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学长报复错了人,对你心有愧疚罢了
    ..久爱成疾

    除夕之夜,厉家老爷子拉着一众小辈守夜。

    清欢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隐约感觉到床边站了人,她舍不得醒来,梦里她背着棉布的书包放学归来,姥姥坐在巷子口掐着青菜,看见她回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苍老的面容笑开了花,摸着她的脑袋,慈爱地说:“阿福,你回来了。”

    双眼酸胀的厉害,有人擦了擦她的眼角,然后低低地轻叹,像姥姥一般抚摸着她的脑袋。

    除夕之后,厉公馆便陷入了空前的忙碌之中,厉娇的婚事时间太紧张,很多细节都需要确认对接,好在厉娇是个骄纵的大小姐,婚纱在半年前就开始订做了好几款,珠宝首饰也选了不少,只需要给世家大族下帖子,确认婚礼酒店以及其他的行程。

    到了初六,一些路远的人便陆续到了南洋,老爷子年纪大了,不问事,厉娇的父母又是沉迷科研的,不擅长这些复杂又繁琐的事情,摊子便全都甩给了厉沉暮。

    厉沉暮年后就忙的没休息过,每天都早出晚归的,清欢跟他好几天都见不到一面,对此不禁也松了一口气。今时今日,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能撼动她分毫,索性早些放过彼此。

    厉娇请了十八个伴娘,其中第一伴娘就是云笙,南洋的习俗,婚礼前夕,需要伴娘来相陪。

    云笙初七便住进了厉公馆。

    “顾小姐,有时间聊聊吗?”云笙指了指偏厅后面的小花园,露出一个笑容,压低声音说道,“听说顾小姐最近在找生父?”

    清欢目光一凝,定定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出了偏厅。

    正月里,天气已经渐渐回暖,早春的海棠花已经开始绽放,小花园里的景观树又发了新芽。

    清欢站在青藤爬满的石廊下,淡漠地说道:“你也不用拿话诳我,有事直接说。”

    清欢也不信云笙会真的知道她生父的事情,只是想看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云笙嘴角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捋了捋被风吹散的长发,眯眼冷笑道:“你不信?”

    云笙见她眉眼疏离,果然是不信自己,也不慌不忙,从手机里翻出一份亲子鉴定的图片,冷眼笑道:“你以为学长是真心对你,不过是想补偿你,求个心安罢了,算起来,你可是连厉家继女都算不上。”

    清欢身子紧绷,待看清上面的内容时,脸色骤然发白,遍体生凉,有种深深的恐慌感侵入。

    “你从哪里弄来的?”她一字一顿极冷地问道。

    云笙见她乱了分寸,顿时有些得意地冷哼了一声,果然任何人得知自己是抱养来的小孩之后,都会有种天塌的感觉。

    “这些自然是学长告诉我的,我如何能神通广大地弄到你跟顾玫的皮脂做鉴定。”云笙微微怜悯地看着她,说道,“你这些年遭受的事情,学长也告诉我了,他不过是报复错了人,对你心有愧疚,加上睡了这么多年,不知道如何处理你罢了。你不要痴心妄想,你跟他会有可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