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谢惊蛰,你居然敢朝她开枪
    ..久爱成疾

    那一年,迦叶六岁,剪着厚厚整齐的刘海,睁着漂亮干净的桃花眼,迈着小短腿追在谢惊蛰的身后,软糯娇憨地喊道:“小谢哥哥,小谢哥哥。”

    少年时期的谢惊蛰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名门之后,少年人身材修长如青竹,眉眼间都是贵气,对着身后的跟屁虫不耐烦地摆摆手,一溜烟就甩掉她跑了。

    小小的迦叶委屈巴巴地包着两汪泪,翘着嘴巴,自己跟雪白的猫咪玩耍。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妹妹,他走到迦叶面前,小小姑娘糯糯地甜甜地说道:“大哥哥,你好漂亮。”

    那时她寄养在蓝家,尚且把养父母当亲生的父母,蓝家人很快就抱走她,小声地吓唬她:“不能跟陌生人说话。”

    “可是大哥哥是好人,还很好看。”小姑娘回头冲着他甜甜一笑。

    司迦南抬眼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谢惊蛰,当年初见,他是红三代,根正苗红的名门公子,他是腥风血雨里的亡命之徒,一个是九天云,一个是地底泥。他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才能到帝都一趟,见见自己的妹妹,而他却是一出生就什么都有了。

    “年轻的时候有幸见过谢少将一次,此后就一直将您当成我的目标。”司迦南浅笑,眼底有猩红的光芒闪过,风雨二十载,物是人非,他谢惊蛰也有今日。

    谢惊蛰手中的佛珠越转越快,平和地说道:“我早已是腿废的普通人,若不是司先生派人去我夫人的祖籍查探,也不会走这一趟。今日你若没有说法,我也只能请司先生回金三角了。”

    这才是谢惊蛰来此的真正目的,驱逐司家兄妹出南洋,这也是厉沉暮一直想做的事情。

    司迦南挑眉,慢条斯理地取了酒柜上的红酒,醇香的红酒入杯,晃出满室的冷香,讥讽一笑:“如果我不走呢,厉沉暮都没能做的事情,谢少将从帝都赶来,就想撵我出南洋?”

    谢惊蛰不紧不慢地说道:“听闻司家兄妹感情深厚,这就要看你怎么选了。”

    男人丢给他一个卫星实时传播的接收器。接收器上,迦叶的红色法拉利被堵死在港口,车身还有弹孔,明显是交战过了。

    司迦南脸色阴鸷,手中的接收器猛然被捏碎,男人浑身翻滚着戾气,一拳朝着轮椅上的谢惊蛰揍去,怒道:“谢惊蛰,你居然敢朝她开枪。”

    谢惊蛰面不改色,偏头躲过去。

    守在外面的心腹部下听到动静,全都冲了进来,一时之间乌黑的枪洞对着乌黑的枪洞,泾渭分明,正在这时,厉沉暮的电话进来了。

    不知何时,大厦的通讯设备恢复了正常。

    厉沉暮低沉冷冽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池塘的鱼把网都咬破了,你别捞了。回来吧。”

    谢惊蛰看着眼前乌泱泱的洞口,淡淡地说道:“折鲨鱼嘴里了,好在捕了一条美人鲨。”

    司迦南这架势,是同归于尽的架势,这件事情不能善了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