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这真是造孽啊
    ..久爱成疾

    清欢按住顾女士的手,低低地说道:“母亲放心,厉沉暮不会迁怒到您的身上。”

    那男人心高气傲,这些年又何尝真的将顾女士放在眼里过。

    顾女士拉着清欢说话这会子。

    所谓的表姨夫妇见来了这会子,一个厉家人没看见,清欢是个年轻的小丫头片子,顾玫过去又有一大摊子糊涂账,不敢对着他们耍狠,顿时胆子也大了起来,见没拿到钱,便将主意打到了偏厅里陈设的古董身上。

    “这花瓶不错,阿玫啊,你们家反正也多,我拿一个回去插花。”女人抱住一只明代的五彩八仙人物花觚,本来想塞进包里的,但是花觚太大,只讪讪地抱在怀里,也不撒手。

    清欢冷笑,那五彩八仙人物花觚,早先被厉娇打碎了一个,这是最后一个了,有价无市的东西,她敢拿,也不怕走不出去。

    “没见识的东西,那破东西能值几个钱,没看见上面还摆着一尊玉娃娃吗?”男人说着,想伸手去搬,那尊翡翠玉娃娃雕刻的憨态可掬,是整块玉髓雕刻而成,厉家子嗣单薄,这尊娃娃摆在那边是图个吉祥,图个多子多孙的。

    顾女士这一见,脸色铁青,叫道:“撒手,你们疯了不成,这里的东西也是你们能拿的?”

    别说顾女士,就连一边的老管家都看不过去,强忍着没吱声。

    “怎么就不能拿了?不就一个破花瓶吗?”女人当场就拉了脸,嚷道,“你当初将这丫头丢我们那的时候,我们是供她吃,供她喝,现在翻脸不认了?”

    说完就往地上一坐,撒起泼来,哭道:“我们真是命苦啊。”

    厉沉暮从外面赶回来,远远地便听到争执声,待进来,看见这地上撒泼的和那搬玉髓娃娃的,男人英俊冷漠的面容立刻阴沉了几分。

    他也不看那两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只脱了外套,丢给佣人,然后走到清欢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白的近乎透明的小脸,低沉地开腔:“手怎么这么凉?”

    男人肆无忌惮地握住她纤细白嫩的小手,这一番动作,看的顾女士脸色大变,心口直跳。

    这,这,真的是,造孽啊。

    顾女士见厉沉暮幽深冰寒的目光扫过来,顿时别过脸,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清欢冰凉的手被男人温热的大掌握住,忍不住轻颤了一下,抬眼看向他,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流露出一丝少见的脆弱。

    厉沉暮这一见,目光一深,眉眼气势越发凌厉,看向厉公馆的客人,冷淡地开口:“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表姨夫妇哪里见过这样英俊出色的男人,看的眼睛都直了,在厉沉暮周身矜贵的世家风范里,莫名地感受到了无地自容。

    男人缩回手,将搬了一半的玉娃娃放了,粗着声音嚷道:“叫我表姨夫就好,我们今天来是要这丫头的生活费的,当初养她花了不少钱。”

    男人说着,指了指清欢。

    偏厅里,死一般的沉寂。

    这年头敢做厉沉暮长辈的,除了霍家那边,南洋也寻不出几个人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