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有深入骨髓的爱恋,才有被驱逐时痛彻心扉的恨
    ..久爱成疾

    清欢看着眼前很是认真的男人,见他眉眼英俊,三十未到的年纪,在南洋却权势倾天,通身都是多年世家熏陶出来的贵气和禁欲气息,这样的男人居然要跟她结婚,正常人应该是欢喜的,然而她只觉得战栗。

    她感觉不到任何的爱意与欢喜,这个男人完美到近乎冰冷,即使说着结婚,也好似是完成一个仪式,然后更加理所当然地对她的人生进行掌控。

    “你在恐慌什么?”清欢看着他狭长深邃的凤眼,双眼有些氤氲,低低地问道。

    厉沉暮眯眼,有些不能理解清欢的话。

    “你还记的我们第一次牵手时候的事情吗?”她双眼有些控制不住地湿润,第一次喊他大哥,第一次牵手,第一次约会,第一次亲吻,第一次赤足在夜色里狂奔,当年他还没有这么深沉,让人看不透,虽然英俊完美,但是也会惊讶于她的生活方式,偶尔会跟她一起放纵。

    因为年少时三年点点滴滴的相处,所以才会有后来深入骨髓的爱恋,与被驱逐时痛彻心扉的恨。

    厉沉暮俊脸微变,因为他真的无法记起两人比较深刻的回忆,一思及,脑中便只是最为平淡的相处,像是看一部老电影,他是冷漠的局外人,又是局内人。

    当年许是清欢的一厢情愿,只是这一点男人是不会点破的。

    “以前是我对你不够好,以后我都会弥补你。”男人郑重其事地承诺。

    清欢有些失望,原来她无法走出来的年少时光,于厉沉暮来说,什么都不是。

    “我不会和你去登记结婚的。”她垂眼,冷淡地说道。当年没有爱上,如今两人之间又有什么感情?不过是长时间的床伴,现在多了一个不再预期之中的孩子。这不是爱情,无爱的婚姻,只会是坟墓。她还没有卑微到需要靠孩子来乞求婚姻。

    厉沉暮英挺的眉皱起来,薄唇微抿,低低地说道:“你只是太累了,等睡了一觉,明天再说。”

    男人说完,不由分说地揽着她回去。

    清欢冷笑,甩开他的手,永远都是这样,爱娶谁娶谁去,别找她就行。

    清欢径自进了房间,“砰”得一声关上了门。

    厉沉暮见她生气,眉头深深地皱起,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只是就算她生气,这个婚也是要结的,大不了后期慢慢哄,时间长了气也就消了。

    男人凤眼眯起,给助理打了电话,安排明天上午带着清欢的户口本来。

    到了第二天上午,清欢见厉沉暮早上没来,也没提登记结婚的事情,以为这件事情揭了过去,便惯例去散步,回来时就见男人站在屋前等她,肖骁带了两个穿着工装的中年男女等在一边。

    清欢视若无睹地进屋,越过男人时,厉沉暮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凤眼幽深地说道:“等一下。”

    她的手腕被男人攥的紧紧的,挣脱不了,只听厉沉暮优雅矜贵地对那两个工作人员开口:“可以登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