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金丹近仙
    “什么人!”

    下面的人一听顿时变色。

    宗师如狗,好大的口气啊!

    而叶良辰和姜坤则是脸上出现笑意,满脸灿烂的抬起头来。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

    众人抬头,顿时惊恐无比。

    空中一人凌空虚立,背负刀剑而头皮黑白长发,一双眼中满是杀气,俯瞰下方众人,如同苍神之探蝼蚁。

    “御空而行,金丹近仙!”

    下面那宗师身子猛地一震,慑慑发抖,不断的往后退去。

    “你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能走得掉吗?”余飞冷声说道。

    噗!

    他的脚步立马停了下来,身体颤抖加剧,脑门上开始出现汗水滴滴答答的落下,身上的衣服眨眼的功夫便已经湿透了,狼狈到了极点。

    “你……你是什么人!”

    对于这种能够在天空之中飞行的存在,吴力平还是没有多大的认识。

    “你不配知道。”余飞冷冷的说道,背上的仁剑急速的颤抖了起来,即将飞出!

    吴力平顿时脸色一顿,过了一会儿艰难的抽了抽嘴角,道:“你……你不要太过狂妄,我背后靠的可是……”

    “闭嘴!”

    那宗师突然抬起了头,像是狮子一般怒吼起来,一巴掌隔空冲着吴力平扇了过来。

    噗呲!

    顿时扇的他身体倒飞,口中鲜血狂喷不止,眨眼就剩下半条性命了。

    “您……您做什么!”

    吴远有些惊骇的看着这位宗师,不管怎样,也用不着对自己人动手吧?

    更何况,这么一个大教,还能怕了一个区区余飞不成?

    “滚!我们跟你们没有关系!”

    宗师怒吼,接着拱手抱拳,冲着余飞鞠躬倒地,发出了几乎恳求的声音。

    “不知上仙莅临此地,多有得罪,我们这便离去。”

    “你想的到好,我答应了吗?”

    余飞眉头一挑,好笑的神情之中带着浓浓的杀气。

    牙齿微微一咬,那宗师说道:“上仙,实不相瞒,我们是黑莲教之人,希望上仙能够看在我教门面上……”

    “黑莲教很了不起?”

    余飞笑了一声,随后道:“跟你们早有恩怨,今日正好先算点账,你把命留下吧。”

    “什么!”

    那宗师唰的一下抬起了头,随后膝盖一软,扑通跪倒在地。

    “上仙饶命啊,我还未曾有过杀戮!”

    其他人则是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刚才狂妄到没边的一位宗师,竟然直接给余飞跪下了!?

    “当初我们没有投资错人,今日也没有白来啊。”

    武索叹了一声,满脸红光之色,对着身边的云风说道。

    云风怔怔然的点了点头,道:“武爷爷您说的不错,不过他进步的也实在太快了点,竟然到了这神话一般的境界。”

    能够在天空之中飞行,一弹手的功夫就能镇压一位宗师,不是神话又是什么呢?

    “余飞的能力,不能用寻常目光去揣测的,只要他能稍微帮上我们一些,日后也是了不得的好处。别的不说,他只需一句话,你便是中诚之主了。”武索满脸笑容。

    “有这么可怕么……”云风脸皮一抖。

    “这是自然。”

    武索点头说道,而云风脸上的惊骇之色则是越发明显了。

    “未曾杀戮?”

    眼前,余飞的身子慢慢的从空中落了下来,其他众人感到了一股压力,连说话也不敢。

    “是啊!我才过来,还没有杀戮!”宗师连忙点头。

    “那是得多亏你来得晚,还是要应该说我来得早呢?”

    余飞的脸色骤然冷了下去,随后手一挥,仁剑唰的就飞了出来。

    “存杀人之心,杀人与否已经不重要!更何况你黑莲教做的坏事还会少吗,竟敢诓骗于我!”

    那把漆黑的剑在空中嗖嗖转了一个圈,奔着跪在地上的宗师就笔直射了过来。

    “不!你不能杀我!”

    宗师吓得大喊了起来,两手急忙在地面上一拍,身体顿时因为巨大的冲力立了起来,接着双掌合住一股巨大力量,冲着飞剑猛地推了出去。

    然而,今日的余飞已经远远不是一个宗师能够抵挡的了,巨大的力量澎湃如同潮水一般,将对方的抵抗瞬间瓦解!

    那把漆黑的剑透了他的手掌,随后穿刺而入,让他带着满手的淋漓鲜血,惨叫着嘶吼着后退。

    这个时间非常短暂,因为紧跟着长剑一吐,直接从他喉咙部位刺穿。

    就此停下了么?

    没有!

    仁剑带着无匹的威能,直接破入胸膛,随后唰的一下将整个人都撕裂开来,带着血雾将他摧成了碎片,炸的满地猩红。

    “什么!”

    “秒杀宗师!”

    “太……太可怕了。”

    场中其他几位黑衣人顿时变色,音调都完全发生了改变,站着也尤其的吃力了,膝盖忍不住开始弯曲着,身体打着摆子,一副随时要跪下的样子,显然是恐惧到了极点。

    “嚣张的气焰,实在是让我惊讶。”

    抬手杀了一位宗师,余飞丝毫没有任何感觉,就像是踩死了一只蚂蚁那么的平静。

    脸上的笑容十分淡然,抬着脚,走向了倒在地上的吴力平。

    “你你……你别过来!”

    吴力平艰难的爬了起来,有些色厉内茬的冲着余飞吼了一声,说道:“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有点本事了不起,老子在上面的关系也硬得很,就算你会飞又怎样,难不成能够搞得过飞机大炮吗!”

    “愚蠢!”

    “无知真可怕。”叶良辰和姜坤都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在余飞面前提上面,你够资格吗?

    “哦?”

    余飞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毛,随后对着吴力平笑道:“看在你这么有胆量的份上,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打电话去上面叫人,如果有人过来带走你,我放你一条生路。”

    “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

    吴力平嚎了一嗓子,脚颤抖的越发厉害了。

    余飞一剑穿爆了宗师的时候,他的胆汁都要出来了,此刻不过是强撑着罢了。

    “你别吓唬我,我知道……这种事受理的单位是天字一组,现在每个城市几乎都有这组织,他们权力很大的……”

    他的手不断的颤抖着,几次按错了按键,还不断的抽搐着,有点吓哭了的意思。

    等到他的电话拨出去之后,眼泪是彻底下来了。

    “卧槽,真够丢人的。”

    姜坤摇头讥讽道。

    “你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叶良辰翻了一个白眼。

    要是自己碰上这么一个从天而降的敌人,估计也够呛。

    “走!”

    就在这时候,那些个邪教分子纷纷用眼神对视,脚步缓缓往后退去,大有撤退之意。

    “喂……是天字一组吗,我要报案!”

    吴力平也打通了电话,还不断的抽着鼻子,像是一个半路上被打劫的小孩子,哭的哗啦啦的,压根就拦不住了。

    听说不少人在死之前会被吓的屎尿气流哭天喊地,现在他估计也是差不多的心态,但还好,还能说话,没有张开嘴喊妈妈。

    “是这样的……这里有人,对,就是那种特别的人。这个人超级特别,他会在天上飞的啊!”

    “真的,我没有骗你们,他是飞过来的,披着一半黑一半白的头发,用一把黑剑杀了一个人……”

    “是,他叫余飞,杀了一个宗教人士,破坏了我们宗教法律的规定,你们要把他抓起来……”

    就在这时候,那些人开始往后退去。

    “哪里走!”

    余飞一声大喝,抽动身后雪刀。

    顿时,白色的光芒挥出,犀利的冰冷寒芒在众人眼前闪耀,直接寒了众人的心,让人心中猛地一抖!

    噗呲!

    一刀挥出,几颗人头同时飞起。

    噗通!

    吴力平面色苍白无比,直接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拿着手机嚎道:“你们快过来吧,他又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