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半步金丹
    “你要独自上阴葵水宗?!”天影被惊住了。

    连忙说道:“你千万不要冲动,阴葵水宗总部在水底之下,当年龙宿都无可奈何,你下去会吃亏的!”

    “放心吧,我不是冲动的人,我既然要去,自然是有把握的。”余飞冷冷的回道。

    天影沉默了好久,方才问道:“你突破……金丹了没有?”

    “应该没有吧。”

    余飞也把不准自己如今的实力,他能够御空飞行,也能凝气化物,但是自身却没有突破的征兆。

    但人体始终保持着能量十分充沛的状态,似乎急需要一个地方发泄出去。

    “还没由?”

    天影愣住了,那么强的破坏力还没有突破金丹吗?

    “阴葵水宗的老宗主是金丹期的强者,你还没有突破金丹,现在去找他太过不明智了,还是再等等吧。”

    “不用了,你将具体的地方告诉我吧。”余飞态度坚决。

    “你等会,我也不是特别清楚,要问过龙宿才知道。”

    挂了电话,天影去见了龙宿。

    “余飞要去阴葵水宗。”

    “恩?”

    龙宿放下了手中的竹简,抬头瞥了天影一眼,随后点头道:“可以吧,他一定是有相当把握的。”

    “但是他还没有进入金丹境界,这是他自己亲口说的。”

    天影有些急了,她没想到龙宿竟然支持余飞的这个决定。

    才脱离了陷阱,难道又要跳入一次龙潭虎穴当中吗。

    “他的状况非常特殊,虽然不是金丹境界,但是战力已不再金丹之下。”

    龙宿摇了摇头,随后抓起一张路关图,甩手给了天影。

    “给他吧,我会尽量抽时间去看着的。”

    “好。”

    闻言,天影也放下心来,点头接过了路关图,随后拍下来发给了余飞。

    “余飞占领了奥斯岛,随后水怪又和余飞一同袭击了美利坚的航母,这些东西一定和余飞有关!”

    阴葵水宗的水下大殿之中,两只灯柱中央放着一张漆黑的椅子,充满了肃穆与阴深之气。

    黑椅上坐着一道人影,正是阴葵水宗的现任宗主——水历山。

    “宗主,据我们最后的观察,余飞极有可能继承了白绮锋的力量,突破到了金丹境界,现在不能招惹。”

    在大殿之中左右放着十张椅子,那上面现在坐着九个人,原先阴葵水宗的十大台柱,已经有一个死在了余飞的手上。

    “哼!金丹又如何,他能够强的过龙宿吗?当年龙宿满身锋芒,在我们进入水下之后,还不是只能作罢?”

    水历山挥袖而起,说道:“我最为担心的不是余飞的金丹实力,而是他的那些水怪!副宗主他们肯定是死在了这些水怪的手中,力量实在可怕,这些东西一旦进入到了我们水下,那就会是一场灾难。”

    “我们应该怎么做?”下面的人问道。

    水历山沉默了,随后怒哼道:“什么事都问我!要你们干嘛用的!”

    下面那些长老让他一喝,顿时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如果那东西进来,只能请动老宗主出关了。那东西虽然凶猛,但是眼下我们看到的也只是和军队的基础力量交战,并没有看到他们全部实力。”

    “宗主。”

    一人站了起来,弯着腰说道:“依我说来,余飞在去往共济会的时候并没有出动这些奇怪的水怪,是否说明,他对于这些水怪并没有绝对的掌握之力呢?”

    “你说的话,也不无可能。”

    水历山点了点头,似乎心情比起刚才要稍微好了一些。

    “外面收纳弟子的问题怎么样了?”

    另外一名长老站了起来,说道:“现在天朝对于我们施展的压力非常大,而且天字一组也开办了天字号异能学院,直接从现在的学生之中收取拥有潜力的学生进入他们的学院当中。

    我们只能被迫捡漏,或者去找一些社会青年下手。不过我们阴葵水宗比起其他宗门要好了不少,毕竟我们的嚼头是人能够在水下自由生存。”

    “可恶的天朝,可恶的天字一组!”

    水历山恨

    恨的说了一声,随后问道:“其他隐世大派呢?”

    “他们的情况比之我们要好不了太多,大多数是采取金钱诱惑的方法。其中就属百佛宗最少了,听说他们到现在就收到了两个弟子,那些人一听不能结婚,都不入了。”

    那长老憋着笑说道。

    “那些名门正派自语清高,不愿意同流合污,我且看他们如何收徒。”水历山冷笑道。

    就在这时候,外面轰的一声炸开了,一股汹涌的水浪直接冲进门来,将几张椅子撕的粉碎。

    “什么情况!”

    水历山吃了一惊,才落下去的屁股又唰的一下立了起来。

    一道人影在水里急速的行走着,在大殿中央直接跪下了。

    “宗主!余飞杀过来了,陆地上的基地被他毁了!”

    “什么!”

    所有人都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水历山眼中喷着一股愤怒的光芒,咆哮道:“好大的胆子,真当他天下无敌了吗?”

    “天下无敌是否我不知道,但是今天你阴葵水宗,必定覆灭!”

    一声大喝带着波涛之声卷了进来,一把漆黑的仁剑唰的一下落在了大殿中央,将那千年水浸不坏的地板直接刺开。

    披着黑白色的头发,余飞踏着水走了进来,手中斜着一把雪刀,冰冷的眸子隔着长发冷冷的看着前方的几道人影。

    水流经过了雪刀,自然的分开了。

    “他怎么能自由在水中呼吸!”

    水历山心中狂震不已。

    即便是入了金丹也只能在水中屏气,可余飞的鼻孔和嘴角可以看到呼吸的水泡——显然,他能够在水下呼吸!

    这只是继承于鳄龟的功能罢了,所以余飞对于阴葵水宗没有太多的忌惮。

    “停下!”

    几声大喝,身后一票阴葵水宗的弟子围了上来。

    “蝼蚁尚且惜命,何况人乎?”

    冷声一笑,余飞手中的雪刀方向一转,直接撕出一道雪白的刀芒,破开水浪就劈了出去。

    “起阵!”

    那些阴葵水宗的弟子纷纷大吼了起来,一个个取了面黑色的旗帜,在水中升起。

    唰!

    砰!

    刀芒来到,那些旗帜顿时被从中砍断。

    再一刀,浮尸飘起。

    “你敢!”

    水历山眼睛都红了,一拍桌子愤怒的站了起来。

    “区区小脚,一脚便能踏平,我有何不敢?”

    余飞转过了头,眼睛盯着地面上的仁剑。

    嗡!

    仁剑轻轻颤抖,接着唰的一下自己飞了起来,冲着水历山就杀了过去。

    “不好!护卫宗主!”

    那九个人纷纷喊了起来,在水中冲起,掌运无尽波涛,形成一面面的水盾挡在了仁剑前方。

    嗖!

    仁剑绽放着黝黑的剑芒,像是天地初开的黑色混沌之力,一层层水盾被悉数破开!

    眨眼就到了水历山的面前。

    “玄水之护!”

    水历山怒吼了一声,双掌旋转而起,竟然在身前凝成了一个乌龟的贝壳形象,挡在了仁剑的面前。

    连破九盾的人间前进之势终于停下。

    “半步金丹,还算不错。”

    余飞微微点头,这位宗主距离金丹境界只有一步了。

    换句话来说,他的境界和余飞是持平的,能量都足够突破到金丹了,只是差一个契机而已。

    这个契机很难,有人一辈子也跨不过去。

    但是对于余飞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他的能量已经远远的凌驾于初步金丹了,只是需要功法来引导,就能够水到渠成了。

    “不过,也仅止于此罢了。”

    一摇头,手指微微一点。

    仁剑之上再次亮起了光芒,轻轻往前一点。

    咔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