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阵营坚定
    ,!

    隐世大派重在一个隐字,即便如今跳了出来,外人想要学到他们的功法也是不可能,一旦学习了隐世大派的武学,就不能离开此门,这是规矩!

    可如今,百兵城主竟然亲自开口,并且不介意将学成的人送归薛家!

    “他们在搞什么,我邀请他们过来可不是给别人撑腰的。”唐岩脸色阴沉,难看到了极点。

    自己叫来撑场面的人,竟然帮着对方的人挣脸面,这让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搁呢?

    看着云风和百兵城城主退了回去,薛午的嘴角彻底笑的咧开了,而众人也是缓缓的消停下来,只有唐岩还沉这一双眸子,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时间过去良久,气氛渐渐压抑,但余飞始终未曾入场,让众人心里有些惊讶。

    莫非这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也开始怂了吗?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唐岩也站了起来。

    “邀请诸位今日来此,缘由想必也是知道的。自从我八大族领头以来,尊奉国家的领导和安排,安置国内各大家族的分部和领域发展,让各位在新时代依旧能够存活。所做一切,即便不提功劳如何,但苦劳犹在,诸位自能见之。”

    下面一群人立马拍起马屁来了,也有极少数躲在暗处偷偷的冷笑。

    说的冠冕堂皇,你当了头子,好处吃的好少了吗?

    “为了维护家族整体的利益和目前的格局,八大家族和各位也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可就在不久之前,有人竟然公然捣乱南方家族会议,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情况之下,大开杀戒,南方诸多家族,除了某些关系和施暴者密切之人以外,无一幸免!”

    他的眼神从薛午脸上扫了过去,暗含着一股杀气。

    然而薛午则是挂着一脸的笑容,似乎完全不当一回事,看得他眉头再度一沉,心中怒火更甚。

    “着实可恨!国内家族安分,这些年和新生的经济团体共同发展,从未有过过激的手段,竟然遭逢如此手段,让人心寒!”

    “不错,出于道义和法律,我等应当为那些死去的人讨个不平!”

    下面各个北方家族纷纷迎合的喊了起来,呼声非常之高,除他们之外,还有南方那些幸存的小家族的家主,也到了这边,想要寻求庇佑。

    如今南方各大家族被余飞一锅端了,眼下群龙无首,而他们也不敢张大胃口,担心余飞的屠刀随时落在了他们的脑袋之上,为了摆脱困局,只能落眼北方,盼着这些人猛龙过江,自己也好先找个主家来投靠,最为稳妥。

    “不错!就在我等犹豫之时,敌人却不曾停歇,就在七天之前,我的亲孙子唐峰,在接到上级命令之后前去逮捕此人,却遭逢杀害!如此暴行,显然已经不将我等放在眼中!”唐岩怒气冲天的说道。

    坐在他身边的李家家主李恒江意味深长的补了一刀:“他之所以杀害唐峰,到底是为了一时之恨,还是向我等宣告,屠刀将临北方!”

    他这话一出口,下面的北方各大势力顿时就坐不住了。

    刚才不过是跟着瞎起哄,毕竟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可现在就不同了,刀要落到自己身上,估计脑袋都要保不住了。

    看到自己的话起到了意料之中的效果,李恒江得意一笑,随后又沉默了下去,同时瞥了一眼自己身边的燕威。

    这一位咳嗽了一声,摸出来一张文件纸:“根据我们的调查资料,凶手是威名赫赫的余飞,除了他的那些头衔之外,他名下还有鱼非集团!”

    “鱼非集团!”

    “原来如此,他不过是为了一己之私!”

    “鱼非集团如今家大业大,有了鲸吞南部的趋势,看来是要为自己的发展扫除障碍了!”

    “而且在最近这段时间,鱼非集团已经包揽了我们北方的海上运输行业,也就是说用不了多久时间,他们会渗透入北方。”燕伟脸上没有其他的表情,似乎只是在认真的念着手中的文件,可他的话杀伤力却是比起先前两位更加的直接了。

    所谓的甩干货,亮证据,不过如此。

    “除了鱼非集团,他和薛家的关系匪浅,所以……”燕伟抬起了头,看着薛午笑了笑。

    而其他人,眼睛则唰的一下望了过来。

    “难怪薛家还能保住位置,看来是投靠了对方啊。”

    “堂堂一个传承百年的家族,为了利益屈膝,好不要脸!”

    周围满是讨伐和谩骂之声,而薛午则始终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得众人心中暗恨不已。

    这老头子,头怎么这么铁,脸皮怎么这么厚?

    对方不还嘴,自己用尽力气打出一拳,感觉就显示砸在了棉花上。

    唐岩坐不住了,直截了当的问道:“薛家主,这事你给个解释吧?”

    事情问到了自己的头上,已经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了,薛午摇了摇头,笑道:“几位说笑了,我薛家确实换个余飞关系匪浅,但这是我们的私人问题,貌似和大家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他端起了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眼神冲着众人一瞥,淡然道:“话说回来,当时杀人,可与我薛家无关。”

    “好处你们拿了,如今有错不敢当?”有人当即冷笑。

    “我薛家保住自己的地位,一直遵纪守法,也没有做过什么不道德的事情吧?”薛午反呛了一句。

    “牙尖嘴利,改变不了你们和余飞之间的关系。”

    “我们从来都没有否认过,也不可能会否认。”薛午摇了摇头说道。

    “看来你的阵营是相当坚定,要站在余飞那一边了。”唐岩阴沉着眸子道。

    “不错!”薛午点头,不卑不亢,也不见半点惧色。

    他是个聪明人,即便修为在这里并不是特别够看。

    “那好办。”李恒江当即冷笑:“如今余飞没来,你站在他那一边,正好好好交代一番,杀人的事情了!”

    “呵呵。”薛午笑了笑,说道:“刚才唐岩家主说过了,如今是法制社会,我们做一切都得在国家的领导之下,这杀人的事情,当然要交给国家去处理了,难当还能动用私人力量解决吗?这显然是不正确的。”

    唐岩脸色变得难看,眼眸阴沉,冷喝了一声道:“薛午!你不必跟我绕弯子了,要是法律会解决他,还用得着开这个酒会吗?”

    “哎。”薛午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那就是唐岩家主你的不对了,在我们国家,管你多大的权势,都是要按照规矩来的,私设刑堂,可是不对的!”

    “少在这里扯犊子了!”桌子轰的一声巨响,王家的王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虎眉倒竖,盯着薛午喝道:“今天要是余飞不来,你就得代替他在此磕头下跪!”

    “这是不可能的,虽说老朽年纪不小了,但是脸皮还是要的,这恕我不能办到。”薛午摇了摇头。

    “你薛家倒是硬气了起来。”陈家家主也是脸色冰冷,道:“莫非你认为你能够扛得住我们八族的压力么?”

    话到如今,已经脱去了伪装,全是实打实的威胁了。

    薛午故意做出一副不解的样子,茫然问道:“我不懂陈家主的意思,此言当如何作解?”

    “既然薛家主要装傻的话,看来得让人用手脚来提醒你了!”唐岩冷哼一声,一侧头喊道:“唐猛长老!”

    “那就交给我吧。”

    侧方一张椅子上,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站了起来,微一点头,身子嗖的一下就扑上了薛午。

    “是宗师!”武索说道。

    薛午脸色如常,稳坐钓鱼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