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男人暗哑地低语:阿福,别闹
    ..久爱成疾

    男人修长而结实有力的身体压下来,隔着薄薄的睡衣,以身体丈量着她的玲珑曲线。

    清欢被他狂风暴雨一样的亲吻吻的呼吸不过来,想起他床事上不动则以,一动必然不知节制,隐隐又有些害怕,伸手推了几下,挣扎了起来。

    她的那点力度对男人来说,就犹如挠痒一般,厉沉暮许久没要她,近日心里又憋了气,自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三两下就扯下了她轻薄的睡衣,呼吸一沉,在她耳边沙哑地低语:“阿福,别闹。”

    清欢被他低沉暗哑的声音击中了尾椎骨一般,浑身酥软,脑袋晕沉了几分,原来,他还记得她的小名。

    阿福这个小名,是姥姥给她取的,她是不足月出生的孩子,从小就体弱多病,小小的一团,生的比同龄的孩子要弱小很多,那时候姥姥怕她养不活,便取了阿福这个名字,希望她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等到她长到了六岁,要去上学了,顾女士才给她取了清欢这两个字。后来她果然变成了凉薄沉默,没有太多欢愉的人。

    阿福这个名字是她内心最柔软的存在,此时被厉沉暮喊来,她挣扎的力度渐渐消失,嘤咛了一声。

    厉沉暮敏锐地感觉到了身下的女人就好比顺了毛的小猫,情云力了起来,狭长的凤眼已经深浓一片,低沉一笑,将她抵在柔软的丝被上,暗哑地低语:“阿福,你也想要我。”

    厉沉暮这样极品的男人,无论是英俊的外表,还是健硕有力的身体,加上超乎常人的体力,几乎是没有女人不爱的。

    清欢被他蛊惑的声音彻底迷了心智,张口咬住他胸前的胸肌,想让他疼了就闭嘴,不要再叫她的名字了,莫名有种羞耻感。

    男人闷哼了一声,幽深的双眼如狼般眯起,准备漫漫长夜,要一口一口,细嚼慢咽吞了猎物。

    清欢第二天一早是被厉沉暮的电话声惊醒的。

    男人将她圈在怀里,伸手去接电话,清晨刚起,声音是少见的沙哑性感。

    男人低声喊了句:“爷爷。”

    清欢瞬间便清醒了几分。

    厉娇昨天接连受挫,当夜就打电话给老爷子哭诉。

    厉家老爷子是掐着早晨的时间点打电话过来的,完全没想到这个近乎完美的长孙,此时正沉溺在温香软玉里。

    “娇娇说,有人抢了她男朋友,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老爷子声音中气十足,想来瑞士休养的不错。

    厉沉暮勾唇一笑,英俊冷峻的五官柔和了几分,沉沉地说道:“她追了叶三这么多年,也没到手过,还有脸去哭诉。”

    厉沉暮见老爷子没有提到清欢,便知道厉娇没敢说,他这个堂妹心眼多,使坏之前喜欢做各种铺垫,好在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你做哥哥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叶家那年轻人我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人品性情做我们家的女婿也是够的。早些结婚,我也好抱重孙。还有你,娇娇都知道急,你如今年岁也不小了。”老爷子念叨着,深深叹了一口气。

    厉沉暮已经察觉到怀里的人醒了,见她惊得一动也不敢动,眉眼染上了愉悦的笑意,低沉地说道:“我知道了,爷爷。”

    男人修长如玉的手摩挲着怀里的女人,床事上,他从来没有做措施,这么久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男人想到了什么,深邃的眉眼瞬间阴沉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