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一靠近她,就如同魔怔了一般
    ..久爱成疾

    厉沉暮指尖的动作一滞,凤眼里翻滚出滔天的怒意来。

    虽然南洋的那些传言是他放任不管的原因,但是这女人只怕天天盼着离开他吧。

    厉沉暮冷笑了一声,这些日子来,他陷入了一种胶着和挣扎里,甚至可以说在刻意地冷落她。

    他确实很喜欢她的模样,喜欢她的身体,甚至是喜欢她这没心没肺,寡淡冷漠的性格,但是也没有想过有一天,她能影响他的一些决策。

    原本是想着慢慢地疏远,分开,等他渐渐习惯了她不在身边的感觉,也许日子就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就好比他年少时救下的那只小麋鹿,养了几年之后,将那只麋鹿放生,不过是难过了几日。

    可如今他改变主意了。除了不能娶她,她想要什么,他都能给,长久地养一个女人也不错。

    男人将掐掉的烟头丢在烟灰缸里,然后伸手一把将清欢拽了过来,扛起她,面无表情地就往卧室里走。

    “你做什么?”清欢脸色骤变,捶他,掐他,咬他,男人的身体坚硬的如石头,结实的肌肉咬的她牙齿都疼。

    清欢被丢在床上,慌乱地爬起来,还没下床,便被男人一把压制住了。

    “别动,我要检查。”

    “检查什么?”她声音带着一丝的颤音。

    厉沉暮脱了她的厚厚的外套,看到展现出来的玲珑线条,眉眼深了几分,呼吸有些沉,冷冷地说道:“甩了我,攀上叶三?叶三知道我是怎么干你的吗?”

    清欢脸色煞白,想也不想,一巴掌就打了过去,男人英俊的面容没有躲闪,瞬间留下一个小小的红印。

    那一巴掌用尽她全身的力气,她气到极致,胸口都急促地起伏着。

    男人被眼前的美色吸引住,有些魔怔地一寸一寸地检查她的身体,连被打了一巴掌都顾不上,直到见到她雪白的肌肤,没有任何一丝的暧昧气息,才松了一口气。

    这种患得患失甚至是可笑的怀疑犹如毒蛇一般盘踞在他的心头,让他坐立难安。

    “滚开。”

    男人的力气极大,清欢被压的无法动弹,双眼一红,声音都哽咽了起来,暴露在空气里的肌肤也瑟瑟发抖,男人犹如没有听见一般,双眼幽深,呼吸急促起来。

    “我要检查里面。”男人沉沉地在她耳畔说道,低头吻住她所有的惊呼声。

    疯狂之后,清欢浑身发抖,厉沉暮也不好过,身上不是挠伤就是咬出来的伤痕。

    清欢用尽最后一丝的力气推开他,想下床,男人伸手揽住她,沙哑地开口:“去哪里?”

    “告你。”她声音嘶哑,双眼红肿,连站都站不住。

    男人呼吸一沉,抱住她没放,英俊的面容隐在黑暗里,看不出情绪,沉沉地说道:“你一直都是我的女人。”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的沉郁,明明过来捉奸,只是看着她抱着花束进门,一靠近她,所有的理智和自控力都薄弱的可笑,只想抱着她,压倒她,感受自己在她的身体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