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再见,厉深
    ..久爱成疾

    清欢见男人进来,身子微微紧绷地站起身来,呼吸落得极低。

    “我有条件。”她肌肤苍白到近乎透明,眉尖极淡地皱起,声音也是低低的沙哑,没有一丝女子的娇美甜腻和柔软。

    “说。”厉沉暮走到酒柜边,选了一瓶红酒,然后拿了两个杯子过来,凤眼微敛地开了红酒。

    “我需要你撤除对我父亲的指控,停止对圈内朋友的封杀,至于工作室解散就解散了。”清欢眉眼淡漠,沙哑地开口,“只要你做到这两点,我就签离婚协议。”

    厉沉暮抬眼看了她一眼,过于心软的女人,永远会受制于人。

    男人冷静地喝了一口红酒,淡漠地示意她坐下来,低沉地开口:“成交,坐下来喝一杯?”

    清欢没说话,甚至连表情都没有,试图想从这张熟悉的英俊面容上看出一丝当年的影子,然而徒劳。当年的厉深将她当做孩子一样宠着,失忆的厉沉暮对她包容到近乎纵容,眼前的男人拥有最完整的人格,最完美的记忆,可是他们之间只是陌生人,所以他可以用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邀请她喝一杯,只为了终于能结束这场婚姻了。

    “这一年,虽然你失去了部分的记忆,但是依旧是厉沉暮,不是厉深,是吗?”她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容,问道。

    厉沉暮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对于这一点他无法否认,顾清欢赤果果地嘲讽他始乱终弃他也无话可说,因为这一年,确实是他,而不是厉深,只是他失去记忆,且受第二人格的影响过大,这才无法控制地靠近了顾清欢。

    男人眯眼,凤眼里闪过一丝的恼怒,冷沉地说道:“顾小姐要是有其他的要求,还是一并提了,过了今夜再提就无效了。”

    清欢摇了摇头。

    厉沉暮给白桥打了一个电话,淡漠地吩咐道:“撤销对云霁的指控,至于封杀的指令也撤销了。”

    厉沉暮挂了电话,凤眼瞥向桌子上一直没收起来的离婚协议。

    清欢走过去,拿起笔,乌黑的大眼触及那几个字眼,有一瞬的触动,随即在最后的签字哪里,一笔一划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她写的很慢,很工整,写的是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她的书法是被厉深逼着学的。

    清欢写完的那一瞬间,看着字迹,有些怔然,她放下笔,径自出去。

    走到门边的时候,清欢突然回头,最后一眼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英俊面容,低低地告别:“再见,厉深。”

    厉沉暮喝着红酒的动作猛然一僵,凤眼近乎冷寒地看过去,清欢已经转过身,只留给他一个纤细单薄的背影。

    男人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脸色阴沉地摔了红酒杯。

    杯子在厚厚的地毯上滚了几下,不动了。

    所以她的意思,他不如自己的第二人格?男人冷峻的面容勾起一丝的冷笑,可惜厉深当年为了救她,已经答应永久沉睡,只要有他在,厉深这辈子都不会再醒过来了。

    男人先是愠怒,随即又眯眼,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她为什么会对他说告别的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