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后生可畏
    “这里就是龙宿的住处了。”

    天影直接将余飞带到了龙宿的竹屋外面。

    余飞点了点头,外放的神识被浩海一般的力量给拦住了,顿时心里一惊。

    高手!绝对的高手,超越自己的高手!

    “你们慢慢聊。”

    天影说了一声,随后慢慢的退了下去。

    “我们终于见面了,年轻人。”

    里面传来一声苍老的笑声,随后凭空出现了一个台阶,架在了余飞的面前。

    余飞也不客气,直接拾阶而上,来到门口笑道:“不,还没有。”

    龙宿一愣。

    余飞走进屋里,四目相对。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迅速的交织,互相打量了一番对方,而后同时笑了起来。

    “现在见面了。”余飞说道。

    “后生可畏。”

    龙宿点了点头,屈指一点,竹椅就移动在了他的面前。

    “请坐。”

    “坐可以,这个请字可是当不起,您可是天朝的守护者啊。”

    余飞轻轻的笑着,心里带着一些尊敬的意思。

    建国以后,各大势力有了勃起的念头,多亏了龙宿出山,凭借一己之力将其镇压,方才能够有如今的太平天下。

    “顺应天时,做些人事,算不得什么。”

    龙宿摇头说着,谦虚的紧。

    余飞落座下来。

    “喝喝看。”

    龙宿推过来一杯茶,上面青烟袅袅而起。

    “粗人不懂得茶,浪费好茶,只吃的出来水味。”

    “茶不在乎人会不会品,只在乎对方有没有资格去喝它。”

    龙宿笑着,话语之中饱含着深层意思。

    余飞笑着端了起来,轻轻的尝了一口,先是淡淡的苦味,等到苦味过去,便是涩感,却不见甜味。

    “什么感觉?”龙宿问道。

    “入嘴竟是苦涩之感。”余飞摇了摇头,将手中的杯子放了下来。

    “是啊,全是苦涩之感!”

    龙宿点了点头,颇为感叹之色。

    “茶如人一般,本源是恶,在不断的历史波涛之中进步,让上善的水不断的冲刷,将苦涩的味道洗刷殆尽,才能回归到世界的本源之处。”

    余飞沉默了。

    他说的是人,也是这个世界。

    “前辈所想说的,可是现在这个世界?”

    “是,也不是。”

    龙宿摇头一笑,道:“历史轮转,周而复始,或许在无数年前,也曾出现过两人在此处对饮。他们其中一个穿着黑衣背着刀剑,名为余飞;而另外一个,则是龙宿。”

    “很有意思的推断。”

    余飞点头笑了起来,道:“您更想说的,还是外面的天空。”

    “是啊!”

    龙宿没有掩饰的长叹了一声,负手站立而起,眼中带着浓浓的深思,从竹屋的缝隙里面去看外面的世界。

    “表象未曾改变,但是内部已经开始变化,我们不曾知道,在时间尽头的另外一端,曾经的世界是如何模样。”

    他摇着头,叹道:“所以,我们也无法推测,他将会向哪个方向发展。”

    余飞皱了皱眉,“表象也已经发生改变,那些出现的空间出现之后,却是没有再消失的意思了。”

    “那些遗迹……恩。”

    龙宿点了点头。

    “遗迹之中,或许有活动存在,我感觉到了,在透露出来的世界气息当中,有些恐怖的味道。”龙宿微微眯着眼睛,脸上带着严肃的色彩。

    余飞心中一惊,连龙宿都感到恐怖了吗?

    不过也是,在水底世界那个山体当中,不就有那无法揣测威力的巨猿吗?

    “你去过昆仑神墟,也走过一些地方,应该知道不少事情。”

    龙宿看着余飞笑了起来,道:“不要藏私,说出来听听。”

    “我来这里,这是目的。”

    余飞点头,道:“您的推测是对的。不是或许,而是肯定,在遗迹当中有获得生物存在,他们十分强大,曾经或许是这个星球的主宰者,如今他们要回来了。”

    手微微的抖了抖,龙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问道:“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类似于恐龙,他们遭逢了劫难,用大神通藏匿起来,形成了那些遗迹,随即将自己的生命封存,以此来躲避岁月的力量,想要到后世再次出现。

    有些遗迹出现了问题,他们没有躲过岁月的力量,死去了。

    我想这种躲避的成功率不高,不过现在遗迹没有大规模的出现,我也无法推测。但是绝对有活物存活下来,而且强大异常!“余飞脸色凝重的点头。

    龙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见过么?”

    “见过。”

    余飞点头。

    “有多强?”

    龙宿缩着瞳孔,气势拔了起来。

    “我对于他而言,就像是蝼蚁一般,几乎没有抗争的力量。”余飞苦笑着摇头。

    “什么!”

    龙宿顿时一惊,脸色大变,接着身体一松,直接一屁股坐了回去。

    “如此强大?”

    “非常强大。”

    余飞点头。

    随后龙宿看着他,说道:“你现在没有突破金丹?”

    “没有。”没有什么好掩饰的,余飞直接摇头。

    “你的战力……”

    “我融合了白绮锋的力量,所以到达了现在这种不合乎常理的存在。”

    余飞叹了一口气,眼中带着一抹悲伤的色彩。

    “白绮锋……”

    龙宿念叨了一声,随即笑道:“有些东西离开了就是永远的离开了,但是有些超越常理的存在,他即便是离开了,还会再回来。”

    余飞猛地抬头,盯着龙宿,问道:“您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把不准,也不好说,不能误导你,将来会知道的。”龙宿笑着说道。

    余飞想起了白绮锋临死之前的话,还有曾经的那些诡异一幕,点了点头。

    “你是我们的希望。”龙宿说道。

    “你这句话太过沉重,沉重的我无法应对。”余飞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你找到了自己不能突破金丹的原因吗?”

    龙宿皱着眉头,说道:“据我看来,你的能量远远超出了金丹初期,甚至直逼向金丹中期境界。”

    “是。”

    余飞点了点头,“我没有金丹期的功法,所以无法突破。”

    他盯着龙宿。

    他看不透龙宿,龙宿绝对是金丹或者以上的高手,到底是何境界他不清楚,但是龙宿既然能够突破到金丹层次,必然是有功法的。

    “你要相信,我对于你不会吝啬。”

    龙宿这么说了一句,脸上有些遗憾。

    余飞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我修炼的功法不是应天元功,应天元功只是天字一组的功法,在我破入金丹之后得到的。这门功法比起我自己修炼的要更好,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突破到了这等境界。”

    龙宿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在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是我疏忽了,导致你现在无法突破。”

    “我现在更换功法,来得及吗?”余飞问道。

    “碎掉你丹田之中的灯火,能量将会四溢而出,你的能量不会发生改变,修为却会消失。

    能量是水,修为便是瓶子,在打破了瓶子之后,即便你能够用最快的速度却承载,流逝的水也有大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龙宿说道。

    余飞点了点头。

    他说的很清楚了,自己一旦碎掉灯火,周身的能量就会四溢而出,到时候再次用其他功法聚集,能不能进入宗师都将会是一个问题。

    现在的余飞能量就开始有了四溢的倾向了,导致他整个人气势十分充沛,像是打了鸡血似得。

    “那我现在,只能依靠应天元功的第二卷了?”

    “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龙宿点了点头,无奈的打开了一个盒子,取出了几张羊皮图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