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中央莲池
    轻轻的喝声,似乎不带有任何的烟火滋味,飘然而下,落入了众人的耳中。

    一道极其艳丽的身影架着金光盘坐于金莲之上,缓缓从天空降落下来,正是佛座。

    人从天降,还盘坐于金莲之上,这些普通的门人弟子和那老伯立马膝盖一软跪了下去,口中喊道:“见过我佛!”

    那老伯激动的浑身颤抖不停,口中不断的念叨着:“这下真的见到菩萨了,这下真的见到菩萨了。”

    “见过我佛!”

    主持也是一个激灵,而后迅速跪了下去,紧紧的低着头不敢抬起。

    “都起身吧。”佛座淡淡的说道,声音濡慕悦耳,好听极了,又带着法音无量的味道,让人生不出丝毫的亵渎之心。

    没有人敢起来,只是微微的抬起了头,有些激动的看着佛座。

    对于有信仰的人而言,佛座的出场无异于真神降临在了面前,那种冲击不是言语能够形容的,震惊而又幸福的感觉。

    余飞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佛座,而佛座也正看着她。

    一个女人,一个长得几乎完美而又精致的女人,脸上却无半点人间烟火气息,头上扎着长发,身上是华丽的袈裟,盘坐在莲台之上,让人心中生不起任何的亵渎之意。

    佛座微微点头,道:“与上次相见,你强大了太多,果然是希望所在,既然远道而来,必然是有要事的。如今你我同位,请!”

    “有劳佛座亲自相迎了。”余飞拱手一笑。

    主持和一干守门山人以及那老伯顿时大惊失色,我佛竟然是为了迎接余飞而来的!?

    那余飞到底是何等存在?

    相当这里,老伯直接愣住了,而那些僧人则是一个个冷汗如注,自己一群人开始还围着余飞喊恶魔来着呢……

    “应该的。”佛座微微点头。

    余飞一抬脚,身上炸出一团龙气金光,整个人凌空而起,下面那些人像是被堵住了嘴巴一样说不出话来,又像是被扼住了喉咙似得,忘却了呼吸,以至于脸色通红。

    “神仙,又是一位神仙啊!”那老伯唰的一下低头下去,却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所托住了,余飞转头冲着他笑着点了点头道:“老伯,不必多理,我还有事就先进去了,送你一场造化吧。”

    说着,大手一挥,一团浓郁的白光直接飞入了老伯的身体之内,眨眼的功夫,老伯整个人像是年轻了一圈似得。

    余飞只是粗略的帮他洗了一下骨质,顺便将他体内掩藏的癌毒祛除,如今给他长个十几二十年寿命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老伯如痴如醉,而余飞已经和佛座进去了。

    在千佛山的深处,一道人影急急往中央莲池部位而去,眼中带着一股激动的光芒。

    “必须要快,不然等他们回来就来不及了!”

    他的脚步非常之快,随后施展身法,直接往里面冲去了。

    在莲池之外,他被两人拦了下来。

    “是禅问尊者,不知道你来此何事?”两位童子问道。

    禅问急忙笑了一声,说道:“我有天字一组龙宿给予的秘信要呈给龙宿。”

    他的心脏扑通通的跳着,他的心里出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佛座刚刚出去了,您是否在这里等着呢?”两位童子问道。

    “不行,此事事关重大,我去里面先等着吧。”禅问说了一声,直接一步走了进去。

    “这怎么办?”两位童子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能如何?他是尊者,我们不过是童子罢了,等佛座回来再启禀吧。”一人摇头说道。

    “五莲池,五莲池,千佛山能量最为精粹的地方啊!”

    禅问的眼中出现了激动的光芒,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从手里捧出来一块用布包裹着的物件,将布包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个漆黑的佛身!

    “幸亏他们将此物交给了我,哈哈哈!得到此物,我便能够迅速的化作邪佛分身了。”

    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向往的光芒,像是魔怔癫狂了一般,随后竟然取出一把匕首,一把刺入了自己的胸膛当中!

    皮肉毫无阻挡力的被匕首所破开了,里面的内脏也清晰的可以看见,禅问死死的忍着疼痛,不让自己发出丝毫的叫声,同时将那漆黑的佛身放入了自己的身体之内!

    黑佛入体,接着竟然发出黝黑的光芒,不断的吸收着禅问体内的血液,在他胸口的部位完成了集结。

    肉眼可见的,那邪佛似乎活了过来一般,眼睛竟然慢慢的睁开了,嘴角勾起来了一丝冷冷的笑意,在黑佛的身体表面竟然出现了一根根细密的血管。

    禅问的心脏不断的跳动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噗的一声直接碎裂开来,化作了无尽的血芒,一下冲入了他胸口之处那个黑佛身体里面。

    唰!

    黑佛的眼睛睁开,邪恶的光芒从中射了出来。

    “啊!”

    禅问低声的叫着,身体渐渐的黑化,两手抓着自己的头颅,眼中透露着疯狂之色。

    随后一转身,轰隆一声落入了莲池当中。

    莲池之中的水被迅速的黑化,那些灵动的鱼似乎碰到了最为可怕的东西,迅速的往四处逃命一般的蹿了出去。

    禅问的体内不断的冒着黑气,迅速的在五莲池的中央扩散开来,而中央那朵巨大的莲花,竟然慢慢的染上了漆黑之色。

    同时,禅问也在疯狂的吸收着五莲池之中的黑水,身体的气势变得越发可怕起来,口中传出若有若无的笑声。

    整个五莲池内的水如同沸腾了一般不断的翻滚着,同时冒着黑色的气泡,禅问的身体在黑水之中沉沉浮浮,似乎在发生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而在外面,迎上了余飞的佛座开口问道:“你如此匆匆而来,可是有什么急事的?”

    余飞沉默了一会儿,他在想这话到底要怎么说。

    首先,禅问是百佛宗的人,也是佛座的人,要佛座轻易的相信自己的话,认定自己的一位手下已经叛变,这恐怕并不简单。

    他想了想,方才开口说道:“佛座,不知道你对于第六天如何看待?”

    佛座一听,顿时圣洁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动容之色,摇了摇头叹道:“人皆知第六天为恶,却不知第六天也为佛!”

    “什么!?”余飞一听顿时大惊,同时体内的能量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难不成这佛座也是第六天的人吗!?

    “你不必紧张。”佛座看出了余飞的异动,解释了一番:“第六天虽然也是佛,却是以邪佛为领袖,他们的宗旨和我等佛门互相违背,他们提倡解放天性,人要尽情娱乐,为达目的,誓不罢休。是要将整片世界建立成一个只知道娱乐的堕落世界。”

    “人由兽而来,天性即为兽性,如果不压制自己的天性,终究再次化为兽类。”佛座开口说道:“故而佛门提倡自我约束,是有缘由在内的。而第六天却是以邪佛为宗旨。”

    余飞一听点了点头,忽而说道:“那敢问佛座,人有正邪,佛有正邪,人可以由正而入邪,佛是否也是如此呢?”

    “解放天性容易,压制天性困难,正道艰苦,邪道享乐,心智不坚定者,极有可能。”佛座一点头,而后脸色忽的一变,说道:“你想表达什么?”

    余飞的脸色逐渐阴沉,开口道:“佛座,我在学校外面抓捕了一个第六天的人。”

    “恩?”

    “抓到他的缘由,是他和贵宗的禅问有所联系。”余飞说着,从口袋里摸出来了一张纸条,递给了佛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