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内心一直压制的猛兽冲出了重重禁锢
    ..久爱成疾

    陆二公子今日特意一改温文尔雅的形象,穿的是狐狸毛的英式版型的大衣,衬的整个人越发斯文贵气,见温楚都要哭出来了,笑道:“温小姐要是真的愧疚,记得多给我几份签名,亲朋好友很多都是你的粉丝。”

    温楚噗嗤就笑出了声,说道:“陆公子,怎么不找顾导要?我都还是顾导的粉丝呢。”

    陆庭息眉眼含笑,看着被剧组人喊走,整个人散发出柔和光芒,沉静寡淡的清欢,对着温楚低低地说道:“顾导是准备娶回家的,到时候见真人比见签名好。”

    温楚瞪大眼,坏坏地笑了一声,朝着他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试播时间是晚上的八点,这次邀请的都是内部的人,人不多,大约是二十几人,稀稀疏疏,分散地坐了开来。

    电影的初始画面是极其怀旧的画质,九十年代的闭塞小城,老式的收音机,到处张贴的港式明星的海报,广播里放出的第七套广播体操,穿着校服,青春无限的学生们。

    清欢喜欢这些怀旧的元素,像是回到了无法逆流的过去时光。电影前半部分都是怀旧画质,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少女艾叶跟传统礼教下成长的男孩润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理念,造就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后来,艾叶流浪而去,润生考上大学,毕业工作,最终在三十岁之时不堪重负,抛弃了现有的一切,循着年少时少女在他心里种下的一颗嫩芽,追寻而去。

    电影的最后,无论是一生坎坷的艾叶,还是大彻大悟的润生,在冰天雪地地相拥而泣。

    清欢看到最后,哭的眼睛有些肿,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情绪随着剧情的递进,不断地在滋生。大多数人如同三十岁前的润生一样,在城市近乎麻木地生活,而所有跟艾叶有类似经历的人,却未必都能有善终。

    清欢哭的时候,陆庭息便在一边不断地递着纸巾,男人一言不发,目光柔和。

    电影落幕已经十点,陆庭息开车送清欢回小别墅,车窗外,白雪簌簌地落下来,雪夜寂静无声。

    “电影拍得极好,虽然是青春文艺片,但是国内能拍出这样水平的电影,只有香港知名的老导演了。”陆庭息看完电影,感触颇深,电影果然有清欢自带的那种冷漠以及淡淡的压抑气息。

    “第一部片,请教了很多老师,好在没有辜负老师们的心血,拍出了我想要的效果。”清欢声音还有些沙哑,浅浅地笑道,这部电影后期的剪辑上,许再帮她引荐了不少的老导演,可谓是受益匪浅。

    陆庭息将车停在小别墅外,下车撑起伞,将她送到门口,见她背景纤细单薄,低低的喊道:“清欢。”

    清欢回头,巴掌大的小脸,大眼瞳孔乌黑水润,皮肤因为过于细腻,泛着微红,静静地等着他说话。

    陆庭息伸手,将她紧紧地抱住,低低地说道:“今年过年,我来你这里,还是你去陆家过年?”

    清欢微微怔然。

    十米开外,黑色宾利车内,等了一晚上的英俊冷峻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在门口相拥的两人,内心一直压抑克制的猛兽冲破重重的禁锢,男人森冷的凤眼闪过一丝的猩红之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