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没来晚吧
    两人抽刀而起,劈开树枝,冷笑道:“武索,你以为这样能够走掉么,看看你的身后吧!”

    闻言,武索急忙回头,身后已经被六七人给堵住,顿时心中一声哀叹。

    今日要是不能起飞的话,怕是走不掉的。

    “哎!也罢,今日就舍命一战吧。”

    武索无奈的摇头,双臂猛地一震,手中出现了一个个的铁圈,随后给自己带上了一双银丝手套。

    “武索,只要你愿意放弃去江城,并且跟我们乖乖回去的话,我们不会杀你。”

    “不错,毕竟你现在也是先天巅峰的人物了,突破宗师境界指日可待,我们不会浪费任何一个有力的队友。”

    那两个带头追杀的人冷笑了起来。

    “不用废话了,消息已经传给了余飞,你们难逃覆灭的危机!”

    武索哈哈大笑了两声,让那两人脸色猛地一变,随后色厉内茬的喝道:“不用胡说八道了,一路之上你只有逃跑的功夫,还想打电话传信,蒙谁呢!”

    “天真的人,既然如此,也用不着多言,今日武索即便是战死于此,也绝不会背叛云家!”

    一声沉喝,白色的胡须迎风飘荡,一身唐装猎猎,武索两手互相敲击一下,双手铁圈发出当得一声响声。

    “何必呢,你和云家也不过是雇主的关系,死忠对你没有好处。”一人摇头道。

    武索的实力很强,他并不想和这个家伙舍命搏斗。

    “人生于世间,不知道忠义二字,满心都是利益,那与禽兽有何差距!”

    武索大喝一声,脚步往地面上猛地一踏,身子往前冲去,两只带着铁圈的手臂冲着两人就砸了出去。

    “既然你存心找死,那我们就成全你!老二,动手。”

    两人大喝一声,双刀同时举起,冲着武索就劈了下来。

    看着两把刀锋将近,武索化拳为掌,猛地一合,抓住了落下的双刀。

    “杀!”

    一声沉喝,两人同时手顶着长刀往后推去。

    武索身体不断的往后划着,脚在地面上落出两道深坑。

    “怪不得我们了!”

    身后七人大喝一声,也冲了上来,轮起手中刀剑就冲着武索劈了过来。

    见情况危急,武索一回头,两脚蹬地而起,借着双刀之力腾空,双脚连连踢出,一口气逼退三人,再松开手往前一划,竟然从两人之中的空隙钻了出去。

    几人有些愕然,而后带头者冷笑一声,骂道:”老东西还挺灵活,但你今日注定难逃一死。”

    “即便是死,也要拉你垫背!”

    一声怒吼,雪白的长须在风中飘动,武索不知道何时已经逼到面前来了,二话不说手掌冲着他心口就拍了过来。

    刀乍起,搁在手掌前端,力道却是不能完全卸除而去,当得一下撞在了他的胸口部位,让他脚下一松,脸色涨红,脚步急急而退。

    “好家伙,看刀!”

    没想到这么多人还让自己吃亏,他恼羞成怒,将刀平削出去。

    武索手掌往前一探,直接抓住了长刀,同时迅速出右手,一掌发力,冲着他天门盖下。

    “你敢!”

    他身边那人一声大喝,急忙加入战团。

    “哎,可惜了。”

    武索无奈一摇头,再次松开后退。

    如果刚才那家伙的反应慢上一拍,此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围住他,四面攻击!”

    带头者死里逃生,顿时出了一声的冷汗。

    其实他和武索的实力相当,但是这个老家伙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真的过招差距会非常大。

    很多人容易忽视战斗经验这种东西,以为修为就是最重要的,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离谱的观点。

    修为相当于一个人的速度和力量,也就是人体的固性搏斗指标,而战斗经验则是搏斗的技巧;假如你和邹市明力量相当,你觉得你打的赢他么?

    换个更简单的说法,你和王者solo,两人一样的英雄一样的装备和等级,但是结果肯定是不一样的,你是被碾压着死的那种。

    武索早年闯荡江湖,在之后才来到了云家,战斗经验相当丰富和老辣。

    “不行,绝对不能被围住!”

    眼光四路,武索当机立断,身体迅速往后撤退而去,不让对方完成包围圈。

    以一打多,最为忌讳的就是被对方围住了,一旦围住基本上就是死定了,要做的就是往后拉开距离,等到对方出现了追逐破洞,再逐一击打,各个击破。

    双方鏖战多时,终于出现了伤亡,然而却不是武索。

    一个先天初期的人追的太急,直接来到了武索的跟前,让他一套掌法打在了心口的部位,顿时内脏被直接震裂,当场死亡。

    “可恶,一起上,拿下他!”

    带头人怒吼,一刀砍在了武索手中的铁圈上,冒出了一串的火星。

    他将手中的刀往上方一拉,贴着武索的肉带出来一大串的血,飞的四处都是。

    “好机会!”

    “他受伤了,要他的命!”

    众人大吼,一个个前赴后继的冲了上去,要拿头功。

    “啊!”

    武索眼中出现一种决然之意,脚步立住不动,不退反进,竟然一头冲进了人群当中,直接大开大合四处砸去,背部和肩膀上多处受伤,顿时鲜血淋漓,却也一拳打中了一人的太阳穴,再毙敌手。

    冲出了一次包围圈,武索冲到了一头大树前方,此刻血已染红唐装,浑身颤抖不止。

    他抬头看向那头大树,猛地吸了一口气,要纵身跃起。

    身上的力量却如同潮水一般退去,血液再次迸溅,背部几个伤口直接飙出血来。

    脚步一软,直接半跪在地。

    “该死了!”

    带头者怒吼了一声,他左手也被武索给伤了,还死了两位先天高手,以九打一,竟然付出了如此沉痛的代价,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他直接抓住了自己的刀,冲着武索的面门就射了出去。

    武索抬起了自己的手,却是那么的无力,想要再接住这种力量的攻击,怕只能是下辈子了。

    “终于解决了这个家伙。”其他人也是喘了一口气,这老东西实在是太难缠了。

    刀锋即将射到武索的面门之上,却轰然一声炸的粉碎,化作了漫天的刀片,叮当作响,落得满地都是。

    “怎么回事?”众人一看顿时就傻眼了。

    “武索老哥,我没来晚吧?”

    大树后面走出来一个黑衣青年,看着满身是伤的武索脸上出现了怒火。

    武索猛地一抬头,顿时忍不住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有,没有!看来天不绝我啊!”

    “人生还长,不要惦记着绝路这种事情。”看着武索生命无碍,余飞也是放下心来。

    “小子,你是什么人,知道我们是谁么!”

    带头者怒喝道,随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刀片,眼中出现一股疑惑之色:“你搞了什么鬼,故弄玄虚!”

    在他的世界观里,这种手段是不能由人做出来的,所以归结为余飞的装神弄鬼,而越是装神弄鬼的人,心里其实就越虚。

    余飞抬起眼看了看他,那眼神就像是天上的苍鹰藐视地面的母鸡,不屑到了极点。

    这种满不在乎眼神彻底激怒了他,他怒吼了一声,对自己的手下道:“一起上,杀了他们两个!”

    “杀!”

    一共七人,有六人冲了出来,剩下一人满头的汗水,紧紧的盯着余飞的这张脸庞。

    这张脸,他记得,他在雷少爷的房间里的照片上看到过,他叫余飞!

    “不知死活。”

    余飞摇了摇头,脚面微微抬起,而后落地!

    铮!

    一道金色的光圈从他脚下发出,冲来的几道人影身体猛地一顿,而后碰的一声,炸成了漫天的血花。

    噗通!

    剩下那人想要转身逃跑,却被眼前一幕吓得脚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