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强敌临门
    一声清脆的响声,那面玄武之盾便迅速破开,像是从中间撞碎了的玻璃。

    先是裂纹密布,接着碰的一声爆成了漫天的水花!

    水历山脸色一紧,一屁股坐了下去。

    嗖——轰!

    仁剑刺在了他背后的匾额之上,就贴着他的头顶。

    “这就是阴葵水宗宗主的实力?”

    余飞冷冷的笑了一声,充满了不屑的味道。

    大殿之中顿时沉默了下去。

    余飞的实力,让他们知道了一个很要紧的问题——自己这群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差的非常远。

    “怎么会这样,你怎么能够在水中如此自如的行走和行动。”

    最靠近余飞的那位长老摇了摇头,有些不解的低声自语。

    很不幸,被余飞听到了。

    他微微一侧头,看着身边的这位长老。

    那长老立马让他吓了一个激灵。

    “你很好奇是吗?想知道吗?”

    余飞问他。

    长老咬了咬牙,说道:“为什么?”

    “我可以送你去见一个人,他会告诉你的。”

    长发飘荡开来,露出了余飞的半边脸庞,却透着浓浓的杀意。

    “谁………不!”

    他看到了余飞挥刀,立马明白过来了那个人是谁。

    唰!

    刀光带起了一片血,以及余飞给出来的答案。

    “阎王。”

    其他八人和水历山眼皮猛地一跳,虽然愤怒,但却不敢开口。

    他们算是见识到了,人们口中的黑色恶魔,出手是如何的果断。

    说杀就杀,不需要任何理由。

    确实不需要任何理由,这些人和余飞本就是敌人,杀了就杀了,能如何呢?

    “余……飞,其实我们并无仇恨。”

    虽然是在水里,但是水历山此刻却觉得自己的喉咙分外的干涩,就跟要冒火了似得,非是一般的难受。

    他张了张嘴,艰难的说道。

    “是吗?看来你对于仇恨这个词理解的范围颇为广泛。”

    余飞笑了起来,提着手中的雪刀,一步步的冲着前方的水历山走了过去。

    剩下的八位长老就那么坐在两边,没有一个人敢于动弹,睁着眼睛看着余飞走过去。

    “你,你要干什么?”

    水历山心里无比胆怯,另外冲着一位长老疯狂的使着眼色,让他去请老宗主出关。

    “没什么,你们把我徒弟逼不见了对吧?”

    “不不不,这是个误会!”

    水历山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人过去之后,隋明成就已经迷失了心智,这一切都是因为共济会的过错。”

    “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交给你和洪涛去慢慢讨论。”余飞笑道。

    “洪涛现在在哪,我愿意和他当面对质!”水历山闻言脸色一喜,连忙喊了起来。

    余飞笑了,用雪刀点了点地面。

    “在下面,我现在就送你过去!”

    “不要!”

    水历山一听立马就反映了过来,顿时头皮发麻,举起了双手挡在自己面前。

    “先不要急着动手,一切都是可以解决的!我们可以帮助你寻找隋明成,也能答应你任何条件。”

    “我的徒弟我自己会寻找,至于你们,马上就会蒸发的,如同共济会一般,从这个世界上完全的抹除掉。”余飞冷声道。

    “别冲动别冲动,一切都是可以谈的!”

    水历山手足无措,将手慢慢的伸到了桌子下面,眼中带着一些阴霾。

    余飞微微的眯住了眼睛,同时神识外放,发现了自己头顶放着的一个铁笼子。

    “还想阴我?”他在心里冷笑。

    提着刀,走向了水历山,没有任何停留。

    “去死吧你!”

    水历山怒吼了一声,手在桌子下面猛地一拽!

    轰!

    上方,大殿突然塌下了一块,带着巨大的铁笼子落了下来。

    即将将余飞笼罩进去的那一刻,他的双脚猛地一错,展现出白绮锋那迅如雷电的身法!

    整个人带着一蹿水花,嗖的一下冲到了水历山的面前,举起的刀锋,狠狠劈下!

    “各位长老动手!”

    水历山眼皮猛地一跳,没想到竟然扑了个空,立马大喊了起来。

    情急之下,他两手托住了自己的桌子猛地往外一翻!

    雪刀轻轻一划,那桌面立马被削开,刀锋径直落下。

    而那些长老也硬着头皮赶到了余飞面前,另外有人大吼起来。

    “老宗主,强敌临门,宗门将要覆灭矣!”

    仁剑迅速回转,在水中霸道切割,直接将后方过来的几位长老站灭。

    一个回转的功夫,就灭了三位长老,吓得其他四人都住了脚。

    雪刀同时落下,架在了水历山的脖子上。

    冰冷的刀,比起此处的水更加冰凉,让水历山心中几乎绝望。

    刚才还在跟自己的属下说谈天下大事,眨眼的功夫,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这个逆转实在是来的太快了,让他一下都没能反应过来。

    “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

    余飞的话,更是让他遍体冰凉。

    水历山吞了吞口水,恐惧的盯着余飞,嘴里的话像是被堵住了。

    好久,他方才说道:“能不能放过我?”

    “做梦吧。”

    余飞咧嘴一笑,雪刀贴着他的脖子,往下轻轻的一拉。

    “不要!”

    最后恐惧的叫声,伴随着人头一冲而起,鲜血迷糊了众人的眼。

    “啊!小子,竟敢在我阴葵水宗杀人,看来你是活腻歪了!”

    一声怒吼从大殿底部传来,接着大殿疯狂的摇晃了起来。

    “恩?”

    余飞微微皱眉,身子一冲而起。

    在他脚下原来站立之处,地面轰的一声炸开,一道白发苍苍的身影冲了出来。

    一出现,就发出震天怒吼,卷动四处波涛为武器,凝成一个方圆达到二十米的巨大的手掌,冲着余飞捏了过来。

    那手掌由水化成,上面却闪着人肉的色彩,看着就像是真正的巨人手掌。

    金丹手段!

    余飞丝毫不怯,左手刀右手剑,冲着冲过来的大手就是挥砍而出!

    刀在剑下,剑在刀上,两把兵器交叠在一块,随后猛地一拉!

    一个另类的十字斩就发了出去,直接击打在了那大手的手心位置,让大手顿时溃散。

    “未破金丹,竟已经有了金丹的实力,着实让人惊撼。”

    老宗主有些意外,随即冷笑起来。

    “昔日龙宿尚且不敢入水与我一战,你小子倒是胆子不小。今日注定死在此处!‘

    “老宗主,就是他夺了我们的遗迹,如今又寻上门来杀了宗主,毁了陆上基地!”

    有长老喊了起来。

    “你说的不错。”

    余飞点头,咧嘴笑道:“对于这种打小报告的人,我一向是非常欣赏的。看在你这么忠成的份上,我送你去见你的宗主吧!”

    说着,余飞雪刀唰的一转,凝出实质性的刀身,直接劈向了这位长老。

    “好大的胆子!”

    老宗主怒喝一声,探出大手冲着刀光抓了过去。

    “还是当心你自己吧!”

    余飞眼神一冷,手中仁剑举起,猛地一劈而下!

    再度凝出实质性的剑身,轰的一下斩了下去!

    “小辈,你好大的狗胆!”

    老宗主怒吼了起来,粉碎了余飞的两道攻击。

    随即身子猛地往下一伏,身子下压。

    余飞大为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道:“你是要放蛤蟆功吗?”

    老宗主那个气啊,差点直接一口血吐死在这里。

    眼中愤怒的光芒越来越亮,他体内出现了浓浓的黑色水花,在身体的毛孔之中不断的冒着黑色的水泡。

    最终,水泡破灭,从中腾出黑色的水,将他给笼罩起来。

    “战场上变身,也真是搞笑。”

    余飞说了一声,再度举起刀剑,一边砍他,另外一面冲着那长老剁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