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两个人的婚礼
    男人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侧脸英俊柔和,鼻梁高挺,目光深邃如海,稳稳地拉着她走向神父。

    上了年岁的老教堂内,和蔼的神父用当地晦涩难懂的语言微笑地说了一连串的话。

    男人声音低沉,取出事先准备好的对戒,看向她,笑容沉溺,眼角的鱼尾纹都微微上扬,说道:“这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婚礼,你愿意吗?”

    她潸然泪下,在这一刻,突然不想思考太多的东西,终于明白为何太多人对于婚礼那么的执着,也许本身执着的是承诺和对幸福的向往。

    见她哭的伤心,却不说话,厉沉暮微笑地看向神父,身后取出戒指戴到她的手上,半是赶鸭子上架,半是哄骗,长久以来,她对于追求幸福或者对待感情都异常的被动,几乎是动也不动,只要不排斥,厉沉暮觉得他能一个人走完他们之间所有的路,她只要静静地站在原地就好。

    戒指的尺寸刚刚好,无名指被戴上的那一瞬间,她抬眼看着英俊柔和的男人,泪眼婆娑,只要他是厉深的一日,她便陪他走余下的路,走到他们无法走下去的那一天为止。

    “太太,轮到你给我戴戒指了。”厉沉暮低沉地笑道,伸手用柔软的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泪。

    清欢破涕为笑,伸手给他戴上戒指,神父见状,微笑地送上祝福。

    余下的日子便是真正的蜜月期。男人对于欧洲极为的熟悉,带着她一路走走停停,如胶似漆地旅行了两周。

    自从婚礼之后,厉沉暮便越发地以先生的身份自居,一手负责她所有的事情,就连床第间也比以往花样百出,肆无忌惮。

    清欢每天夜里被他闹到凌晨,渐渐受不住,便咬着他的肩膀,一声声地喊着他的名字。

    谁知男人犹如被刺激了一番,动作越发的勇猛。

    好在出来的时间有些久,家里的厉嘉宝跟顾晞安见爹地妈咪不见了一个月,嚎的小嗓子都哑了,清欢急着回去看宝宝们,厉沉暮这才收拾行李回国。

    两人刚回国,老太太就打来电话,说嘉宝跟晞安被老爷子接回南洋去了。

    厉家老爷子跑到霍家,很是吵了一顿架,气得老太太差点让霍衍放狗了。

    到底是外重孙和外重孙女,隔了一层,老太太拦不住,见厉沉暮马上回国,便也随他了,但是依旧被气得躺在了床上。

    厉沉暮想到厉晋南近期调回南洋,家里还有一个态度不明的厉晟阳,顿时脸色微沉,当天就回了南洋。

    回到厉公馆时,厉嘉宝正站在廊下,瘪着小嘴哭得惊天动地。她想要太姥姥。

    老爷子在霍家受了一肚子气,回来就见小不点又哭闹,怎么哄也哄不好,也坐在偏厅里生闷气。

    清欢进来就见厉嘉宝哭的小脸都是泪,一边的晞安也跟着哭,顿时心疼的不行,喊道:“嘉宝,晞安?”

    厉沉暮见两个小不点嚎着小嗓子冲到清欢的怀里,险些将清欢撞倒,顿时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将两个小不点都拎了起来,若是清欢有了小宝宝,这一撞还得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