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 胸口有些胀痛
    清欢有些心虚,晞安跟嘉宝是她跟厉沉暮的孩子,虽然现在厉深跟厉沉暮都用同一个身体,但是两人原则上还是两个独立的人格。

    “其实你能回来,我就心满意足了,不再强求太多。”她抬起头,努力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往后我会带着大宝小宝生活。”

    两人分开了这么多年,她的心境也有了变化,已经习惯了离群索居的生活,也能照顾好两个孩子,至于当年的感情,留在记忆里就好。

    厉沉暮的目光陡然之间变得可怕起来,攫住她的胳膊,沉沉地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始乱终弃?”

    清欢目光有些闪烁,厉深回来,她很欣喜,只是这副身体就好比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厉沉暮会重新出现。这些年厉沉暮带给她的心理阴影太大,跟这个男人一起生活,她有心理障碍。

    “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厉沉暮垂眼,掩去眼底的诡谲幽光,低低地说道,“我很怀念以前的时光,你陪我说说以前的事情。”

    清欢目光氤氲,点了点头,两人在幽暗的夜灯下,依偎在一起低低地说着过去的事情。

    这些年,她性格淡漠,那些年少时光深埋在记忆里,无人分享,一说起来便一发不可收拾,说到眼皮打架,睁不开,歪在男人怀里睡着了。

    厉沉暮将她纤细清瘦的身子笼罩在自己身下,看着她熟睡中带着笑容的小脸,男人高大的身子微微轻颤,俯下身子一点点地吻遍她的小脸,然后停在她起伏的山峦间,有些无法克制地深吻下去。

    清欢第二天醒来,感觉胸口有些胀痛,以为是生理期要到的缘故,也没有在意,只是恼怒自己居然睡在了厉沉暮的病床上,好在床够大,她悄悄地爬起来,趁着男人没醒,落荒而逃。

    一连数日,厉沉暮都在医院里养伤,伤势渐渐好转。云家的事情在她不知晓的情况下就解决了,男人说的轻描淡写,云笙以蓄意伤人罪入狱五年,云家夫妇破产之后,身负巨债,这辈子都要还债了。

    云家出事时,父亲还给她打了一次电话,很是感慨了一番,只是父女两都没有提帮云家的意思,当年母亲早早病逝,跟他们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大约善恶到头终有报。

    一周后,厉沉暮出院,说想去看看两个孩子。晞安跟嘉宝这一周一直住在司家,清欢每天都回去看看两个小家伙,结果发现,两个小不点一点也不念家,在司家已经跟着司迦南玩疯了。

    尤其是厉嘉宝,是个标准的吃货加颜控,看见俊美妖孽,又高又帅的叔叔,瞬间就将自己感兴趣的小谢哥哥忘到了脑后,整日屁颠屁颠地跟在司迦南身后。

    司迦南又是肆意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将小姑娘放在手心里宠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父女两,至于顾晞安,则对满库的机械军火看到两眼发直,一直想弄清楚原理,这些日子犹如小尾巴一样跟在司迦南身后。

    是以短短一周的时间,清欢发现自家的两个孩子要被人拐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