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原来当年,是他先动了心思
    ..久爱成疾

    司家庄园内,司迦南一边看着外面风雨交加的夜色,一边听着下属汇报。

    “那三流的小演员,厉沉暮让人将脸都打花了,直接丢在了路边。卫元霸肋骨断了两根,现在被送到卫家去了,经此一事,卫家算是彻底地惹恼了厉沉暮。”

    居然一个都没放过,司迦南眯了眯眼。

    父子反目,相互算计,清欢被她们当做棋子,厉沉暮居然当场就给卫家下了狠手。

    男人看男人,能看的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那男人只差在清欢脑门上贴上,“厉沉暮所有物”的字样了。

    这种雄性表现出来的占有欲,是个人,都不瞎。若不是叶三出来趁火打劫,厉沉暮只怕就要在厉晋南的逼迫下承认当年丑闻事件中的男人就是他了。

    司迦南嘴角勾起冷残的笑容。今夜,他特意支开了迦叶,让那一堆跳梁小丑出来闹腾,没有想到暗中被厉晋南摆了一道不说,卫元霸出来顶替,叶三截胡,厉沉暮跳离火坑,真是败笔。

    还有厉晋南那个恬不知耻的老东西。司迦南脸色阴了几分,吩咐道:“让人盯着厉家。”

    一夜暴雨,厉沉暮凌晨时分惊醒过来,起身,将被风雨吹开的窗户关上。老房子,还是旧式的窗户,老爷子怀旧,几番维修房子,都是保持着房子的原貌,并没有将现代的元素加进去。

    厉沉暮关了窗户,见一室冷清,转念穿着居家服出了房间,下楼去偏厅。

    偏厅里只留了一盏夜灯,暴雨拍打着窗户,黑色闪电将天幕撕开一道道猩红的口子,雨势渐急。

    厉沉暮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深浓的夜色,突然就想到了六七年前的一个夜晚,风雨交加,他夜里难寐,起身下来煮咖啡。

    那时候他回南洋不久,将母亲名下的产业接过来,一份份地亲手打理,常常忙到深夜。

    母亲过世,外祖母伤心欲绝,连带着对厉公馆这边都恨上了,想接他回霍家。那时候厉峥出生不久,厉晋南又高升,虽然发妻病逝,但是外面养着无数,家里还有一个生了儿子的女人,一时风光无限,他冷眼瞧着,怎么可能愿意回霍家,甚至将自己原本的人生轨迹都改变,回到南洋。

    他原本是属意跟母亲定居英国,剑桥毕业就从政,以英籍华人的身份在政坛上有一番作为。

    当年厉晋南政途上已经走得很远,他年纪轻轻,若是想超越厉晋南,至少要熬十年。他等不了,回到南洋后,直接弃政从商。

    那时候到底是年轻,人生剧变,他面上不露半点悲伤,夜里也始终睡不好,风雨夜下楼,就着壁炉前的夜灯,煮着咖啡,然后看到了躲在壁炉边的少女。

    深秋的夜,壁炉里的火早就熄灭,他走过去,蹲下身子,伸手戳了戳埋头,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小人儿。

    少女浑身一震,抬起了头,白净的小脸,听到雷声吓得浑身一抖,墨玉一般的大眼里满是惊惶和害怕。

    她如同小猫一般试探地,怯怯地攥住了他睡衣的衣袖,弱弱地喵了一声:“哥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