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 来势汹汹
    ,精彩小说免费!

    丁建国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闭眼之前,眼中是担忧之色。

    他在想,如今世界已经到了这种模样,个人的力量如此强大,日后的国家还能太平么?

    国家强大才能国泰民安,而个人强大,那则是要天下大乱了。

    “哎!”陈将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不想阻止,更何况已经做过姿态了。

    没有必要了。

    其实现在的邹家是受伤了,他们需要一些安抚,安抚之后才能坐下来和谈。

    丁建国的死,可以让他们在和谈的桌面上少一些筹码,也会成为余飞和军方的一张牌。

    “死吧!”

    邹龙一掌落下,直接拍在了丁建国的脑门上,他的脸色却是瞬间大变!

    想象中那颗头颅炸开的画面并没有发生,反而是一道极其强大的劲道出现在了自己手掌下方,将自己的攻击给拦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愣住了。

    “还愣着干嘛!”邹作仁大怒,冲着自己的儿子呵斥道。

    “哦哦哦,好。”邹龙心里有点惊讶,难道自己是抽筋了?

    再次抬起了一个巴掌,猛然落下。

    “不开窍的东西!”

    一声怒喝从门外传来,接着邹龙的身体轰的一下就倒飞了出去,直接飞了出去,口中的血跟不要钱似得吐了出来。

    “有高手来了?”邹作仁微微吃了一惊,接着冷笑。

    他在附近几省叱咤风云这么多年,还不曾怕过谁,高手又如何?

    “不管今天谁来了,也阻止不了此人的死!”

    他手中拐杖抬起,就要冲着丁建国点下去。

    “今天谁要是敢杀他,我就将他的脑袋拧下来!”

    一阵狂风带进来一道愤怒的声音,黑风一闪,余飞出现在了大帐之中!

    “恩?”

    邹作仁停下了手,看着走入的余飞,目光一闪:“你,就是学院的校长,那个所谓威震天下的余飞?”

    邹作仁的心里其实是不屑的,一路走来,他也是满身的荣光,对于修为更是有着自己的一番领悟,曾经天字一组还聘请过他,不过被他拒绝了。

    他认为就余飞这种小年轻是绝对不可能达到那种成就的,一切都是因为天朝上层预查到了未来的事情走向,所以让余飞行走在明处,而让龙宿居于暗处,打出一块年少无敌的金字招牌,从而让世界知道天朝实力不菲。

    在他看来,这种手段只能迷糊国外那些不知道阴谋的二愣子,但是要骗他,那还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他对于余飞,只有不屑!

    “应该是个年少宗师,天赋确实不错,不过比起那恐怖的传闻要差了十万八千里。”他心里如是想到。

    余飞瞥了一眼这个老者,道:“既然知道我的大名,还敢在这里嚣张?”

    毫不掩饰的嚣张话语,让短暂沉默的场景多了一丝火药的味道。

    “咳咳咳,你竟敢伤我!”

    邹龙爬了起来,口中咳血。

    邹作仁眉头猛地一皱,怒视着前方的余飞,直接往前踏出了一步:“来势汹汹,是否太过张狂了!”

    “这……”

    陈将军远远没有想到余飞竟然会一进来就动手,那不是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了吗?

    不由得心中暗暗摇头,这种人物厉害虽热厉害,但是失于计较,脑子似乎不大好用啊。

    但他不可能看着双方打起来,便做和事老道:“大家过来是谈事情的,余校长出手我想也不是故意的。”

    “不,你错了。”余飞摇了摇头,道:“我是故意的。”

    陈将军:“……”

    其他人也瞬间愣住了。

    哥哥,你啥意思?

    邹作仁表情一滞,随后冷笑道:“看来有些人是不打算好好谈谈了,或者说,你们不想承担责任。”

    “你也错了,责任我们自然会承担,但是用不着谈!”余飞大手一摆,让众人更加疑惑了。

    余飞走到了丁建国的身边,随意将他手上的手铐给扯了下来,随后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了丁连长,我没想到我们学院会出这种败类,关于两个战士的家人我们会尽最大的能力做出补偿。”

    丁建国顿住了。

    他看着余飞走过来,其实心里已经凉了半截,以为他要找自己麻烦的。

    可谁成想,竟然是这种结果?

    余飞口中的责任,是指对于那两个死去战士的责任,而非邹平。

    此刻,众人似乎都有些明白过来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位年轻校长。

    他的作法,很合乎情理和法理,但却不合乎利益,所谓的最大利益。

    陈将军眉头皱的更死了,余飞的这种作法无法博取他半点好感,因为在他看来,余飞这么高身份的人,结果却做出这种事情,真的是糊涂到了极致。

    “看来有必要跟国家反应一下,这学院的校长不能仅仅凭借所谓的修为就能胜任,那样太伤到根本利益了。”他在心中暗暗摇头。

    “呵呵呵。”邹作仁冷冷的笑了起来,一双眼中的神色变了又变,最后点头笑了起来:“好啊好啊,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如此性情中人当真让我感动不已!”

    “这就是你们的决定了吗?”邹龙擦了擦嘴角的血,盯着余飞:“伤了我,准备付出你的性命吧,和这个不知所谓的军官,给我的儿子陪葬去吧。”

    “聒噪!”

    余飞眉头一皱,甩手就是一个巴掌。

    噗呲!

    一口血狂喷而出,邹龙再次被打飞了出去。

    “过分!”

    邹作仁冷哼一声,手中的手杖冲着余飞点了过去。

    “慢!”

    陈将军连忙喊了起来,急说道:“大家过来是洽谈这事如何处理的,余校长你不妨听听他们的话。”

    “我无所谓,跳梁小丑而已,说什么也改变不了结果。”余飞扭过头,无视对方。

    一个大宗师而已,他完全不放在眼里。

    微微侧着首,对着身边的丁建国说道:“你跟紧我,没有人伤的了你。”

    丁建国一阵激动,没想到走了一遭,终于碰上了一个讲理的了。

    看着完全不搭理自己的余飞,邹作仁恼怒不已,但一百多岁的年纪优点还是有的,养气的功夫相当了得。

    为了安抚邹作仁,陈将军只能放低条件,说道:“老先生,提出你的条件吧,我们会尽量满足的。”

    余飞心里冷笑不已,对于这种家伙国家或许需要妥协,但是他余飞可用不着!

    原因很简单,国家怕伤到了过多的利益,也不能采取极端的手段。

    但是余飞不在乎,他将身上的衣服一脱就是白身,一抬手就给邹家灭了,谁能拿他怎样?

    让龙宿来抓他?

    得了吧,那老头子一天到晚惦记着余飞的叶子,打死也不会动手的。

    邹作仁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将手杖放在一边坐了下来,意味深长的说道:“陈将军,看来如今国内大乱,国家也是有些焦头烂额,什么人都敢用啊。”

    陈将军知道邹作仁所指为何,心中认同,所以也不还嘴,只是看了看余飞。

    发现余飞只是一脸冷冷的笑意,心中失望更甚了,连别人嘲讽你都听不出来,还怎么混?

    “我不是来听你说废话的,你有事赶紧说。”余飞有些不耐烦。

    邹作仁干脆不再去看着余飞了,他想这个家伙只是个名义上的校长,其实是个愣头青,估计也没有多少实权。

    他开口,第一指着丁建国,道:“此人杀了我的孙子,杀人偿命,我要他的性命,可否?”

    陈将军沉默了一会儿,眼中闪过了一丝哀叹之意,道:“我们会先行审查,如果确实如此并且定罪的话,可以向上面申请的。”

    这,已经是委婉的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