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吞噬攻击
    余飞刀从空中而下,一出手竟然是昔日白绮锋的绝招和自己的招式合二为一!

    巨大的刀光从天而降,在空中化成了实质性的长刀,大有劈开天穹破开虚空之威力所在,犀利劈出!

    轰!

    刀光斩落滔滔洪水之中,顿时飞起的水花漫天而起,巨蛇嘶吼惨呼,在刀光之下丧生!

    两人一过手,巨大的攻击余波在地面席卷,导致底下的神宫差点被直接摧毁,飞烟处处!

    “好可怕!”

    天影一阵咂舌,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唯恐被两人的战斗所波及到了,而导致伤及她这个无辜。

    说实话,其实还是一点不无辜的。

    “年轻人,还算可以,但你不入金丹,终究不是我的对手!”

    婆罗教主冷笑了起来,随后再次加大了力度。

    “就是这个机会!”

    余飞眼睛一闪,冷光一逝,整个人就冲了过去。

    手中的雪刀不断翻飞,直接劈出一条大路来,冲向了婆罗教主。、

    “要贴身肉搏,你的身体强度比的上我吗?”

    他冷笑了一声,抬着手掌冲着余飞拍了过去!

    这一掌力道何其之大,似带着无边之力,浩瀚而出。

    “傻逼,来啊!”

    余飞大笑了一声,从背后抽出自己的剑来,冲着前方的手掌就刺了过去。

    “无耻!”

    他急的大骂了一声,急忙将自己的手掌给缩了回来。

    用掌对剑,如果是一般的武器那是轻而易举,但这特么的是啥?

    婆罗教主不是傻子,一看情况不对立马将手给缩了回来,手中出现了他那根禅杖,冲着余飞脑门就点了过来。

    禅杖下方发出一道犀利的光柱,如同剑气一般,冲着余飞就射了过来,厉害非常,显然是要直取性命的。

    余飞一缩脑袋,直接给绕了过去,让剑气从头上射过,随后再度贴近了婆罗教主。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婆罗教主大概的战斗方式应该是和法师差不多的,自己跟他贴身肉搏,还不能占上一些便宜么?

    如此想着,余飞往前一赶,两人的身体就要撞到了一块,同时左手雪刀挥动,冲着他脑门就劈了下来。

    “武器多就能占优势吗?”

    婆罗教主冷笑了一声,身体略微往后一退,同时身体外放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余飞往外推去。

    他越是这样,余飞就越发肯定,这老梆子近战肯定是不行的。

    “这老梆子在美利坚都受伤了,跑到这里却复原了,一定和那株仙草有关系,我得给他抢过来才是。”

    余飞心里如此想着,脚步一错!

    施展出白绮锋的诡异身法,在推力之中前进,到达了婆罗教主的面前,提起雪刀就再度劈下。

    “金丹过招,岂能如此!”

    婆罗教主急眼了,这家伙打架怎么跟个小混混似得呢?

    自己满身的技能,让他这么贴着身子,根本就他娘的用不出来好么?

    “能打赢就行,实在是没有狗屎,不然我捡来一坨呼在你脸上!”

    余飞嘿嘿的笑了起来,手中雪刀一番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砖头。

    这东西威力巨大无比,比起仁剑湛卢还要厉害,他想在这金丹面门上拍上几下,那是一定可以尽快结束战斗的。

    “你要干嘛!”

    婆罗教主一看都急眼了,怒吼一声,身体外面的黄色袍子在风中飘荡了起来,就如同黄河的浪水一般。

    “恒河滔天起!”

    他大喝了一声,黄色的水流从天而落,大有李太白诗句之中的黄河之水天上来之气势。

    他这是金丹手段的具体表现了,用真气将空气之中的水元素提炼出来,化成自己的攻击手段。

    可不要小看了大水的力量,海啸的大水可以轻易的将高楼大厦给冲到,威力不弱于炸弹!

    甚至从其巨大的推力而言,可能犹有过之。

    毕竟要毁灭一个高楼,要导弹才能够做到。

    余飞眼睛一亮,手中仁剑湛卢迅速转动起来,眨眼的功夫竟然变成了冰蓝色的光芒,四处的温度陡然降低,那还未落下的恒河之水竟然被冻结成了冰块!

    “怎么会这样!”

    婆罗教主瞬间傻眼了。

    他们这个教派是依附恒河而存在的,一身功法都和水有关,谁知道余飞这个家伙刚好得了冰系的功能,完美克制!

    “老梆子,受死吧!”

    余飞嘿嘿的冷笑起来,脚面踩在了冰上,身体迅速往前一划,瞬间逼到了婆罗教主的跟前,情况急剧转下,危机万分。

    “我活了几百年,岂能够输给你?”

    婆罗教主也是冷冷一笑,显然十分不服气的,直接身子往后一退,手中拐杖舞动起来,里面得蛇头吐了出来,张开大嘴吐出滔天之水。

    “我看看你能够冻结多少!”

    那水无穷无尽,在空中奔腾而下,让四野都响起了轰然之声,威力极大。

    “威武!”

    “我神威武!”

    “镇杀恶魔!”

    下面那些弟子一个个跪在地上喊了起来,就差当场把颂歌给唱了出来。

    余飞微微皱眉,这水的体积实在是太大了,如果全部冰冻的话,估计要把自己累死。

    “有了!”

    他忽的笑了笑,直接收了手中的兵器,将两手合在了一块。

    在他两手之间,一个巨大的漩涡顿时出现,如同鳄龟的巨口张开一般,将眼前灌入的洪水悉数给吸了进去。

    “给我去死!”

    婆罗教主以为余飞还在用什么古怪的手段,疯狂的催动体内的真气,调动无尽大水掩盖下来。

    余飞笑的越发灿烂了起来,他能够将东西随意的转移到鳄龟那边,也正好可以将鳄龟的吞噬功能发挥出来。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岂不是两具身体可以共用一切技能?”

    他心里想着,手上却不敢有丝毫耽误。

    毕竟那水实在是太大了,好在鳄龟的空间吸收了余飞所有的空余飞星,壮大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地步,将这些水完美的给吸了进去。

    “怎么会这样?”

    渐渐的,婆罗教主也发现了诡异的地方,自己的攻击竟然被对方给吞噬了!

    “惊讶吗?好奇吗?开心吗?”

    一声笑声响起,水花渐渐落下的功夫,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是余飞!

    “那就,去死吧。”

    手一扬起,番天印冲着他脑门就拍了下去。

    婆罗教主防备不及,被拍了一个正着,顿时啊的惨叫了一声,身体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跌落下去,直接将深宫砸出一个巨大的洞来。

    “怎么会这样!”

    下面的弟子一看都慌了,自己的信仰竟然要输给了对方?

    这种冲击,丝毫不亚于基督徒亲眼看着自己的上帝被恶魔打败!

    “呼,这个家伙还是有两下子。”

    天影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轰隆一声,婆罗教主将深宫砸了一个大洞,人就跌落了下去。

    “趁你病,要你命!”

    余飞深深的知道这个道理,迅速的往前冲去,要借此机会直接结果了对方。

    就在这时候,从那个洞里飞出来道道黄色光芒,一道人影跳了起来。

    “年轻人,你惹怒我了!”

    “神要赐予你,死亡!”

    婆罗教主怒吼,身体从黄光之中跳了起来,两脚战力在宫殿的坑洞顶上,双手结成了一个奇怪的法印,微微闭着眼睛,嘴中不断的念着玄奥而又晦涩的咒语。

    “按摩令波动……”

    在他身体表面,刮起来了一阵烈风,将他的体外的黄袍撕裂的粉碎,露出了干枯的如同老树一般的身体。

    就在他念诵口诀的同时,他体内的气息也变得越发明显起来,身体竟然出现了淡淡的金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