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调查员还没来,南洋的戏便唱完了
    ..久爱成疾

    司迦南一路狂飙车而来,进了厉公馆,踹了几个不长眼的保镖,厚重的军靴踩在满是霜冻的草坪上,直奔正厅。

    男人出门时走的匆忙,随便套了一件赭红色的长大衣,露出精致风流的锁骨,俊美的面容下时逆天笔直的长腿,进了正厅,懒洋洋地笑道:“这么热闹?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

    司迦南目光在正厅里一转,直接走到清欢面前,长臂一拽,将她拽到了自己的身后,桃花眼笑眯眯地扬起,笑道:“你们继续。”

    正厅里正是节骨眼上,对于这个不请自来的金三角土匪头子,几位老头子想管也有心无力,索性就无视了他。

    叶家老爷子一开始还洋洋得意,各种嘲讽,现在的表情就犹如吞了翔一般。叶家的小辈中,最成才的就是这个私生子了,要是任由厉沉暮毁了叶瑾然,他叶家只怕要一蹶不振了。

    “今日说的是封海一事,厉沉暮,你别混淆视听,帝都调查员就要到了。”叶家老爷子板着脸说道,内心开始波动。

    厉沉暮眯起精心雕刻的英俊眉眼,微冷一笑,叶家爷孙戏还真多。

    “封海一事,我自有说法,不劳您费心。”男人看向一来就霸占他女人的土匪头子,极冷地问道,“司少大摇大摆地来我厉家做什么?”

    “厉少,这都快年关了,我的部下出海捕鱼,存点年货,你不分青红皂白抓了人,是不是该给个说法?”司迦南似笑非笑地指控。男人五官完美妖孽,气质出众,说是世家子弟也不为过,哪里看得出一丝的土匪气息。

    “我抓的是不请自入的势力,原来这些人是司少的人?”厉沉暮摩挲着手里端着的杯子,淡漠地开口。咖啡早已冷掉,没有任何喝的**。

    司迦南脸色一僵,睁着眼睛说着瞎话:“这其中是不是有误会?我的人都是出海捕鱼的。”

    “等调查员来了,司少可以一字不落地转告。”厉沉暮若有所思地眯眼,“看来早上是有人故意传递错误信息,就是想引起你我两家的混乱。”

    厉沉暮的目光从正厅里诸位安静如鸡的世家大佬身上掠过,每看一个人,对方心头便涌上一股子寒意,最后见他目光落在了脸色铁青的叶家爷孙两,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种无形的指控犹如利剑一般悬在了叶家的头顶上。

    众人这才惊觉,自己分明是来厉家质问封海一事,要从厉公馆的手里拿回制海权,怎么到最后变成了刀架在叶家的脖子上了?

    所以,这土匪头子跟厉沉暮是一伙儿的?联手设局要对付叶家?

    众人一阵天昏地暗,突然之间就想拍屁股溜人了,这还逼问个屁,再逼问,他们就要被打成叶家的同党了,毕竟是叶三绑架在先,司迦南的人出海在后,然后才是厉沉暮下令封海。

    一盘必死的棋局,厉沉暮不过牺牲了叶三身边的一个棋子,抓了司迦南的部下,栽赃,胁迫,威慑,帝都的调查员还没来,南洋的戏就硬生生地唱完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