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他只是喜欢她,想靠近她,想疯狂地占有她
    ..久爱成疾

    清欢被他吻住,剧烈地挣扎起来,今晚原本看拍摄的电影,哭的眼睛就有些难受,此时想起过去,内心酸涩难受,居然在他面前落泪了,骨子里仅剩的那点桀骜不驯,冲上心头,想也不想地就剧烈挣扎起来。

    厉沉暮怕她伤到自己,克制地退开,身子往后靠了靠,却依旧没有放开她,因短暂的接触亲吻,让男人克制多日的欲念有些翻滚而出,幽深的凤眼比往日越发的深邃。

    “厉沉暮,我们早就离婚了,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若是想见晞安,让人来接他过去就是。”清欢手腕被他炙热地大掌扣住,寒冷的冬夜,犹如被火炙烤一般难受,她抬眼,认真清晰地说道,声音因为哭过,还带着一丝的沙哑。

    厉沉暮薄唇抿起,原本还火热的心坠入冰窟之中,不是没有想到她会抗拒甚至是厌恶他的靠近,只是以前没有见到人,他尚且可以克制,如今却是半点都不能了。

    “感情可以培养。”男人低沉暗哑地开口,克制着情绪,“我只是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清欢冷笑,摇头,淡漠地说道:“无爱的婚姻,对孩子伤害更大,当年我只是错把你当成了厉深,才会有了晞安跟嘉宝,往后不会了,你是你,厉深是厉深,我不会对陌生人产生感情,更何况,你我之间,即使有情,那也会是恨,而不是其他。”

    她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明明白白地表达着自己的立场。她不会爱上这样冷漠无情,对她有诸多伤害的男人。

    厉沉暮面容透出一丝的阴鸷,狭长幽深的凤眼近乎冰寒地盯着她,冷冷地说道:“即使我要回晞安的抚养权?你也不会同意与我在一起?”

    清欢忽而一笑,内心是说不出的悲凉亦或是可笑,沙哑地说道:“厉沉暮,你以为感情是交易吗?若是你执着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南洋到帝都的女人那么多,总有合适的,不必是我,若是你说对我有感情,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威胁,强取豪夺?这就是你所谓的感情?”

    清欢低低笑起来,声音荒凉淡漠:“你知道你与厉深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他懂感情,你不懂,你的世界是一片冰封的雪原,寸草不生,任何女人靠近你,都会被冻死在无爱的荒原里。”

    她也是这两年才渐渐懂厉沉暮,他将所有的感性都给了第二人格,余下的是冷酷,是理智,是睿智,是最完美的世家继承人,却不是活生生有爱恨情仇的普通人。

    厉沉暮英俊的面容透出几分的灰败来,男人薄唇微微一动,想说,他的世界黑暗无光,冰冷沉寂了这些年,他也想像厉深那样,感性体贴,收获满满的好感,可他不会,他唯一会的只是利用手里的权势将喜欢的东西,喜欢的女人占为己有。

    他只是喜欢她,想靠近她,想疯狂地占有她,他错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