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你厉家权势太甚,我就算死在这里,厉娇的婚礼也会如期举行
    ..久爱成疾

    清欢听着厉沉暮去沐浴的声音,静静地起身,透过落地窗户看着外面深浓的夜色,有零星的小雨打在窗户上。

    南洋的最后一夜,春雨缠绵。

    无论是走厉家老爷子给她安排的通道,还是走司迦南安排的通道,她都能短时间内在南洋销声匿迹,只是走之前,她必须要拿到生父的消息。

    母亲已经去世,她一定要找到父亲,若是那人是薄情寡义之徒,那她就当自己是天生地养的孩子,若是那人是敦厚仁孝之辈,那她定会父女相认,再带父亲去母亲安葬的地方,接她回家。

    清欢原本平复的情绪,一时又翻滚起来,难受的厉害,泪珠子不听话地滚落下来时,楼下却传来一阵喧哗之声,听着声音像是厉晋南回来了。

    清欢原本不想理会,只是隐约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她垂眼走到楼梯口,厉晋南喝醉了酒,在偏厅里闹腾着,顾女士在一边哭哭啼啼的。

    “你还有脸哭,前途都是被你这货毁的。”厉晋南含糊不清的醉话传来。

    偏厅里又是一阵霹雳吧啦的摔东西的动静,直到老爷子披着外套出来,厉声喝道:“吵什么,给我滚回去,喝酒闹事,赶明儿你南洋的官也别想当了。”

    厉晋南这才消停了些,后面动静越来越小。

    清欢有些麻木地听着,站在楼梯口发呆。

    厉沉暮出来时便见她光着脚站在楼梯口,冰清玉骨,纤细脆弱,几步之遥就是旋转的楼梯,男人心口猛然拧起,几个健步走过去,攫住她纤细的肩头,将她抱起来,一言不发地往回走。

    清欢周身都笼罩在男人沐浴后冷冽的松香气息里,那味道常年闻着,不甜微苦,带着薄荷的冷意。她抬眼看着厉沉暮精心雕刻的英俊五官,许久,淡漠一笑,低低地说道:“你以为我要跳楼吗?”

    厉沉暮手臂的力度一紧,沉沉地说道:“你心性坚定,不是那般软弱的人。”

    清欢点头,似有若无地笑道:“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念头,只是你厉家权势太甚,就算我跳楼,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知道,明日厉娇的婚礼依旧如期举行,我何必浪费自己一条命。”

    她想起那份亲子鉴定报告,厉沉暮早就知道她跟顾玫不是母女,却始终瞒着不说,这人对她要是有一分的真心,他们之间也不至于走到这样的穷途末路。

    不过一天的时间,她的心境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也罢,这些浮华锦绣的生活原本就与她无关,既要断,便断的干干净净。

    厉沉暮呼吸有些重,男人将她放到床上,垂下英俊的面容,低哑地说道:“你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你从来不是胆小懦弱的逃避者。”

    “谁知道呢,毕竟我有深度抑郁症。”清欢冷笑,摔手推开他,径自去铺好的被子里睡下。

    厉沉暮见她缩在小角落里,心里烦闷,起身去书房抽了一根烟,一番折腾下来,天色微微亮。男人脸色沉郁,心头如同被大山压住一般,沉甸甸的不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