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长生不死
    ,精彩小说免费!

    余飞用力的抽了抽手,却是没法挣脱。

    这个家伙的力气很大,竟然比他还大,这又证明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他除了比较可怕和惊悚之外,还拥有比自己强大的力量。

    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为惊悚的事情了。

    他依旧在咳嗽。

    睡了几千年,他的喉咙里挤满了灰尘,他必须进行一个清理的工作,就像是好久没有住过人的屋子,要打扫一遍似得。

    这里的情况有些诡异,外面那诡异的声音也在继续,一切都似乎随着他的咳嗽声进入了尾声。

    余飞手冲着上方一指,那火焰飞星陡然而下,直接蹿入了他的嘴里!

    当你咳嗽的时候喝水是痛苦的,然而吞下去火焰,尤其是犀利的火焰,这会让你更加的痛苦。

    他的手微微一松,趁着这个机会,余飞一把抽出了自己的手,同时夺过了那个箱子,转身往外走去。

    速度极快。

    咳嗽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阴阴的冷笑,还有逐渐变得流畅的话语:“你,走的掉么?”

    走的掉么?

    门外,不知何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身影,都是矮小的,都是孩子。

    他们身材不高,但却站的很紧,身体呈现漆黑之色,头顶插着几根钉子,身上还能看到尸斑。

    面目带着笑容,那般的僵硬。

    一个个爬了起来,像是叠罗汉似得,将门口给堵死了。

    这些不是石雕么,怎么还活了?!

    天知道余飞现在心里是有多么的吃惊,先是这个死了家伙复活了,接着连带着这群孩子也活了过来。

    真是他娘的见了鬼,他抓住手里的盒子,有些紧张,抽出雪刀冲着前方猛地一挥而去,想要杀开一条路。

    轰!

    攻击落在那些孩子身上,却是未曾将他们击飞出去,只是有人受伤了,身体噗呲一声飙出绿色的血来。

    那些血飞在空中便发出了呲呲的响动之声,落在地面,便是深坑。

    有毒!

    余飞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忽然发现自己握着刀的手有些木讷了。

    仔细一看,不知何时,已然变成了漆黑之色。

    “是那把匕首的缘故!”余飞心里一惊,急忙开始运功将这种毒素给消灭掉。

    “很不错,应天元功还有这等妙用么?那真的是可以长生了。”

    身后响起了声音,余飞回过头去,那位天皇,或者说是徐福,不知道何时已经走了出来,站在了棺材面前,和自己对立。

    那双眼睛里,充满了贪婪之色,且丝毫不加以掩饰,看着余飞,就像是等待了许久的猎物。

    “应天元功!”余飞扑捉住了这个最为重要的词。

    对方也是为了应天元功?

    他又如何知道自己会应天元功呢?

    “好久了,好久了。朕睡过去,多久了?”

    刚刚醒来的人,似乎都是一个闷了许久的话痨,他并没有急着和余飞动手,反而是开口问了起来。

    余飞又转头,看着出去的路被堵死,心里一沉。

    他比起夜郎国王要机智很多,封住自己的退路再慢慢聊,就算再扯个两千年,也不担心自己逃了出去。

    但是这让余飞很难受,自己该怎么走?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两千多年了。”走不了,就尽量拖延时间吧,反正余飞也不是第一次陪这种存在聊天了。

    就是气氛有点渗人,不然唠嗑唠嗑也是没问题的。

    “这么久了么?”

    他笑了笑,随后看着余飞,眼中那贪婪的色彩让余飞非常不舒服。

    他是一个人,但让人用这种猎物一般的眼神看着,让他觉得自己作为人的尊严遭到了践踏。

    “是很久了。”

    “我等了你很久。”徐福一句话,将话题重新弄得严肃了起来。

    “怎么说?”余飞抓紧了雪刀。

    “你不要太紧张。”徐福摇头笑了笑,随后道:“曾经的人都不存在了,我需要麾下有人支持,你会是我的得力干将么?

    what?

    余飞觉得自己的脑瓜子有点不够用了,自己怎么不太明白这个家伙在说些什么呢?

    “我不是很清楚来龙去脉,是有人让我来这里的。”余飞说道。

    “是他。”

    “他?”

    “恩,他。”徐福点头,话有些莫名其妙。

    余飞皱着眉,问道:“你是说,画中的那个他?”

    “你已经看过了。”

    “看着画一路走进来的。”

    “哦。”徐福点头,随后又问道:“有什么感触?”

    余飞差点疯了,你是要跟我讨论艺术问题吗?

    咳嗽了一声,余飞道:“画的很好。”

    “还有呢?”

    “简单明了,寥寥几笔的勾画,却意味无穷,实在是画的最高境界。”

    “这不是我要听的。”

    “我看到了一场不同寻常的斗争!”余飞急忙不扯淡了,担心自己小命不保。

    “说一说吧。”徐福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眼神盯着余飞,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一场权力的争夺,你和天照除去了八岐大蛇,然而天照却在暗处制约着你,你等到了外援,并且定下了假死这个计划,再利用这个盒子除掉了天照,对嘛?”

    余飞试探性的说着,手紧了紧,抱住了盒子。

    他想将盒子收入鳄龟空间当中,但是觉得那样实在是太冒险了,万一激怒了这个家伙,那自己就难办了。

    可不这样的话,又缺乏安全感。

    “差不多都对了,但是你对于我们的看法有失偏颇。”

    徐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指的是在哪?”

    “目的。”

    “目的?”

    “恩!”徐福点头,僵硬的笑着,看得余飞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权力。”

    “这个世间,比起权力更加诱人的是……”

    “生命,无尽的生命!”徐福的眼中,射出了人类最大的贪婪之光。

    没有人能够摆脱生命的诱惑。

    意识的失去和泯灭,是天地间最为巨大的恐惧。

    他的眼神微微缩了起来,看着有些凶狠,却是在回忆。

    “始皇帝一统六国,功盖千古,拥有天下所有的财富,囊括七国所有的美女,无数能人异士为他所用,掌握乾坤江山万里。

    可当人活的越好的时候,就越是舍不得死去,此前的我不理解,之后的我方才懂了。我掌握了岛国,我曾想过带着自己的军队回到大秦,和当初驱使我的人一较高低,但是我没有。

    因为我知道,双方巨大的差距。倾尽岛国一国之力,难以抵抗始皇手下一郡之兵马。我选择停留在了此处,做着自己的帝王,享受在这里的所有荣光。

    随后我也感受到了始皇帝的孤独和恐惧,那来源于生命,来源于对于美好生命的不舍。我有五千位妃子,都是美人,她们老了之后我又可以更换。但我也会死,我怕了,我不想如此。

    因此,我和天照合作。八岐大蛇存活了无数年,他的生命悠长,我们想要杀掉他取出妖丹,却发现他的生命力很不一般,天照虽然能够战胜他,但却不能杀死。”

    余飞被惊住了,不由自主的问道:“天照也是人?”

    “天下无神,神也是人。”徐福回答了余飞的话,接着说道:“我们失败了。长生路茫茫,但天照还不会死,因为我说谎了。”

    “恩?”

    “她不是人,而是妖精,她还有寿命,但她也无法长生,因此她也想活着。我见到了他,当初大秦最为悠久的传说。”

    “是谁?”

    “鬼谷子,王诩!”徐福念出了一个如若雷般的名字。

    这个人的名号实在是太大了,他在天朝历史上一向以能教著称。

    而且此人神出鬼没,对于他所处的具体年代也模糊的很,就像是一个谜。

    “他给了我应天元功,并且告诉我,只要练习此功,就能如同他一般,长生不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