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死有余辜
    ,精彩小说免费!

    “余飞,出事了。”

    剑心匆匆的走进了余飞的帐篷,手里拿着一份文件。

    “怎么回事?”余飞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我们有个学生在昨晚杀死了两个士兵,他被基层单位的人直接带走了,军方为了不损伤我们的特殊力量,决定宽宏大量的释放这个学生。但是连长丁建国愤恨难平,处以私刑,将那名学生给杀了。”剑心脸色有些难看。

    余飞眼神一沉,道:“说清楚点。”

    “是这样的……”

    剑心前前后后,把邹平如何杀人的事情交代了一遍,又着重将军方的话也表达了一圈,随后就是丁建国私自将邹平枪决的事情。

    “军方担心会激怒了我们,所以已经将丁建国抓捕,现在请你过去一下,也通知了邹平家里。”

    “邹平。”余飞想起来了,是那个不开眼的家伙,还送了天影一千万。

    突然,他笑了。

    “你还笑得出来?这邹平家里可不简单,是苏州省的第一家族,势力极其庞大,邹老太爷是老牌的宗师高手,已经有了一百三十多岁,这个邹平是邹家唯一的嫡系子孙。”剑心有些恼怒的说着:“现在邹家的人很愤怒,也已经赶了过来,并且要求我们学院和军方给出一个说法,并且对邹平的死亡负责。”

    “负责?”余飞笑了一声,眼中满是寒芒,道:“负责干嘛?那连长杀的没错,这邹平死有余辜,别说那连长给宰了,要是放了回来,我亲手杀他!”

    剑心一听顿时站了起来,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悦的样子,道:“邹平还很年轻,已经是a级的高手了,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计较一些……”

    “不能计较一些轻微的生命?”余飞冷笑了起来,脸上闪过了怒意,说道:“都是人命,有什么轻微与沉重的分别?再说了,那两位战士为国家流了多少汗,吃了多少苦,前线浴血奋战,在面对那些野兽的时候丝毫不惧,他们的生命在我的眼里,比起所谓的邹平要沉重了许多!

    邹平杀了两个人,却只付出了一条性命。邹家竟敢不依不饶的找上门来,这也正好,让我给他们一个公平,再送走一个去陪葬!”

    剑心一听大急,连忙冲出来拉着余飞,道:“邹老爷子是老牌高手,不可多得的大宗师啊!”

    “我杀的大宗师会少么?”余飞回头冲着他笑道。

    剑心一听小心肝一抽,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急忙又换了一种说法,道:“邹家产业极其雄厚,而且势力遍布各个领域,影响巨大。”

    “我灭的宗门也不少了吧?”余飞再度笑道,眼里却全是冷冷的光芒:“他邹家比起阴葵水宗如何?有金丹吗?”

    剑心被彻底震糊涂了。

    看着余飞走在了前面的背影,他急忙追了上去,喊道:“你千万别冲动,上面的人交代了下来,说希望你妥善处理,最好能够安抚一下邹家。”

    “我一向是用耳光来安抚人的,就是不知道那邹老太爷一把年纪吃不吃得消呢。”余飞走在前头,不在意的笑着。

    剑心一个趔趄,差点跪了下去。

    随后他拿出了电话,想要给龙宿拨过去。

    “怎么回事?”

    “龙宿,我们这边出事了……”

    “这样么?”龙宿迟疑了一会儿,随后道:“你觉得余飞会怎样。”

    剑心一听愁眉苦脸,道:“我哪里知道啊,这尊大爷压根就不听我们的,而且他杀人杀习惯了,砍几个人头就跟切菜似得,我怕他一急眼一刀把邹老太爷给剁了啊!”

    龙宿一听又沉默了。

    剑心心里一喜,看来有戏啊,连忙劝道:“要不您亲自给他打个电……”

    “剁了就剁了吧。”

    剑心话还没说完,那边龙宿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这边还有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着,龙宿直接挂了。

    剑心呆住了。

    接着膝盖一软,直接给跪在了草地之上。

    剁了就剁了吧,你们两个以为是杀猪吗?

    那可是全省第一大家族的头头啊!

    完全不在乎影响的吗?

    “剑心,你跪在这里干嘛?”天影和琉璃一边交流着一面走来,发现跪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剑心,忍不住问道。

    “天影!”剑心一看到天影立马来精神了,蹿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说道:“赶紧去劝劝你男人,他要去跺人了!”

    啪!

    “嗷!你踹我干嘛!”剑心抱着下身在地上打滚。

    “说人话!”天影冷声道。

    “事情是这样的……”

    “哼!这就是杀我儿子的那个小军官?”

    军中大帐里面,丁建国被手铐给考上了,前方坐着不少军方的身影,为首正是那个带着白发的老将军。

    而在他面前则是一个一身西服的中年人,正是邹家的当代家主邹龙!

    邹龙紧捏着拳头,眼中满是杀气,胸膛剧烈起伏,盯着下方的丁建国,压抑着自己的杀气。

    自己的儿子,自己唯一的儿子啊!

    送到学院去深造,居然让人给杀了,还是枪毙了,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老将军皱着眉,眼中也满是怒气的看着下方的丁建国,心里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能理解丁建国的行为,可却不认同。

    有些时候,情理和法理都不能讲的啊!

    参谋长似乎有些不服气,说道:“邹家主,令郎在此前杀了军人,这已经是死刑了。”

    老将军并未阻止他,这并不是因为要替丁建国翻案,而是因为这样能够提高自己这方的筹码。

    这样可以有一个很好的效果,那就是减轻对方的怒火。

    “哼!人已经死了,谁知道事情到底如何,当时我又不在场!”邹龙的脸色出奇的冷,指节捏的发白,道:“在场的都是你们的人,事实如何,还不是由你们说了算!”

    老将军闻言脸色不大好看了,说道:“邹家主,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学院的学生当时也参加了战斗,你可以叫来问问。”

    “我想知道那学院的校长为何还不出现,是要推卸责任吗!”邹龙拍案而起,一肚子的怒火都积压着,道:“我看他是怕事要推卸责任了,别人怕他这所谓的学院,我邹家可不怕!”

    邹家在整个苏省盘桓了多少年,其势力之深已经通达各个领域,说一句不夸张的话,那是上能通天!

    即便是京都的那些豪门大族,也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再加上自身的力量雄厚无比。

    这力量不仅仅是在经济方面,他们的实力也是在附近几省突出的存在。

    老太爷是老牌宗师,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宗师高手,据说还有一人在天地改变之后进入了宗师境界,只是不知道真假。

    一个家族三位宗师,这足以让他们自傲了!

    老将军的脸色彻底沉了下去,劝道:“邹家主,那位校长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凡人,希望你当着他的面说话要注意一点,不然容易吃亏。”

    他可是见过了余飞的手段,虚立空中如同活神仙一般,一抬手就将巨虎给镇压了下去,轻描淡写的攻击便将之斩杀。

    “哼!杀了我的儿子,他就是有飞天的本领也难逃责任!”

    邹龙怒火腾腾,从座位之上走了下来,来到了丁建国的面前,用手抓住了他的下巴,狞笑道:“你敢杀我的儿子,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龙凤生龙凤,老鼠儿子会打洞!难怪你儿子那么杂碎,感情有你这样的老子!”丁建国丝毫不惧,竟然冲着邹龙脸上吐了一口口水,骂道:“你儿子杀了人,死有余辜!”

    “你找死!”邹龙咆哮了起来,抬手一巴掌就要冲着丁建国脑门上打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