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家主之位
    ,精彩小说免费!

    “哼!”赵峰脸色顿时就挂不住了,“你们秦家以前不过是个二流家族,结果做了人家鱼非集团的狗,把我们各大家族的面子都丢光了。怎么,以为赚了几个臭钱腰杆子就硬了!?”

    “请你注意你说的话,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秦月娇喝了一声,有些恼火。

    “哟哟哟,怎么,去那学院学了点三脚猫的洗脑功夫,还想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赵峰哄笑一声,看着周围的人道:“你们看看,这就是自家武学不足的后果,还要跑到人家的地儿去取那烂经。”

    “据我所知你是因为品行太烂所以被学院拒绝吧,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秦月反呛了一句。

    “真是好笑,你看看在场这么多也就你一个人去了那什么破比学院,有什么好自豪的?”赵峰推开了面前的杯子,道:“你要是真的自信,咱们两个放开练练,可别说我欺负女人,让你一只手!”

    “哄!”

    众多富家子弟都大笑了起来,围着鼓掌欢呼道:“这个好啊,好久不曾见过了。”

    “哈哈哈,来来来,我们下注!”众人大笑,动静闹得颇大,将那些家族的领头人也吸引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赵家家主是个九十多岁的老者,但因为是宗师,看着也就是五六十的样子,叫赵汝龙,穿着一身白色的唐装,有些严肃的盯着这边。

    “她要替学院出头,教训我一顿。”赵峰冷笑,直接将秦月的话扭曲的不成样子。

    赵汝龙脸色唰的冷了下来,盯着秦月道:“秦家的小姐口气倒是不小。”

    “比不得您的孙子,本事看不见,搬弄是非倒是有一套。”秦月哼了一声,表情颇为不屑。

    “看来秦家果然是傍上大树起高风了是吧,你这小女娃娃也敢跟我这么说话!?”赵茹龙眼中甚至出现了杀气,可见他此时的愤怒。

    一个中年人急忙走了上来,他正是秦月的父亲秦磊,这一次代替自己的父亲来参加这次聚会的。

    “小女年幼,无意冲撞两位,还请赵家主不要跟一个小女孩子计较。”

    赵汝龙看了他一眼,用鼻子哼着气:“秦家果然是了不得了,这么大的宴会家主也不出来,看来是要傲视整个天朝南方了,称尊道祖了吗?”

    他这话完全就是挑起火力的,顿时让一干人都不善的看着这秦磊。

    秦磊虽心中有火,但还是沉得住气的,连忙笑道:“赵家主说的哪里话,此次我父正在突破关头,所以闭关不出了,还请各位见谅。”

    说着,又极其有礼貌的冲着四周拱了拱手,态度十分恭敬。

    众人一听顿时暗暗吃惊,没想到秦家那个老头子竟然偷偷摸摸的要破入宗师境界了。

    “我记得早有传闻,说那老头子已经进入了宗师境界啊。”

    “这话哪里能信,暂且听一听就是了,谁说的都不能信。”

    “也是,都是一群老狐狸……”

    “他人怕你是宗师,我赵茹龙虽然落了前辈的名声,可没有到那等境界,若是今日这小女娃子不向我道歉,也只能越俎代庖的管教一二了!”赵汝龙哼了一声,似乎下一刻就要动手的样子。

    众人一听顿时都往后退开了些,最近这赵家跳的厉害,不知道是自身力量变得比往日更大了,还是说找到了更为可靠的外援。

    但凡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做人之本分,又能看到好戏,还能打压一番秦家,何乐而不为呢?

    无人相劝,一个个都带着些看戏的样子。

    秦月往前走了一步,却让自己父亲给一把拉住了,急忙瞪了自己这个女儿一眼,陪着笑容道:“赵家主说的哪里话,月儿,还不替赵家主和赵少爷道歉。”

    秦月咬着嘴唇,死活不答应。

    “先忍忍,不要坏了大事!”秦磊瞪着她。

    秦月有些不情愿,走到赵汝龙面前微微低了低头,道:“得罪了。”

    又转向了赵峰,脸色通红,也正要道歉,那赵峰却突然开口:“哎!道歉就不必了,我看秦月小姐你也是单身吧。”

    说这话的时候,赵峰一手摸着下巴,眼中带着一些男人都懂的光泽,在秦月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起来。

    秦月一看登时大怒,而秦磊心中也是有着一股怒气,但还是拉住了自己的女儿,对赵峰笑道:“小女已经有了婚约了。”

    “哦?”赵峰一听似乎有些可惜的样子,不甘心的追问道:“不知道是谁?”

    “这个……”秦磊顿时有些犹豫了。

    “是不方便说,还是你拿我们取乐?”赵汝龙问道。

    “哈哈哈,来的有点晚了,这边怎么这么热闹呢?”

    就在此时,大厅当中走入了一大群人,正是后来的薛家各位。

    在最前头的那个则是薛家现在的家主,居于先天巅峰境界,在各大家族已然垫底的薛午,而在他身后则是他的孙子薛随缘,修为比起他这个爷爷也差不了多少了。

    在之后则是一大群人,当中一个黑衣青年高大,脸上始终挂着一些蓦然的神采。

    秦月的眼睛登时就亮了,差点喊了出来。

    余飞的神识如何敏锐,当即就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机,急忙看了秦月一眼,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说话。

    秦月闭上了嘴,但心中那惊涛骇浪似得波浪却不曾停息下来。

    “校长怎么来了?!”

    想到此处,秦月顿时有些幸灾乐祸的看了看自己身边那几个家伙,之前还一脸嘚瑟的嘲讽着学院呢,这下好了,要是这话题能够继续,一定会让这睚眦必报的家伙全听了去,到时候就精彩了。

    “哟,千呼万唤始出来啊,真不愧是南方大族。”有人阴阳怪气的躲在暗处笑了一声。

    薛午脸上微微一动,随后十分大气的一拱手,道:“对不住诸位了,路上出了点小状况,所以耽误了,还请海涵。”

    “既然薛家也到场了,那便开始吧。”赵汝龙放弃了逼迫秦月父女,随后冲着薛午也是随意的拱了拱手,道:“恭喜薛家主了。”

    薛家众人听了顿时大怒,这便死了人,你倒是过来恭喜,这是几个意思?

    在赵汝龙身后,明显和他是一伙的那些家伙也纷纷走上前来,道:“恭喜恭喜,得了家主之位。”

    薛午听得心如刀割,但他虽然修为不算如何过人,这练气的功夫却是相当了得,在此刻脸上竟然还能挂着淡淡的笑容,冲着诸位回了礼,走入了场中的位置。

    讲究着天朝自古以来的说话谈事的规矩,中央是一张极大号的桌子,坐下几十人也是不曾问题。

    而这次来出席的大家族有十二个之多,还不包含那些小的,因此大些的家族倒也有两个位置可以坐上。

    其他小辈和女人则是靠在了旁边的桌上,但菜肴什么的却是依旧丰盛,推杯换盏之间谈笑风生,也打着**交道。

    阶层越往上走,其中暗地里的勾当却越发的糜烂。

    中央那张极大的桌子,除了各位家主之外,坐着的不是他们的妻子,反而是目前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也就是将来可以接下自己饭碗的那一位。

    坐在这上面,就是对于他身份的一种承认,也是让自己的后人在上层混个脸熟。

    薛随缘坐在了他爷爷和父亲的身边,似乎周围的目光有些刺眼。

    他父亲站了起来,低声道:“我去请那位过来吧?”

    “也好。”薛午点了点头,一回头顿时傻眼了。

    一个一身白衣的美女,正在殷勤的给余飞倒酒,脸上带着浓浓的崇拜之色,就跟见了明星的小迷妹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