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从今天开始,你给我离司迦南远点,给我离任何一个男人都远点
    ..久爱成疾

    最后的尾音带着危险的信号。

    清欢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脸色微变,想反驳,随即想到这确实是她的私事,喜欢谁,不喜欢谁,都与旁人无关,何况这些年,这男人从她这里掠夺走的东西太多,随即垂眼,淡漠地说道:“厉少是不是又喝多了?这一次是打算在车里发疯吗?”

    她眉眼皆是淡漠的颜色,时至今日,连伪装都放弃了。

    厉沉暮眉眼积蓄着漫天的怒气,伸手攫住她尖尖的下巴,声音克制而低沉,一字一顿:“因为当年我抛弃了你,所以这个坎便一直过不去了吗,那个孩子,我会请人为他念经超度,以后只要你想,我们还可以有孩子。”

    “那不一样。”提到那个孩子,她瞬间就被迫撕开了坚硬的外壳,露出柔软的血肉来。

    “怎么不一样?欠你的我还你,你回到南洋,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厉沉暮步步紧逼,浑身散发出迫人的气势,一点点地挑开那些隐藏在云雾之中的伪装,冷冽地开口,“你想要做的,我都帮你做到了,顾清欢,如今你还有什么不满,你说。”

    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拉锯战,她以退为进,厉沉暮也挣扎了两次,两次都因为大意,以失败告终,原以为不过是宠一个孤女,他有钱有权有势,可以养着她,投资她的演艺事业,为她出头驱逐了卫家,若是因此能平息她内心的戾气,他甘之如饴,结果事情却超出他的预料。

    厉沉暮是动了真怒,对她的容忍达到了一种极限,他已经破格做了很多自己都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连谢惊蛰都警告他理智一些,这些换来的是什么?

    她跟司家兄妹亲近,对他无话可说,不允许他碰她,整日将自己封闭在一个无人能进去的孤岛里。

    顾清欢,这是在作践自己,也是在作践他。

    很好,这才是她最终的目的吧,让厉家高高在上的继承人失去理智,如同寻常男人一样争风吃醋,在情感里如同丧家之犬。

    厉沉暮自嘲地冷笑了一声,幽深的凤眼眯起,深邃不可测,眼底是自己都不能估量的怒气。

    “当年是我抛弃了你,害你失去了孩子,你要一一报复回来吗,顾清欢,你要报复到什么程度,你说,我好帮你提前完成。”

    清欢被他压制不住的怒气吓到,五指紧紧地攥起,偏过脸,低低地叫道:“够了,如今这样就已经足够,你离我远点就行。”

    “多远?一尺,两尺,还是一丈?”男人眉眼沉郁,冷笑着,修长的指尖用力攫住她的下巴,冷然地说道,“你成功地报复了我,让我对你上了心,如今想抽身,太晚了。”

    “从今天开始,你给我离司迦南远点,给我离任何一个男人都远点。”男人犹如暴君,一字一顿地下达着命令。

    清欢脸色微变,感觉被他恐怖的占有欲压抑的无法呼吸。

    她确实心有不甘,怀有戾气,始终活在五年前的噩梦里,无法解脱,她要厉沉暮从云端跌落,迷恋她,她要从当年的阴影里走出来,只是如今她才惊觉,这男人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