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那男人已经无坚不摧
    ..久爱成疾

    厉沉暮下楼的时候,只见李嫂在哄着大宝小宝睡觉,许是许久没有见到妈咪,大宝嘴巴一瘪,哇哇大哭起来,想引起妈咪的注意,小宝见哥哥哭了,也跟着哭了起来,一时之间李嫂忙着哄这个,又忙着哄那个。

    男人走近,看着哭的小脸皱巴巴的红通通的小不点,英挺的眉头皱了起来,伸出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小不点肉嘟嘟的小脸蛋。

    小宝被爹地吸引了注意力,也就不哭了,泪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抓住他的手指,就要往嘴里塞。她饿了,她要吃手手。

    厉沉暮冷哼了一声,看着小宝玩口水的小模样,淡淡地问道:“漂亮小姑娘是不能吃手手,也不能玩口水的。”

    小宝委屈地看着他,然后继续跟哥哥一起大哭起来。

    厉沉暮一脸黑线,看向李嫂,低沉问道:“顾清欢呢?”

    “清欢小姐已经离开了,只是今天有些奇怪。”李嫂利索地去给两个宝宝冲奶粉,有些疑惑地说道,“她给大宝小宝买了很多东西,还打了一对金锁,一对辟邪的银项圈,还有玉器。”

    李嫂说着将那些装在首饰盒里的金银玉器拿过来。

    厉沉暮打开盒子,看着红绸布上静静躺着的首饰,凤眼幽深一片,男人看了看外面的阴霾天气,又想起那份他还没签字的离婚协议,不知为何轻轻抿起了薄唇。

    清欢出了翡翠山庄,在细雨中最后看了一眼翡翠山庄,看了一眼无法接触到的两个孩子,然后给木拓打了一个电话,声音低哑无力:“木先生,之前拜托你的事情,麻烦您一定要帮我。”

    木拓在电话里沉默许久,有些不赞同地说道:“清欢,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他不愿意给我孩子,一个孩子都不给我。”清欢薄唇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低低地说道,“我一直都有抑郁症,这些年没有好过。”

    木拓咬了咬牙,常年笑如春风的男人难得动怒道:“所以你打算搭进你自己?”

    清欢低低笑出声来,雨水混着泪水模糊了双眼,她爱的人早就不存在于世了,孩子也不属于她,她只是想安静地过完余生,无人打扰的余生。

    “我只是想过一段无人打扰的生活。”

    木拓脸色铁青,知道她经此一事,抑郁的程度只怕更深了,要是没人看着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若是他安排的好,也许清欢会少受些苦。

    木拓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只觉得滑天下之大稽,觉得自己的脑子跟顾清欢的一起坏掉了。

    “这件事情,你原本可以通过媒体曝光来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就算要不到也不能让厉沉暮好过,为什么你要选择这样的一条路?”木拓怒其不争地说道。

    清欢沉默不语,许是性格的原因,这辈子她也学不了迦叶的肆意骄纵,这件事情要是曝光,不仅于事无补,且两个孩子长大之后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失去的东西永不再回来,不属于她的东西她也要不起。

    “因为厉沉暮与我只是陌生人,没有情感,你怎么能奢望你能伤害到他?”她冷静地说道。

    那男人已经无坚不摧,她做什么都伤害不了他,唯有自伤。

    “木拓,我以前一点也不信命,后来我信了。”

    木拓咬了咬呀,许久,闷声说道:“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