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都说她因为孩子的事情,想不开,自杀了
    ..久爱成疾

    叶家庄园,远离主建筑的偏远木屋,半隐在遮天蔽日的繁茂树木间。

    叶瑾然进了木屋,拉开窗帘,天光从窗户里映射而入,淡淡地说道:“还请厉少稍等片刻。”

    厉沉暮站在木屋前,冷然不语。

    叶瑾然的人很快就带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进来,那女人皮肤颜色微黑,五官扁平没有什么特色,眼角有着深深的皱纹,皮肤干裂,进来时有些畏缩,只一眼,厉沉暮便看出来,即使是亚裔,但是不是南洋人。

    “索玛,这位就是清欢的家人,还要麻烦你将当日告诉我的事情,转告给这位先生。”叶瑾然对这位女士很是客气,言语温润地说道。

    索玛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庄园,所见之处无一不奢华精致,她的家乡不仅贫穷,还战火不断,风尘仆仆赶到这里,见到温润如玉的叶瑾然,便自卑拘谨,再见到眼前这位通身贵气,英俊冷峻的男人,惊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直到听说他是清欢的家人,这才好一些。

    “你好,先生。”索玛压了压腰,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小心翼翼地开口,她的中文带着浓重的口音,听起来有些生硬,但没有沟通障碍。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清欢的?”厉沉暮冷厉的目光从她深色的皮肤一路审视而去,连她指甲缝里的灰色痕迹都没有放过。一个女人,在金三角那种吃人的地方,就算是医者,也只能算得上是护士之流的。看的出来,这女人长年累月地劳作,且生活清贫。

    “五年前。”索玛勾着腰,有些畏缩地说道,“那时候,她还叫小乖,是湿婆,就是司先生取的名字。”

    索玛微胖的身子还抖了一下,头垂的更低。

    “湿婆是司迦南的化名,当地人畏惧他,不敢直呼其名,便以湿婆来称呼。”叶瑾然淡淡地说了一句,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那样愚昧落后,又是靠军权统治的地方,司迦南这样的人物,将军权和神话传说捆绑在一起,论起玩弄权术,确实是个中好手。

    索玛听他们肆无忌惮地谈论人人畏惧的司先生,胖胖的身子紧紧的缩成一条直线,继续老老实实地说道:“那时候迦叶小姐病的很重,有一天司先生外出,带回了几个女战俘和一些战利品,其中就有小乖。女战俘是要充,充军妓的,小乖运气好,被司先生看上了。”

    索玛结结巴巴地说着她知道的那些事情。

    “小乖因为跟我一样会说中文,就被派过来照顾迦叶小姐。司先生很宠小乖,大家都说她运气好,很快就有好日子了。

    过了两个月,小乖就有了身孕。司先生跟迦叶小姐都很高兴,只是她身体实在是太弱了,没多久孩子便流产了,当时出了好多血,险些丢了性命。再过来大家就不怎么能看到小乖了,都说她因为孩子的事情想不开,自,自,自杀了。”

    木屋内,只有索玛一个人结结巴巴的声音,静的连空气都好似凝结了一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