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简直是,愚不可及
    ..久爱成疾

    她在厉家的那三年,从未跟厉家人一起上桌吃饭。母亲会一早就让她带着早饭,避开厉家的少爷小姐,去上学,即使过年的时候,厉家老爷子回到南洋,厉家三房聚在一起,喜乐融融,母亲也会单独将她的年夜饭端到房间里,叮嘱她不要发出声音。

    她出身不好,刚到厉公馆的时候,比佣人都寒酸,母亲刚生下小峥不久,地位不稳,在厉家也是小心翼翼的。十五岁的她,深刻地感受到了阶级等级的森严,她活在最底层,没有尊严,母亲也是。

    厉沉暮静静地喝完咖啡,英俊的面容在咖啡氤氲的雾气里,变得模糊以及冷漠。

    “我并不希望你跟顾女士亲近,想必顾女士也是这样认为的。”

    字字诛心。

    “不管怎样,她是我姑姑。”清欢淡漠地说道。万恶的是资本,是豪门,母亲只是以前过怕了苦日子,才会执迷不悟,舍不得现在的生活。

    厉沉暮冷笑了一声,冷淡地说道:“你一出生,她就抛弃了你,五年前为了荣华富贵,看着你被赶出去,昨夜看着你被叶太太为难,更是一言不发,顾清欢,你在她心里,一文不值。”

    清欢脸色苍白,放下手中的筷子,猛然站起身来,定定地看着厉沉暮,淡漠地开口:“我在乎她,所以厉少能拿顾女士以及小峥来牵制我,不是吗?”

    厉沉暮嘴角的弧度邪气而冷酷,手摸了摸她的小脸,低沉地笑道:“愚不可及,所以你这辈子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清欢抿紧薄唇。

    “带五小姐去医院,然后安排一下后面的事情。”厉沉暮下了命令,然后优雅地起身,离开。

    肖骁有些歉意地看着清欢,低低叹了一口气。

    到医院时,差不多十点,特护病房前挤满了叶家的人。叶轩然脑袋上裹了一圈圈的绷带,躺在病床上,一口一个疼,叶太太以及叶家的亲戚们,又是喊医生又是心肝宝贝地安慰着。

    清欢跟着肖骁走进去。

    “叶太太,厉少让我带五小姐来给叶少爷赔礼道歉。”肖骁开口,公事公办地说道。

    叶太太一看见清欢,顿时跳起来,骂道:“贱.人,你居然还敢来。”说着便气势汹汹地朝着清欢走来,扬手就要打。

    “母亲,她是厉公馆的人。”

    “叶太太,厉少还有话让我转告叶家老爷子。”

    肖骁和叶瑾然几乎同时出声,不动声色地挡在了清欢的面前。

    叶太太看着这架势,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厉公馆是权势倾天,这贱人又不是正紧的厉家人,打伤了我儿子,这事闹到厉家老爷子那里去,我也有理。”

    “叶瑾然,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叶太太打不了清欢,顿时一巴掌朝着叶瑾然打了过去。

    叶瑾然脸色都没变一下,俊雅如玉的面容始终含笑。

    清欢浑身一震,五指下意识地握紧,看向叶太太的目光更冷。

    “十点整,厉少已经派人将南非刚发现的一块油田的相关信息送到了老爷子的手上,厉公馆会与叶家一起拥有油田的开发权,这是厉少让我转告的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五小姐无意撞破叶家大少私会赵家少夫人,被叶家大少威胁,这才失手打伤叶家大少,叶家若是对五小姐不依不挠,厉少表示,这件事情会走司法程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