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金牌令箭
    ,精彩小说免费!

    “放……放过我!”

    到了现在,苗龙终于开窍了,眼前这人真的是毫无虚假可言,是货真价实,实实在在的金丹强者!

    抬手可杀人,踏足便灭敌的存在,绝非自己所能抵挡!

    继续反抗,死路一条。

    一只有力的大脚踩在了他的脑门上,将他仅有的上半身紧紧的踩在了地面上,余飞冷冷一笑,问道:“我问,你答。”

    “不,求求你放过我,只要饶我不死,我什么都愿意说!”苗龙大叫了起来,声音无比的凄惨,听得周围的人一个个胆战心惊的。

    “怎……怎么会这样。”杜家少爷和赵峰一个劲的摇头,看着眼前的一幕,汗水顺着头发丝一个个的往下流着,都要给吓得尿裤裆了。

    “你认为自己还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么?”余飞摇头冷笑,道:“实话告诉你吧,只要勾结邪教,没有一个能活的!”

    苗龙一听,咬着牙怒道:“左右是个死,我绝对不说!”

    “好汉子,不错。”余飞点头笑了起来,伸手一点,一道温和的能量进入了苗龙的身体之内,看得天影等人一阵迷糊。

    这是在搞什么鬼?

    “不要高兴太早,我就是为了让你好好活着,并且切身感受一下疼痛。”

    余飞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让人去后厨拿来了大量的盐和醋。

    “有附加特么,八十度的那种?”余飞问道。

    “有有有!”大堂经理吓得两只脚都哆嗦,急忙跑过去拿了过来,心惊肉跳的踩着满地的肉末,将手里的八十度伏加特递给了余飞。

    伏加特是全世界闻名的烈酒,用特殊的蒸馏法制作,烧出来的度数高大八十度,一口喝下去,就感觉火焰顺着脖子一路烧到肠胃似得。

    余飞呵呵笑了笑,晃了晃手里的伏加特瓶子,凑近了苗龙,放在他鼻子边转悠了一会儿,邪恶的笑了起来:“闻一闻,这味道如何?”

    苗龙因为被余飞的真气灌输,在加上自身实力强大,虽然疼痛剧烈,但还是清醒的很,眼皮猛地一跳,问道:“你要坐什么?”

    “马上你就知道了呢。”

    余飞呵呵的笑了笑,直接将伏加特泼在了他下身的伤口之上。

    “卧槽!”

    众人吓得一闭眼睛。

    苗龙两条腿已经让余飞震成了粉末,如今这一泼酒——

    啊!

    惨叫,撕心裂肺的惨叫。

    一口气将酒瓶给倒空了,余飞方才冷哼了一声:“既然你想死,我偏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我死都不会说的!”

    剧烈的疼痛,让苗龙嘴里吐血,却也激发了他的凶性,打算跟余飞一波刚到底了。

    “是吗?果然是条硬汉子,我看你能撑得住多久?”

    对于这种人,余飞没有丝毫的慈悲之心,直接又把盐巴给倒了下去,紧接着是红醋。

    “啊啊啊!你杀了,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说道!”

    苗龙额头之上青筋暴起,脸色白的像是一张纸似得,场中许多女人都让这惨叫的声音吓得哭了起来,嘤嘤不停。

    “想死,可没有那么容易。”余飞一手将他给提了起来,道:“我告诉你,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会把你放到铁板烧上面去,在上面泼上一层油,紧接着将你给放下去,慢慢的用油炸,从那下面一路炸上来,如何?”

    “太狠了!”剑心都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苗龙刚想要晕过去,一股能量冲刷而入,又让他保持了无比的清醒,顿时欲哭无泪。

    想晕都难,做人怎么就这么不简单呢?

    “说,还是不说,我给你最后一次选择!”余飞喝道。

    苗龙低下了头,那傲然的神色再也消失不见了,道:“和我联系的是百佛宗的人,他们借着百佛宗的名义上门,但其实已经反叛了百佛宗,我没有直接见到过第六天的人。”

    “百佛宗。”余飞的眼神变得深邃了起来,看来百佛宗被腐蚀的程度,比起他所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啊!

    “这样下去,百佛宗还能保的住么?”百佛宗势力极其庞大,是目前各大学院之中的中坚力量,一旦百佛宗倒塌,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这些人蛰伏在百佛宗内部,无异于在余飞和龙宿的肉中藏针,断臂取针实不可取,但要是不如此做的话,自己又随时可能被偷袭,危险万分。

    “我知道了,送你上路吧。”

    余飞摇了摇头,手掌抬起,冲着苗龙那张无比绝望的脸上拍了下去。

    轰!

    一声响,那颗脑袋如同炸碎了的西瓜一般,碎的满地都是。

    即便是见惯了血肉的战士,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有些吃不消了,一个个捂着胸口的位置,有些反胃似得感觉。

    而其他人则是纷纷呕吐起来,眼泪都出来了。

    “我……我……”

    赵峰站起来了身子,发现自己腿脚完全没了力气,噗通一声瘫软在了地上,像是烂泥一般,拽都拽不动了。

    余飞擦去了手上的鲜血,踩着满地的碎肉,逐渐走近了这个家伙。

    将脸凑了过去,冲着他冷冷一笑:“我是小白脸?”

    一股尿骚味传了出来,赵峰直接原地吓尿了,身子哆嗦个不停,摆着手道:“不不不,是我眼瞎,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我是废物,垃圾?”

    “不!我是废物,我是垃圾,都是我嘴贱,都是我嘴贱!”赵峰发了疯似得骂着自己,拿起耳光冲着自己脸上猛地抽了起来,打的那叫一个痛快啊。

    没了,一切都没了,正想着往上再爬一步,他老爹就这么死了,回去之后,自己家估计也要玩完。

    “有请牢底坐穿吧。”余飞一挥手,他面如死灰的垂下了脑袋,心中无比的懊悔。

    或许,或许自己不跟余飞对着干的话,自己老爹不会有这么凄惨的下场,自己也能接着当个少爷呢?

    都是说不准的,可惜没有后悔药吃的。

    而其他的少爷小姐太太,几乎也哭成了一片。

    那些家主,让余飞残忍的杀了个干净,满地的血沫,几乎已经认不出人样了。

    余飞站在场中,眼睛四顾,高声道:“不要觉得我残忍!今天在这里,我杀的人勉强到了两位数。可是在暗地里,你们为了一己之私,不知道害了多少条的人命!用佛门的话来说,这是果报!

    所有人都要接受调查,但凡有错的,一律不会放过;无错的,你们原有的家产会分给你们一部分!但是记住一句话,千万不要在审讯的时候撒谎,一旦证实撒谎,立即击毙!”

    所有人纷纷一个哆嗦,那些开始嘲笑余飞的,嬉笑余飞的,现在一个个跟孙子似得,脑袋贴着地面,跪在他的面前,低声哭泣着。

    “一群尾大不掉的东西,还危害国家,死有余辜!”冷哼了一声,余飞震去身上的血污渍,收敛了杀气,走到了薛梅的面前,换上了温和的笑容。

    余飞到了跟前,薛梅下意识的一个哆嗦。

    刚才,自己这个女婿动手的时候,如同魔神一般,杀人轻松随意,让人难以置信。

    “伯母,要是受了委屈记得告诉我就行了,如果在薛家住的不如意,可以随时来找我。”余飞笑着说道,从手上取出了一张卡片,上面有个学院的标记,递给了她:“这是我的校长牌,你拿着这个,到了任何地方,都能得到当地天字一组和军队的帮助,可以随时出入学院。”

    围观者一个个咋舌不已,我的乖乖,这玩意相当于金牌令箭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