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过来,好好求我
    ..久爱成疾

    书房内没有开灯,天色将暮未暮,花园里的地灯都开了,淡色的灯光映衬着书房的窗前一片昏黄。

    男人修长高大的身影,临窗站立,指尖还夹着燃烧未尽的烟,气氛冷凝到极致。

    清欢用力推开书房的门,冲进去,哑着声音开口:“厉沉暮。”

    她很少叫他的名字,回到南洋之后,这是第一次。年少轻狂的时候,她将这三个字刻在了心尖上,渐渐爱上一切暮色深浓的东西,后来为了活下去,她选择遗忘这些,包括名字。

    男人站在窗前的身影没有动,只眯眼,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头,姿势闲散地抽了一口,慢慢地吐出淡色的烟圈。

    烟草的味道在静谧的空间内弥散开来。

    “你母亲要被打死了?”厉沉暮开口,声音低沉轻慢,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

    男人终于转身,英俊冷漠的面容如同雕刻一般完美,眯眼盯着眼前脸色苍白,惊惶失控的女人,勾起一抹极冷的笑容。

    清欢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男人的表情,心瞬间掉进了冰天雪地里。

    她垂眼,眼角有东西滚落下来,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卑微:“求求你,救救我母亲。”

    “呵。”厉沉暮眯眼,眼底闪过深浓的戾气。

    男人姿势优雅地掐了烟,然后冷淡地开口:“过来,好好求我。”

    声音冷到极致,压抑到极致。

    清欢浑身颤抖,血液如同被冻结了一般,抬眼看向厉沉暮。

    她闭眼,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厉沉暮,居高临下,冰冷无情地宣布:“即日起,逐出南洋,永不准回。”

    她有些麻木地走过去,走到厉沉暮面前,屈膝就要下跪。

    厉沉暮英俊冷峻的面容越发的阴鸷,伸手攫住她纤细的胳膊,大力地将她压在落地窗前,压制地低沉地冷笑:“下次下跪前,记得把衣服都脱光,这才有诚意。”

    男人的话羞辱而冷漠。

    清欢猛然睁大眼睛,呼吸急促,身后的玻璃冰冷一片,男人炙热的身体压制着她,几乎是毫不留情地将她的衣服撕碎,带着薄茧的大掌一点一点地丈量自己的领土。

    清欢羞耻地闭上眼睛,身体在他的碰触下抖成了筛子,沙哑破碎,一字一顿地说道:“求您救救我母亲。”

    她很久以前就知道,生活如刀尖行走,只因为她们选择了错误的道路。

    母亲贪恋荣华富贵,爱慕虚荣,执迷不悟,她痴心妄想,爱上永不可能得到的男人,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多年的自苦和自我放逐,亦不能解脱。

    厉沉暮怒到了极致,伸手攫住她巴掌大的小脸,毫不怜惜地占有她,低沉凶狠地开口:“顾清欢,若是不想顾玫被打死,就给我离别的男人远点。”

    他掐住她的小腰,险些要将她掐断,清欢难受到极致,只能抱着他紧绷的身子,小声地叫道:“疼。”

    并不是真的疼,她只是不能适应这种亲密而水到渠成的关系。厉沉暮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她一贯知道他的性格,只要娇娇软软地撒个娇,顺从他,她不会吃苦头。

    只是她从不撒娇,入戏太深便无法自拔。

    男人被她紧紧抱住,好似自己是她唯一的依靠,暴躁的性子被稍稍安抚了一些。

    厉沉暮知道她身子弱,也没有再放纵,不过到底是气狠了,要过一回,便换了衣服,摔门而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