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男人走近,才发现她光着脚,整个人缩成一团
    ..久爱成疾

    厉娇本意是挑拨,见厉沉暮冷眼质问她,笑容一变,顿时委屈巴巴地说道:“大哥,我是路过看见的,朝三暮四的人是她。”

    厉娇说着,飞快地警告了一眼清欢。

    清欢垂眼沉默,厉娇去剧组砸场子,结果灰溜溜地回去了,这事她没吃亏,自然也不愿意多事。

    厉沉暮心里动怒,按下没发作,吩咐佣人将急救箱收起来,看了眼肖骁。

    肖骁飞快地上前,汇报道:“人已经移交相关部门了,人不经吓,不到五分钟就全吐出来了。男的吃喝嫖赌,样样精,欠了一屁股债,两人还行骗,这次跟一个拍花子接上了头,想给自己傻儿子买媳妇,手里没钱,这才上门来找顾女士要钱的。”

    “能问出来拍花子的行踪吗?”清欢听闻站起身来,急急问道。

    “清欢小姐放心,拍花子那条线索已经被掌握了,应该能救出被拐卖的妇女儿童。”

    清欢松了一口气,回头对上厉沉暮深邃幽深的目光,心里一紧,身子僵硬了几分。

    “呵,一天到晚的穷亲戚上门来耍赖要钱。”厉娇双眼一转,便猜了**不离十,冷嘲热讽道。

    清欢垂眼,不欲跟她起争执,低低地说道:“我先上楼去了。”

    厉娇见气走了清欢,有些得意,回头撞见厉沉暮冷峻的面容,心里一慌,撒娇道:“大哥,过些天我想在家里办个生日party,我好多朋友都想见你,到时候你有空吗?”

    厉沉暮冷淡地说道:“家里禁止办宴会。”

    厉娇是个能折腾的主,那一票狐朋狗友都是世家子弟,这百年的房子哪里经得住年轻人折腾。厉沉暮又是喜静的性子,想也不想就一口回绝。

    厉娇气的跺脚,眼圈一红,叫道:“这也是我家,凭什么你让小三跟狐狸精住进来,不给我办宴会?”

    “我要告诉爷爷去,你们都欺负我。”厉娇又委屈又难过,她帖子都发出去了,她才是厉家的小姐,那个拖油瓶顾清欢是个外人,为什么人人都偏心她?

    她大哥是,瑾然哥哥也是,就连那个凶名在外的司迦南也是。

    厉娇一抹泪,蹬蹬蹬地摔手上楼。

    厉沉暮见她负气走了,按了按有些生疼的太阳穴,没有理会,眉眼沉了几分,低低地吩咐肖骁:“这几日你亲自去滇南一带,替我办几件事情。”

    肖骁心里一惊,连忙倾身向前,点了点头。

    清欢夜里惊醒过来,冷汗浸湿睡衣,她坐起身来,黑白分明的大眼惊魂不定地看着窗户,窗外有光,屋内也点着夜灯,她翻身下床,推开阳台的门,感受到夜风从四面八方拂过来,这才缓过呼吸。

    南洋晚上12点以后才算是真正的入夜,她抱着膝盖,坐在木质的长椅上,白日里的沉静与明媚尽数消失。

    厉沉暮推门进来,在顶楼的小花园找到她是,便见缩在长椅上的小小一团,男人走近,才发现她光着脚,脑袋垂得低低的,整个人都在发抖,压抑而小声地在哭。

    厉沉暮高大的身子陡然僵硬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