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泡在醋坛子里的南洋厉少
    十分钟之后,清欢坐在司家的客厅里,出来的急,只穿了一件大衣,春暮的季节到了深夜,尤其这一带青山绿水的,竟然感觉到寒冷。

    矜贵冷峻的男人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大掌握住她柔嫩的小手,暖着她的手。

    司迦南看着眼前这刺眼的一幕,冷笑了一声,当年不珍惜,如今倒是姿态做到他面前来了。

    “老谢已经派人去找迦叶了,司迦叶应该会跟你或者清欢联系。”厉沉暮沉声说道,“你跟谢家的恩怨,老谢明天会亲自来一趟,你们自己解决。”

    “你的意思,有人想借着我跟谢家的恩怨算计你?”司迦南只花了十分钟便看到了更深的本质,顿时勾唇,懒洋洋地说道,“说到底,厉少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来的,只是我凭什么要帮你,南洋本就是我暂时的落脚点,我的根基在金三角,惹急了大不了我拍拍屁股回大本营去。”

    厉沉暮幽深的凤眼眯起,握住清欢手的指尖微微用力,就知道这厮会趁火打劫。

    “收拾了叶家之后,你我五五分。”男人声音低沉,一字一顿地吐出令人触目心惊的话来。

    清欢听到这里已经坐不住了,睫毛颤动,打了一个寒颤,低低地问道:“你们要动叶家?”

    厉沉暮跟司迦南对视一眼,没说话,男人的世界从来都是腥风血雨的,南洋的名利场不逊色于金三角的混战地区,金字塔顶端的位置寥寥无几,不站稳,就要被底下无数的人伸手拉进万劫不复之地。

    司迦南看着厉沉暮那一副占有的模样,觉得万分的刺眼,要不是他认识小清欢在后,哪里还有这厮什么事情。

    男人眯眼似笑非笑地说道:“清欢,你该不是对那位青梅竹马心有不忍吧。”

    果不其然,厉沉暮的脸色陡然就阴了几分,站起身来,冷淡地说道:“夜深了,我带清欢回去休息,希望司少尚有几分脑子在,别做出让自己追悔莫及的事情来。”

    厉沉暮说完,不由分说地揽着清欢,就带着她往外走去。

    司迦南看着他那架势,嗤笑了一声,呵,回去泡醋坛子里去吧。

    男人看着外面深浓的夜色,沉声问道心腹:“迦叶到哪里了?”

    “大小姐已经安全出境了。”

    司迦南点头,司家庄园重归一片静谧。男人俊美无俦的面容露出一丝犀利的冷笑来。

    他的那些姿态不过是做给厉沉暮跟谢惊蛰看的,既然厉沉暮来拦人了,他也就不用辛苦再跑到帝都去演戏了。

    司迦南起身活动着筋骨,希望明天谢惊蛰来,他能将那厮揍得爬不起来。

    清欢被厉沉暮一路裹在大衣里,连拉带抱地回了别墅。

    男人英俊矜贵的面容露出一丝的抑郁之色,一言不发地抱着她进了卧室,将她大衣脱了,塞到被子里,暖着她的手脚,然后才凤眼低垂,压着醋意,慢条斯理地问道:“清欢,你似乎对叶瑾然一直跟常人不同,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