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她差点以为眼前的男人是厉沉暮
    ,!

    厉沉暮静静地看着打电话的清欢,想起她今日的反常来,事实上已经反常了有几日了,有种若即若离之感,只是他早先身陷囫囵,清欢没有落井下石地表现出来,如今他安然无恙,这种疏离感就显得异常的明显。

    厉沉暮心中有念头一闪而过,一言不发地下楼去买了药。

    清欢挂了电话,面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收敛,就见厉沉暮走过来,低沉地说道:“回家吧。”

    男人说完,便转身离开,没有如往常一般黏着她,更甚至连手都没有牵,就好似是陌生人一般。

    清欢心生疑惑,但是也松了一口气。

    到了别墅,肖骁跟魏名都到了,几人进了书房议事,清欢去浴室沐浴,出来时将厉沉暮的外套拿到浴室去,一个白色的小瓶子药从口袋里滚落下来。

    清欢垂眼,捡起那瓶药,然后百度了一下上面的英文名,出现的是一连串的术语,她看了许久才大约知道这类药能抑制情绪失控。

    她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将药塞回到大衣的口袋里,挂了起来,大脑迅速地运转起来,药吃了一半了,根据剂量来看,男人吃了有一段时间了,大约正是从一月前开始吃的。

    清欢走出卧室,相邻的书房门没有关紧,骁的焦急的声音适时地飘到耳中:“厉少,要不还是找个心理医生看下,以前治疗您的老师不是还在英国吗?”

    男人发了脾气,冷冷说道:“我没事,你们都回去吧。”

    清欢退回到卧室里,听到肖骁等人离开的声音,她随手拿了床头的一本书翻阅着,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厉沉暮推门进来,见她没睡,低沉地说道:“今晚你先睡,我还要忙一些公务。”

    男人说着便伸手去拿他白天穿的大衣。

    清欢见他转身要出去,突然将书一丢,站起身来,微微生气地说道:“那药你吃了多久了?”

    男人修长峻拔的身子猛然一怔,捏着大衣的手有些用力。

    清欢见他头都不回,气不打一处来,走过去,一把从他大衣口袋里取出那瓶药,问道:“为什么要吃这种药?我查了,这种药吃多了会有副作用的。”

    厉沉暮凤眼看向她,男人是内双,凤眼眼尾微微上挑,瞳孔幽深,由于气势过甚,常常会让人忽视他的眼睛天生带着笑弧。

    厉沉暮骨节分明的手指覆住她根根如玉的手指,声音低沉犹如从胸腔里发出来的一般:“清欢,你是怕我,还是怕他?”

    清欢心惊肉跳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胡说什么?”

    “我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他可能要苏醒了。”厉沉暮凤眼幽深,男人高大修长的身子往后退了一步,低低地说道,“往后我离你远一点。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所以你就吃这种药?也不找医生?”清欢只觉得透心凉,原本心底的疑虑在见他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突然之间就松了一口气,是阿深。她差点要以为眼前的男人是厉沉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