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2章 打扫战场
    同时,那些早已干瘪的肌肉再度隆起,苍老的脸庞竟然渐渐年轻了起来。

    “我神威武!”

    下面的人又喊了起来,让余飞有些无语。

    他们这么搞,弄得自己跟这老梆子打架都有一种罪恶感了。

    宫殿之中不断的往外冲着黄色的气体,那气体被吸入了婆罗教主的身体之内,让他的气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疯狂的攀升起来,发生变化的还是他的身体。

    现在看上去,他浑身上下都带有一种金色光芒,整个人就像是电影里面放的少林十二铜人。

    当当当!

    他用手在自己身上敲了敲,冷冷道:“来啊,你不是要贴身肉搏吗,我成全你!”

    “好啊!”

    余飞一听就乐了,提着番天印就冲了过去,冲着婆罗教主就一砖头砸了下去。

    “就凭你!”

    婆罗教主怒吼,似乎要重振自己的神威,拳头直接冲着番天印砸了过来。

    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大概是被气疯了吧,智商估计是从他的大脑当中进行了战略性的转移,所以悲惨的让人无法想象。

    当他的拳头碰到番天印的时候,感觉自己砸在了一块浓缩的山峰之上,崩裂的疼痛感随即传来。

    而后是——

    砰!

    一声响,血花四溅而出,飞的到处都是,手骨直接炸碎。

    “啊!”

    婆罗教主惨叫了起来,急忙在空中疯狂后退,血不要钱似得往下滴落着。

    下面的那些弟子本来是虔心祷告着自己的神要虐杀敌人,突然发现自己的神竟然惨叫着流血,顿时就懵逼了。

    “哎,真当自己金刚不破啊。”

    余飞无奈的摇了摇头,他都很意外,这老梆子竟然真的敢碰上来。

    “怎么会,这可是我婆罗教的不灭神功!”

    婆罗教主不敢相信的嘶吼了起来。

    “那是你们没有碰到我啊,不然这不灭神功早就应该改名了。”

    余飞笑了笑,拎着板砖再次冲了上去。

    “我的天,这简直就是一个金丹大混混!”

    天影吃惊的捂住了小嘴。

    人家高手哪里有这么过招的啊?

    这样下去,就是余飞使出王八拳来她都不会吃惊了。

    婆罗教主让一砖头拍怕了,身体疯狂往后退去,同时选择躲开砖头还击。

    然而手臂的重伤让他的行动变得迟缓了一些,好在余飞只是拿着板砖砸他,他倒也是能够躲避的过来。

    “你就只会依靠这东西吗!”

    他不甘的怒吼了起来。

    “对啊,可惜你没有。”

    余飞大笑了起来,气的婆罗教主脸色铁青。

    一砖头再次砸偏,余飞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等阿三国的军方反应过来,八成是要来帮忙的。

    “老梆子,成全你!”

    一声怒喝,余飞身体当中的龙气登时一冲而出,覆盖在了他的身体表面,直接出现金黄色的光芒,隐隐传出了龙吟之声。

    “来!”

    一声大喝,一拳头冲着老梆子……不,婆罗教主就砸了过去。

    “终于敢出手了吗。”

    婆罗教主冷笑了一声,不再躲避,另外一只手早已腾了出来,冲着余飞的拳头就砸了过来。

    两拳相交,婆罗教主脸色突地一变,拳头竟然还是感受到了疼痛之感。

    “再来!”

    余飞大喝,身体靠近对方,再是一拳砸了下去。

    咚咚咚!

    一连三拳,婆罗教主的拳头再次见血。

    “怎么会这样?”

    他骇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

    “打架也敢分心,我看你真的是老糊涂了。”

    猛地一抬头,余飞竟然直接伸了手过来,一把捞住了他的脖子,而后死死的夹住。

    他蒙了。

    蒙的不只是他,还有台下那数不尽的人们,一个个都是呆滞的看着天上。

    神灵打架不都是威风八面的吗,怎么到了他这成这个样子了呢?

    “我的天啊。”

    天影不大好意思看了,捂住了一双妩媚的大眼睛。

    “你放开我!”

    婆罗教主腿脚乱蹬了起来,奈何他的脖子被余飞夹住了根本就无法挣脱开来,那叫一个凄惨哦。

    他打了一辈子的架,但是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不按套路乱出牌的对手。

    不对,他这完全就是乱打啊!

    人家一对二,他硬是要丢一对三,这种人还怎么玩?

    婆罗教主现在就是这种想法,他不想玩了,奈何余飞不会放过他啊!

    “老梆子,看看这是啥?”

    余飞一手勒着他的脖子嘿嘿笑了起来。

    婆罗教主一抬头,顿时看到了那块巨大的板砖,吓得连忙喊了起来:“不要啊!”

    砰!

    一板砖拍了下来,结结实实的,脑门直接砸破,血飞的到处都是。

    “啊!”

    他惨叫了起来,那砖头实在是太沉了,一砸下来砸的他浑身都犯迷糊,差点就站不住了。

    他也不用站着,爱他的余飞会死死的搂着他不撒手的。

    抬起手,一砖头再次拍了下去。

    咔擦!

    这一次,响起了脑骨裂开的声音。

    “啊!”

    婆罗教主的惨叫声已经变得无力了起来。

    “饶命……”

    他哀嚎了起来,然而余飞却丝毫不加以理会。

    两人的关系都到了这种地步,要是余飞放了他,以后他好了能不找上门来吗?

    铁定会啊,这种放虎归山的事情余飞绝不会做。

    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砖头,冲着他的脑门直接一拍而下!

    轰的一下,整个脑瓜子都裂开了。

    血花喷溅,一个大好的人头在空中炸开,能量往四处宣泄而出,余飞抽身狂退,担心被血花波及到了。

    “我神……”

    下面那些弟子心中的愿望彻底破灭了,一个个面如死灰的跪在地上。

    “美女,可以过来了。”

    余飞冲着后山的位置招了招手。

    天影从后山走了出来,脸上依旧是呆滞一片。

    再次目睹了金丹大战,然而战斗场面跟上一次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她觉得就是两个混混飞到了天上,然后拎着板砖一通乱拍。

    “你就……这么把他打死了?”

    “不然呢?”

    余飞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样子。

    随后一摆手,道:“赢了,是适合去打扫战场了,去他的宫殿里面看看。

    余飞的神念波及而出,瞬间覆盖了整个宫殿,四处探查而去。

    沉重的大门被他轰倒,带着天影直接走了进去。

    而远处的婆罗教众人没有一个敢于靠过来,毕竟这家伙这么凶残,谁过来也是送死啊。

    站的远远的看着,那才是最好的。

    翻开了上面的王座,余飞从里面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剩下的最后两张残图。

    “终于到手了。”

    余飞的眼中出现了一股热意,自己只要有了功法,便能随时破入金丹境界,战力将更上一层楼。

    收好了残图,天影拿着那株仙草走了过来,递到了余飞的面前。

    “少了一片叶子。”

    仙草上现在有六片叶子,但是有一个空着的枝条,很容易看得出来被婆罗教主给用了一片。

    “没关系。”

    余飞笑了笑,伸手在仙草下面摸了摸,根基还保留的非常不错,便笑道:“拿到我的校长办公室里去栽上,当盆景。”

    天影张了张嘴,有些无话可说。

    拿这么一株仙草当盆景,还有比这更加奢侈的事情吗?

    再翻了一下,找到了几件兵器,但是余飞也不大看得上,但还是直接给收了起来。

    “那些东西呢?”

    天影有些好奇的看着余飞,怎么一入手就不见了?

    “被我给藏起来了。”

    余飞嘿嘿笑了笑。

    “真小气!”

    天影娇哼了一声,撇了撇嘴。

    “你是不是要这把匕首?”

    余飞笑着取出一把漆黑的匕首,递到了天影的面前。

    “这是我打扫战场的劳务!”

    天影一把将匕首给拿走了,余飞苦笑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