要猛地一抽,那砖头却来到了自己的额头面前,狠狠一拍!

    啪!

    一声极其干脆的响声,接着鲜血和疼痛之感就袭击而来,像是在叟枫杨的大脑之中拨弄了一下,险些让他晕了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

    因为疼痛和吃惊,他的手立马就张开了,身子往后狂退。

    “要你命的东西!”

    余飞咆哮了一声,举起了仁剑冲着对方就砍了过去。

    叟枫杨迅速一挪,带着满头的血来到了傲天然的身边,扯着他迅速的往后退去,眼中带着浓重的震惊之色。

    自己两人近百年没有出山,潜心闭关找寻上升的机运,谁知道一跑过来就碰到了这样的对手,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以宗师斗金丹,古来未有,他到底是什么人!”

    “快……快离开这里!”

    傲天然口吐鲜血,手捂着自己胸口上那个漆黑的坑洞,勉强运功稳住自己的伤势,身体犹自抖动,差点倒了下去。

    “那人……那人是……是他,我们快走。”傲天然指着白绮锋艰难说道。

    “是谁!?”

    叟枫杨吃惊,自己这个无数年的兄弟一向狂傲无比,竟然能够让他萌生退意,那对方是要多么的凶悍?

    他一抬起头,看向白绮锋。

    只见他周身核辐射四处散去,身体摇摇晃晃,口中鲜血滚滚而出,最终膝盖一软半跪在地。

    “他已经不行了,我们先退后一些,防止他死后辐射激增!”

    叟枫杨脸上出现一抹冷笑,一手顶在了傲天然的背后,运功帮他稳定伤势。

    “白绮锋!”

    余飞冲到了白绮锋身后,将之托住,丝毫不在意炽热的辐射能量。

    “白绮锋!”

    那双美丽的眼中,白色的光芒渐渐退去。

    白绮锋艰难的抬起头,看着身后的余飞,嘴角微微一扯,算是笑过了。

    “白绮锋!我带你去昆仑神墟,坚持住!”

    余飞咬着牙,双目通红,两手从白绮锋肩膀下擦过。

    “不……不用了,没用了。”

    白绮锋摇了摇头,捏着刀的手依旧颤抖不止。

    “好机会啊。”

    犹有人贼心不死,往前踏了一步。

    颤抖的手一抬,一道刀光瞬间就到了他的眼前,速度飞快无比,避无可避,唰的一下将他切成了碎片。

    其他人噤若寒蝉,一个个呆滞的看着。

    都要死了还这么生猛?

    “先别心急,等他死。”

    傲天然不断的咳血,显然也是支撑不住了,不过有叟枫杨帮他撑着,应该能够保住一条性命。

    “我知道。”

    叟枫杨眯着眼睛点了点头,到了这种地步,白绮锋虽然重伤垂死生命不久,但是他的临死反扑,可以带来真正的毁灭灾难!

    “我……你……”

    白绮锋睁开了眼睛,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着,但却没有力气再表达了,白色的光芒几乎将他的身体分解开来,竟然渐渐变得透明起来。

    “我的路……你帮我走下去!”

    白绮锋挺直了身子,眼睛睁大,紧紧的盯着余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