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揭下面罩
    离开了繁华的江城,可以看到几座荒山,荒山之上正立着一座破庙,余飞带着剑心直接飞了过去。

    “这种感觉真的太舒服了。”剑心羡慕的说道。

    余飞笑了笑,到了这一境界能够在天空自由的飞行,确实感觉非常不赖。

    他将神识外放而出,查探到附近无人的时候方才带着剑心落了下去。

    “小心,不要留下足迹。”余飞交代了一声,走路行步非常当心。

    剑心在前面领路,庙非常的小,走到门口可以闻到一些尸体的臭味。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余飞忍不住闻到。

    “一路查到了些痕迹,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有鼻子灵的人闻到了味道。”剑心说了,又解释道:“天字一组收集各方面的人才,像柯南那样的侦探有,鼻子跟狗似得家伙也有。”

    剑心带着余飞走进了这间破庙,入门对面是一个尊泥土做的菩萨像,已经垮掉了半边,前面放着的供桌上扯着一块白布。

    “就在那下面。”剑心指着那白色的桌布,就要掀开他。

    “先别动。”

    余飞阻止了他,随后用神念一扫,已经清楚了里面正躺着一具尸体,摇了摇头道:“不要动。”

    “恩?”天影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来人了!”余飞的眼睛猛地一眯,他的神念已经探查到了,就在一千米左右的位置,有一道人影飞速前来。

    “什么!”剑心吃了一惊。

    “是那个死秃子,他过来了。”余飞又补了一句嘴,抬头看了看这个破庙。

    破庙以前应该还是可以的,建造的非常之高,余飞和剑心直接跳到了房梁之上。

    “不会被发现吗?”剑心低声问道。

    “放心吧,我境界比他高,足以遮掩我二人的气息。”余飞挥了挥袖子,将空气中两人残余过的气息去掉之后,在柱子上恢复了一片安静。

    不多时,一道人影谨慎的走进了庙里,穿着一身漆黑的夜行衣,头上还带了一个帽子,将他那象征性的光头给挡住了。

    但是余飞两人都一眼就辨认出来了,这个家伙就是禅问!

    他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活脱脱就像是一个做贼的,之后回头将门给关上了。

    “该死的,味道已经这么重了,希望他们没有找过来才好。”

    他四处检查了一遍,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两个人正在自己的头顶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的行为。

    随后他摸到了供桌的前面,一把将白布给扯开了,将里面的尸体给拉了出来。

    天气已经有些热了,宗师的肉身比一般人要强大不少,但也主要体现在骨骼和皮肤方面,当真气溃散之后,这一切就失去了作用,也出现了腐烂。

    他用手在鼻子面前扇了扇风,很是嫌弃的骂道:“这死道士,竟然臭成这样。”

    余飞和剑心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怒意,这一切还不是要多谢你这个家伙?

    “不行,必须要处理掉你了,开始还打算留着你有点用处的。”他轻声嘀咕了一句,接着从身上取出了一个瓶子,从瓶子里面到出来一种蓝色的液体,一股刺鼻的味道在空气之中传播开来。

    当那蓝色的水落在道士尸体之上时候,他的身体便开始慢慢的融化开来,眨眼的功夫竟然化作了一滩水!

    上面两个人看得心惊不已,却是没有动手。

    “差不多了。”

    他阴冷的笑了一声,点着了火,随后丢到了地面的那液体当中,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地面上漆黑的液体竟然燃烧起来了火焰,不少水蒸气出现在了空气当中,没一会儿地面什么都消失的一干二净,那股尸体腐烂的臭味也消失不见了!

    余飞的眼睛瞪大了,这倒是个杀人消尸的好东西啊

    “得给那家伙留下一点什么了。”

    他从身上拿出了一张纸条,走到了破烂的菩萨像旁边,随后一手就将那石像给举了起来,同时将纸条给塞了下去。

    余飞清楚的看到他在地面上捡了三个极其小的石子放在了石像的边缘位置,应该是某种特殊的记号。

    “离开这里,免得那些天字一组的家伙起疑心。”他说了一声,一转身冲了出去。

    剑心身子一动,让余飞给拉住了。

    那个家伙没有走,就在庙门外两百米左右的位置!

    果然,没一会儿他转过身又走进庙里来了,四处看了看,离开了

    剑心这次没有动,而是依旧跟着余飞耐心的趴在上面,这种老奸巨猾的家伙,极有可能再次回来!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这老秃子又走了进来,而且一进门就是一声大喝:“我发现你了,赶紧出来!”

    两人一动不动,都是人精一样的角色,你他吗的吓唬谁呢?

    “看来是真的没人了。”他摇了摇头,方才离开了。

    剑心依旧没动,而余飞却清晰的感觉到了对方已经离开,方才点头跳了下来。

    “这家伙真的够小心的。”

    剑心叹了一声,低头看着地面那已经没有了痕迹的地面,忍不住摇头道:“现在该怎么办,如何给龙虎山一个交代呢?”

    “没办法了,我们不能出手。”

    余飞必须将另外一个同党也给揪出来,不然刚才禅问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

    他走到了菩萨石像的面前,随后隔空将那石像给举了起来,保证那三个小石子在原位之后,再慢慢的将石像给放了下去,相当的稳妥。

    做好了这一切,他才打开了那张纸。

    “最近不要联系。”

    就只有六个字留在上面。

    “这一定是留给那个家伙的,我们怎么办?”剑心问道。

    余飞嘴角出现一丝冰冷之色,笑道:“他既然会在这里留信,说明那个家伙一定会到这个地方来,还能怎么办,拿下!”

    石像放了回去,余飞和剑心直接待在庙里等了起来。

    到了凌晨时分,终于有个人出现在了庙里,而余飞和剑心则是再一次的躲到了上边。

    那人个子不高,走路无声无息,慢慢的摸到了庙里面,同样十分小心谨慎的往前走着。

    他第一时间就将桌布掀了起来,看到没有尸体之后便点了点头:“没有,看来已经被他消灭了。”

    他站了起来,头顶的帽子碰到了桌子,随后噗的一下就落了下来,露出了一个光秃秃的脑袋,上面的两双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

    也是一个和尚!

    “昨天那来人气息十分强大,极有可能是那个校长,那神念铺天盖地而来,我得多加小心,禅问应该会留下一些东西。”

    他念叨了一声,随后走到了石像跟前,仔细的看了一眼那三个石子,方才伸手将菩萨像给举了起来。

    他低头一看,下面空空如也,顿时惊咦了一声:“怎么会没有?”

    菩萨像被他放在了地面之上,接着他在桌面上仔细的检查了起来,猛地寒毛一竖!

    “你是在找这个东西么?”房梁顶上响起了一声笑声,一张雪白的纸条落了下来。

    他猛地一抬头,看到一人凌空虚立,缓缓降落了下来。

    “金丹!”

    他大呼了一声,身子猛地往外面冲去。

    铮!

    一声剑鸣,一把厚重的大剑插在了门口入口的位置,直接将他的去路给挡住了,接着剑心也落在了门口,冲着那人笑道:“你走不了了了,揭下面罩,让我们看看你长什么帅样!”

    他怒吼了一声,竟然双手捏出一个佛印,张嘴吐出一个字来!

    “邪!”

    佛门邪法,张口一吐,空中绿色光芒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诡印,冲着剑心砸了过去。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