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她第一个,最后一个男人,都只能是我
    ..久爱成疾

    过两日便是厉晋南为顾女士办的生日宴。

    老爷子对此特意找厉晋南深谈了一次,发了一顿脾气,但是为了儿子的政途,算是妥协了。

    清欢听厉沉暮说起时,沉默不语,事已至此,就算是老爷子反对,也只是让外人看笑话,但是可以预见的是,顾女士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清欢对于这位生母已经彻底地凉了心,断了念想,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厉峥身上,姐弟两几乎是同吃同住,亲密的好似一个人。

    厉沉暮对此一直是黑着脸的,若不是老爷子在,早就将那小子丢到大洋彼端去了,跟一群男人抢也就算了,如今还要跟一个九岁的小屁孩抢,呵呵。

    顾女士生日宴选择在厉公馆举办,恰好老爷子回了南洋,让人开了正厅,也算是跟昔日老友们聚聚。

    厉公馆一早就忙的不可开交,到了下午,宾客便慢慢地来了。

    清欢没有想着出席,早上起来只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帮厉峥选了一套红色的英伦风的小西装,将他收拾的如同小绅士一般,又仔细地交代了他一些事情。

    这一次有老爷子坐镇,南洋有头有脸的世家肯定是都要来的,云家自然也不例外,别的她不担心,只担心小峥年纪小,这又是他第一次出现在宴会上,若是有心人挑衅,会惹来老爷子不喜。

    “阿姐,你放心,我只是出去几分钟,马上就会回来陪你。”小少年虎头虎脑地摇着她的胳膊撒娇着,“我最喜欢跟阿姐一起玩了。”

    清欢失笑,摸着他小脑袋,点了点头,将他交给管家,然后便回了小阁楼,打算看书打发时间。

    一本书还未看几页,小阁楼的门便被人推开,司迦南站在门外走廊里,看着这十几平临时改建出来的小阁楼,俊美的面容罩了一层阴霾,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才离开几天,你就将自己作到这个地步?”

    清欢脸色微变,有些手足无措地站起身来,低低地说道:“你怎么上来了?”厉家的正厅是为了宴请宾客特意后来新建的,跟偏厅主宅隔着一个小花园,这里又是顶楼,厉沉暮那人最不喜的就是有人进入他的地盘,这要是知道了,两人还不定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司迦南脸色微怒,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挑剔的目光从小阁楼逼仄的空间扫过,竟然没有一处是能看的,顿时怒道:“你在厉家就过的这样的日子?你母亲不要你,厉沉暮欺辱你,厉晋南更是不把你当人,你还要这么作践自己?走,跟我走。”

    司迦南说着,进来一把拽住她,脸色阴沉地往外走。

    清欢脸色苍白,按住他的手,说道:“我不会跟你走的。”

    司迦南气的一口血险些吐出来,攫住她细的一折就能断的胳膊,阴测测地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们女人反复无常,那男人就因为是你第一个男人,你就念念不忘,论起当你最后一个男人,我肯定比他强一百倍。”

    “她第一个男人,最后一个男人,都只会是我。”低沉冷漠的声音,闻讯而来的英俊男人冷笑,眉眼冷峻,凝结成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