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落下一个克制的吻
    ..久爱成疾

    木拓见厉沉暮出去打电话,斯文俊雅的面容这才透出一丝的深思来。

    厉沉暮此人在南洋权势倾天,今日能来见一次清欢,已经彻底得罪了他,下次想见定然难如登天,他必须长话短说,且说的清楚。

    “清欢,今日我前来原本确实想找你要黄玉印章,只有两玉合一,我才能化解族内的分歧。这些年家族由于封闭过久,已经渐渐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说的好听是借着祖辈的荣光自称隐世家族,说的难听点,如今从帝都到南洋,又有多少人听过我们木家,我们守的是已经湮灭在历史长河里的荣耀,而不是现在的。”

    木拓斯文的面容透出几分的凝重,男人说着,将身上的另一半黄玉印章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推过去,继续说道,“这枚印章归还于你,若你有时间回柔姨的出生地看看,便知道我所说的意思。这些年我坚持要走出来,也是不希望有一天连回去祭祖的祠堂都被推成平地。”

    木拓说完便站了起来,男人收敛了早先的官僚一派的作风,此刻看起来竟越发的高大威严起来。

    清欢见他的说法跟木夙的截然不同,莫名地觉得只怕木拓说的才是木家最真实的现状。

    “木家现在现居何地?”清欢问的是木拓。

    “锦城三十里处。你去了就知道。余下的你问阿夙。今日拜访实属冒昧,有事情可以打我的电话。”木拓取出自己的私人名片,然后握住带来的那柄黑伞,也不等厉沉暮回来撵人,径自离开。

    男人出了屋子,眯眼露出一道意味深长的微笑。

    唯有将木家的现状说的凄惨,清欢才有可能回去看一看,既然回去了,还会不管这些老古董吗?

    谁能想到柔姨的女儿竟然跟南洋最有权势的厉家继承人关系匪浅。

    南洋太子爷厉沉暮,与帝都谢少将齐名的贵公子,此人身后是三大权贵世家:厉家,霍家以及谢家。

    他对清欢的那点好感跟清欢嫁给厉沉暮所带来的巨大利益相比,瞬间就被灭成了渣。

    可惜了,如非必要,他是不愿意对上厉沉暮的。

    “清欢,我真的没骗你,我们祖辈确实很荣光的。”木夙小声地说道。

    清欢垂眼沉思了一下,抬眼看着他,低低地说道:“阿夙,我生性凉薄,未必能担得起这重担,即使要担,我的想法也是跟木拓一样,等你走过很多的地方,看过很多的大山大河,你才会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广袤。你是要木家人都做那井底之蛙吗?”

    木夙的娃娃脸险些就要哭出来了,垂头丧气地就上了二楼。

    清欢低低地叹气,一个人心中最引以为傲的东西被人摧毁,不亚于天崩地裂,这些只能靠木夙自己想清楚。她呆呆地坐了一会儿,起身时险些撞到回来的厉沉暮。

    男人正俯下身子,她起身,气息交融,厉沉暮伸手扶住她的细腰,看着她巴掌大的精致小脸,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然后落下一个克制的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