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仿若坐在血色之上的佛陀
    ..久爱成疾

    谢惊蛰来的时候,清欢正在后面的小花园里晒太阳。四方亭子里,紫藤花爬满了栏杆,她在一边摆放了厚厚的沙发椅,盖着雪白皮毛的羊皮毯子,用丝巾遮了脸,闭目养神。

    两只小布偶猫长大了些,圆滚滚的身子拱在羊毛毯子里,瞪着雪白的小短腿,也懒洋洋地挨着主人,晒太阳。

    老管家时不时地过来,见桌子上的果茶冷了,便重新去用小火温养着。

    昨夜的腥风血雨好似没有发生一般,厉娇连夜收拾东西飞了瑞士避祸,生怕这件事情牵扯到她的身上。

    清欢的右脸经过了一夜已经消肿,伤口也敷了好几遍的药膏,昨夜厉沉暮回卧室休息,抱了她一夜,她到第二天起来感觉脖子都睡得有些歪了。

    这男人现在的心思是越来越看不透。

    虽然厉沉暮发作了幕后之人,但是卫家至今没有动作,清欢便知道这件事情没有算完。

    她晒着太阳,心纷乱无章的,只盼着迦叶快些回来。

    清欢正打着盹,便听到偏厅里老管家欣喜的唤道:“谢先生来了,我立刻去喊大少爷下来。”

    “麻烦老管家了,他知道我今日登门拜访。”男人温和清淡的声音。

    清欢起身,将两只小奶猫抱在怀里,进了偏厅,只见,偏厅的临窗下,男人穿着黑色的长袍,坐在轮椅上,手腕间缠绕着一串乌黑发亮的佛珠,面容俊美肃穆,眉眼间虽然平和,却依旧带着常年军旅生涯的铁血气息。

    仿若坐在血色之上的佛陀。清欢微微怔住,原来谢家那位声名赫赫的少将大人,竟是这样令人望而生畏的人。

    厉沉暮一下楼,便见清欢目不转睛地看着谢惊蛰,顿时心里一阵不悦。

    男人看了看她怀里的两团小东西,皱了皱眉头,说道:“清欢,惊蛰不喜欢宠物。”

    谢惊蛰转着佛珠的手指未停,嘴角的弧度一闪而过。这么多年,这厮不仅宠物过敏,还依旧闷骚嘴硬。

    清欢撇了撇嘴角,养了这两只猫这么久,自然也听到了老管家有意无意的话,知道厉沉暮不喜欢宠物,这会子倒是会赖在客人身上。

    清欢将两只小猫交给佣人去看顾。

    “你不是要老死在帝都吗,怎么舍得出来。”厉沉暮冷着脸,上下看了看谢惊蛰,这老男人有什么好看的,还坐在轮椅上。

    “南洋厉少兴师问罪,谢家有些惶恐,这就过来赔罪了。”谢惊蛰淡淡笑道,眼角的纹路微微飞扬,整个人都柔和了几分。

    厉沉暮冷哼了一声,倒也不好继续摆脸色,吩咐管家给招呼他外面的随行人员,然后又亲自拿出了珍品的六安瓜片,两人坐在茶室里,低声交谈。

    “听说你这次动了卫家,为了是刚才抱着布偶猫的顾小姐?”谢惊蛰亲自动手烹茶,闻着心旷神怡的茶香,淡淡地问道。

    厉沉暮最讨厌的就是小动物,那位顾小姐能肆无忌惮地在厉公馆养两只布偶猫,可见在他心底地位不一般,更别提,两人会面一直是避开厉家的势力范围的,这次来厉公馆,分明是想将这位顾小姐介绍给他认识。

    “嗯。”厉沉暮低声承认。

    “你是认真的?”谢惊蛰的脸色微微凝重,他是知道顾清欢身份的,寄养在厉公馆的继女,一旦证实两人在一起,厉沉暮便会受到铺天盖地的攻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