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性命筹码
    ,精彩小说免费!

    就当着丁建国的面,这样,将他的性命作为筹码拍卖了出去。

    丁建国的心凉了半截。

    “这是废话,你们可以自己留着意淫。”余飞摇了摇头,“但是我不反对,对于无力的人,意淫总是要的。”

    陈将军和邹作仁都是脸色一沉。

    随后陈将军摇了摇头,说道:“你接着说吧。”

    “军方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我有个晚辈正在军方工作,他需要一个位置。”

    “可以考虑。”陈将军点了点头,道:“如果他表现良好,并且有功劳在身,我们会让人去考察并且得出结果的。”

    “第三点。”邹作仁伸出了三个手指,脸上冷冷的笑意越发的浓烈了,盯着余飞所在道:“我们邹家在江南一代也是数得上的大家族,所以我们打算加入这个学院,而老朽不才,想要担任这个校长。”

    咔!

    这时候,剑心等人正好走了进来,听到这句话,脸色唰的一下就拉了下去。

    “你邹家了得,难不成把我天字一组不放在眼里!”天影怒喝道。

    邹作仁瞥了她一眼,道:“哪里来的小姑娘,说话这么冲?就是龙宿碰到我也是客客气气的。”

    “还真能给自己脸上贴金,你当你是什么东西!”天影骂道。

    “再加一个条件。”邹作仁的目光在天影身上扫了一圈,笑道:“这小女娃子不错,留给我当校长秘书吧。”

    “这……”陈将军摇了摇头,道:“学院方面的等级比我还高,我做不了主。

    “什么!”邹作仁脸色方才一变。

    他知道学院的地位很高,但没想到比起一个将军还要高上一些,这也太可怕了点吧?

    随后,他看着余飞发出了一声冷哼,道:“不才之人,占着位置作甚!”

    “不才之人,也比无德加不要脸的好。”余飞摆了摆手,随后站了起来,道:“你的意淫结束了吧?那就回家好好躺着做梦吧,丁连长你回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没有人敢找你麻烦的。”

    “是。”丁建国感激的点了点头,跟着余飞往外面走去。

    两人旁若无人,将陈将军和邹作仁商议的结果当做了放屁,让两人恼怒不已。

    “此人过于狂妄,我应当向上面请示,罢黜他的校长位置,取消军衔!”陈将军想着。

    邹作仁则是不用在压制自己的火气了,直接伸出手杖就拦住了余飞的去路,冷笑道:“你自己滚蛋可以,但是身后的人必须留下来,他要为我孙子偿命。”

    余飞的眼神变得冷漠了起来,转过头去盯着他,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的孙子杀了两个人是吧?”

    “他们是过失死亡。”陈将军在上方说道。

    “听到没有,这事不由你插手!”邹作仁冷笑。

    “不是的!我们的战士亲眼看到,小刘是被邹平从坦克上丢了下来摔死,而二毛的尸体我第一个发现的,他被刺死在了坦克里面!”丁建国连忙反驳道。

    “我信你。”余飞点头。

    “余校长,如果你对于此事存在疑惑的话,我们可以调查取证!”

    陈将军说道。

    不管怎样,现在余飞还是校长,还挂着军衔,地位比起他只高不低,自己还是奉命配合他行动的。

    “不需要。”余飞淡淡的说道,“我信他,这就够了,证据什么的,没兴趣。”

    狂妄!

    大帐之内落针可闻,这狂妄的话语生生的砸进了人们的脑海之中,给余飞刻上了一个霸道的印象。

    “那你要如何!”邹作仁怒道。

    余飞转过身来,开始只是转头的,这一次完全对着了邹作仁,道:“本来我是想算了的,但是看你们觉悟这么高,还是认真一点好。你的孙子杀死了两个人,而丁连长只杀了一个,这么算来,你们还欠缺一个。”

    余飞指着刚刚爬起来的邹龙,对剑心说道:“将他拿过来,子不教父之过,杀了!”

    剑心愣住了,随后连忙道:“不能冲动啊。”

    “这是命令,立即执行!”余飞大喝一声,身上杀气涌现。

    剑心一咬牙,走过去扯住了邹龙,直接往余飞面前拖了过来。

    “你干嘛,你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邹龙大叫了起来。

    “余校长,请考虑你做事的后果!”陈将军大怒,吼道。

    “不用你提醒。”

    邹作仁脸上已经满是杀气,怒笑着点了点头,对陈将军道:“看来我不需要给你们留些面子了,既然这位校长如此强硬,杀了我的孙子不够,竟还想杀我的儿子,那我只能先送他上路了!”

    “你要动手吗?”

    天影站了出来。

    紧随着,琉璃和天眼同时站了出来,拦在了邹作仁的面前。

    外人看着他们似乎是在帮助余飞,其实他们是在救这老头子一命啊!

    余飞可是杀神啊,这老头子上去不是找死呢吗?

    “怎么,你天字一组要以势压人吗!”邹作仁怒道。

    “压你不服咋地,你有种叫人啊!”天眼摇了摇脑袋,一脸嘚瑟的模样,摸出来一把合金长枪。

    这是雷顿的武器,余飞给缴获来的,赖不住这家伙死皮赖脸,就送给他了。

    “余校长!”陈将军大喝,带着人走了过来。

    余飞一侧头,怒瞪着他,微微一张嘴,吐出一个字来:“退!”

    一个退字,犹如惊雷一道,轰的一下在他耳边炸响,接着一股莫名的力量直接推了过来,他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他知道这是余飞的手段,但是心中大急,急忙道:“余校长,你这样做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搞不好你校长的位置真的保不住!”

    余飞一听笑了,说道:“陈将军,你以为这校长是我要争着当的吗?”

    陈将军一听愣住了。

    天影舔了舔嘴唇,道:“是龙宿求着他当的。”

    轰的一下,陈将军被震住了。

    “哼!你们天字一组的心机外人不知道,我岂能不知道,不就是要打出一块招牌吗!”

    邹作仁大喝一声,道:“如果还不让开,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这个交给你了!”剑心把邹龙一脚踹到了余飞的面前,也冲过去拦在了邹作仁的面前,挡着他道:“我善意提醒你一句,不要过去送死了。”

    剑心这话,真是掏心窝子的。

    老头子,你别以为你活得长了不起,你是没见过前面那位杀人的时候那随意的方法,估计能吓得你晚上做噩梦!

    而剑心这番焦急,收入了邹作仁眼中,他就越发肯定余飞只是一个纸老虎,剑心等人这种动作是担心被自己戳破了他们的伪装。

    “余飞之所以存在价值就是因为他目前给人们的虚假印象,只要我现在过去将之击败,他自然变得一文不值,国家也就会将他交给我处置。

    而由于我战胜了余飞,这校长的位置,如何也是走不掉的。”邹作仁心里盘算着,脚步再度往前,扫视眼前四人:“四位,真的不打算让开吗。”

    “老头啊,看来你真的非常自信,今天就让我们替你开开窍吧。”天眼嘿嘿的笑了笑,拉开了架势。

    天影往后退了一步,身体归于阴影之中,消失不见了。

    剑心拔出了自己的剑,而琉璃则是在背后取出了一张古琴,冷眼看着邹作仁。

    就在大帐之内,大战一触即发。

    而余飞正一脚踩在邹龙的脑门上,问道:“我问你,你儿子为了一己之私连杀二人,你有没有什么愧疚之心?”

    邹龙冷笑,他对于自己家族的势力和自己老爹的实力非常有信心。

    “放你娘的屁!别说不是我儿子杀的,就他们那贱命,杀了就杀了,你想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