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男人的面容低下来,躲无可躲
    ..久爱成疾

    厉沉暮睁开眼,再之后的事情无论怎么催眠,都记不起来。他的记忆距离清欢离开南洋还是有三个月的空白。那三个月应该是他们恋爱的甜蜜期,随后不知因为什么变故,自己撵走了她,造成后来一系列事情的发生。

    男人英俊的面容透出一丝的柔软来,随即笑容微微苦涩。依照他的心性,既然决定将自己投喂的小姑娘占为己有,便是正紧地将她当做小女友,等她成年便娶回家去的。

    厉沉暮眉眼深沉,送走了温老医生,然后问着肖骁:“六年前,我调你回来的时候,可有说什么缘故?”

    肖骁有些懵逼,说道:“厉少当时不知为何大发雷霆,将老二调离了南洋,身边没人,这才招我跟老六过来,当时还是老二通知我回来的。”

    厉沉暮薄唇抿起,所以是白桥调回了老五,调回了老五也就算了,连老六都喊了回来,白桥在担心什么?

    “厉少要不自己问下老二?”肖骁小心翼翼地提议着。

    当年的事情只怕老二最清楚。

    厉沉暮一言不发,不知为何内心一直有个声音,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能招老二回来的。这些事情只怕都是老二的手笔,他想说早就说了,何必等到今日。

    “荷兰的那个心理医生找到了吗?”

    “最近一次的刷卡记录是在中东地带,等他再次刷卡或者有航空记录的时候我们就能锁定位置了。”肖骁说道,“刚才老四发来消息说,顾玫的病症不算厉害,动手术之后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醒过来。”

    厉沉暮微微惊讶,顾玫还真是命大。

    “让老四给她做手术。”厉沉暮凤眼眯起,冷酷地说道,“厉晋南升迁帝都,怎么能不带夫人一起上任。”

    厉沉暮回到旧式小洋楼时,清欢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李嫂正在给她有些浮肿的腿按摩。

    男人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示意李嫂去休息,他来按摩。清欢的肚子比常人要大一些,她原本就清瘦,养了几个月也才微微胖了点,到了孩子七八个月大的时候,脚便浮肿的不能走路,是以厉沉暮经常给她做按摩,见她这般辛苦,男人都有些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念头。

    等这个孩子生下来,他便去做绝育手术。

    清欢在梦里睡得很是安稳甜蜜,许是孩子月份大了,她夜里时常被小家伙踢醒,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也不知道是在跟她打招呼,还是在玩耍。

    她梦到了两个小家伙,一个哥哥,一个妹妹,粉嘟嘟的,在她身边爬呀爬,咿呀学语,要抱抱。

    她抱了哥哥,妹妹就哭,她抱了妹妹,哥哥就不高兴了。

    清欢笑醒,醒来时对上男人深邃如墨的凤眼。

    厉沉暮许久没有见到她笑,见她嘴角两个小小的梨涡,原本正在给她按摩,想起她年少时也是这样可爱,便一时看的有些痴迷,倾身吻了吻她的小梨涡。

    清欢见他英俊的面容低下来,躲无可躲,微微闭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